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四三零章 甜滋滋

作者:灵宇更新时间:
    正月十四星期三,杨景行晚点一个多小时才落地浦海已经是下午两点,连忙给家里打电话“到了,在等车了。”

    “摆渡车?”何沛媛一点都不思念的“我不等你了我上班了,你先去剪头发。”

    杨景行急得跳脚“我找他们赔我损失。”机上邻座只瞥眼。

    “损你个头。”何沛媛没心思开玩笑“你耐心点,多听听别人的建议,多花了不你几分钟,原来陪你诺诺婷婷泡ktv就有的是时间……算了先别剪,明天我一起去!”

    杨景行积极呢“现在就去剪,给媛媛一个惊喜。”

    “敢不听话!”何沛媛极度恐吓“想都别想了!”

    杨景行很听话呀,真是拖着行李箱进了理发店。他这差不多半个月一次也算老主顾了,三十来岁的女师傅手头上正忙着也要挥手打招呼。同样的五十元洗剪吹,麻烦点的客人可能要折腾个把小时,这位每次就是寸头一推就拜拜,效益很可观的。不过这位客人并不受小工的欢迎,今天依然不洗。

    在杨景行打了两个电话发了几条短信后,师傅来请人还先客套过年好,是不是刚回来上班呀?虽是老主顾其实也完全不了解。

    被问是不是还老样子,杨景行手里拿着电话装平常镇定“我请了个参谋。”

    什么意思呀?看着客人打电话,又跟那头说“行了,你遥控指挥吧”,理发师大概就明白意思了,接了电话“您好……好的可以没问题请说……现在的话,有点基础了……实话跟你说,我早就想好好捯饬捯饬这个脑袋了!”说着手掌就摸上了客人的头顶,透着激动的力道。

    堂堂著名作曲家四大师杨主任坐在镜子前不敢动弹,被旁边打着电话的理发师用空着的那只手掰着脑袋前后左右严格检查度量,还要评头论足。发量发质、天然走向、前侧后发际线、脸型宽窄、脖子粗细、肤色……听起来好多重点因素,真是一行有一行的学问。

    “做艺术工作的!”理发师简直雀跃“要经常穿正装吧?”

    不用杨景行回答,他只需要把脑袋摆好。这理发师也是会做生意,跟参谋强烈推荐要用一年时间来慢慢打理出理想效果的什么什么样子。

    一听到要超过十公分,还有刘海,杨景行终于坐不住了“先把今天的弄了。”

    嘴巴似乎并不在考虑范围内,理发师只听得见电话“当然要修的,他这个眉形很好修,眉峰比较突出……”

    杨景行真是怕了“给我……行了,我坐半个钟头了!”

    “十分钟不到。”何沛媛有点温柔,悄声鼓励“好好剪,我老公最帅!”

    杨景行怨恨“我找翩翩算账……”

    “你敢!”何沛媛威吓了再解释“又不是跟他比,我就是想看……”

    嘴上对姑娘答应得好,但是挂了电话后杨景行跟理发师又是另一套“尽量快点,赶时间。”

    理发师不苟言笑,双手把客人的脑袋摆正“再稍微长一点点,一公分就好……”

    理发店真是不知道四大师的时间多贵,耽搁了他近两个小时还要收精剪费一百八,气得杨某人出店就开始在头上扒拉,到家的时候都扒得只剩下九十块了,已经配不上门口那双擦得亮闪闪的皮鞋。

    也不知道高翩翩的朋友有多帅,何沛媛连换洗衣服都准备好了,平平整整摆了一满床。深灰色西裤和浅细条纹白衬衣是上次去纽约的装备,墨绿色套头衫是萧舒夏前年看中但作曲家从来没穿过的。还好外套是米色中长的,要是何沛媛选了那件灰色加长款那就是司马昭之心了。

    洗完澡之后杨某人脑袋上就只剩下六十块了,好在已经触底,拨弄两下又找回三十。爽肤水润肤露这东西真的能检查出来吗?以防万一还是抹两把吧。

    一分钟没敢耽误,杨景行的车到民族乐团也五点一刻了,何沛媛在电话里一肚子埋怨“这么多人等你一个!”

    可是下班时间呢,杨主任在停车场又被团团围住了。主团都知道三零六今天为什么这么热闹,可大概是不方便直接去过问就只能跟杨主任关心细节情况,不过前辈们说出来的话语表现出来的真诚也很温暖人心,以后全团都要更加关心警属。有人出主意可以隔几个月半年让三零六去新疆演出能让小两口见个面,不违反什么规定还算一举多得吧。

    说起来再过半个月又要由陆白永带队出发去洛杉矶,门已经敲开了,这次就要努力完成更多艺术重任,而且还要跟杨主任的母校和恩师协调好央视的纪录片拍摄,大家面对的压力并不比前两次小,还需要杨主任多操心才行。

    被耽误了一阵子后杨景行是跑着上楼的,不过他自作多情了,二楼是灯火通明欢声笑语一片,可根本没谁等顾问。

    办公室排练室休息室都有人,杨景行先跟办公室说话“害羞吗?躲着干嘛?”

    陪郭菱看电脑的蔡菲旋起身“聊好一会了,坐不下刚过来。”

    郭菱放下鼠标懊丧“要停产,我还等换代。”

    “反正我是后悔了。”杨景行脸上却是好笑“看样子是来大帅哥了,盛装欢迎呀。”

    郭菱扫一眼自己和蔡菲旋就气愤了“去看她们!”

    排练室不用看了是王蕊和刘思蔓在抓紧化妆,休息室里才是热闹主要来源。杨景行探头一瞧,果然张张笑脸其乐融融,声音最响亮的是跟男朋友两把凳子并排坐在沙发主座对面的柴丽甜“考虑下我湖南人,麻将机必须备一台。”

    一屋子人笑,曾理呵呵得最斯文像是大哥身边的小女人,但主动跟杨景行打招呼“来了。”

    杨景行点着头同情和张毅捷一起坐长沙发的严光永“就开始打你主意了?”

    严光永灿烂苦笑职业起身“热烈欢迎。”

    大家用笑声鼓励特警的爽快,邵芳洁自己也呵呵。张毅捷脸上是不那么消瘦了,起色更比去年好不少。和于菲菲分坐一把椅子的何沛媛把笑容尾巴分了点给男朋友,不过眼神显然是检查她的参谋成果。

    杨景行还是先聚焦新人“欢迎欢迎。”

    坐单人沙发摆领导架子的齐清诺就问“你的地盘吗?”

    另一把单人沙发上的人已经起身迈步,脸上随着大家的笑声变更灿烂,不用介绍地伸手“杨先生你好。”何沛媛没吹牛,这人脸长得的确好看,尤其皮肤白净估计让不少女生羡慕,但形象也不是娘娘腔路线,发型好像是周围一圈寸头围着顶上的大背头,眉毛修得很干净硬朗,穿着颜色比钟英文还更年轻化一些,基本上不用外型包装就可以偶像出道了。

    “欢迎何先生。”杨景行边握手边找到另一边陪着邵芳洁距离大帅哥有点远的高翩翩“我能不能欢迎?”

    微微笑的高翩翩无奈撇撇嘴。

    邵芳洁就缓缓起身让椅子请顾问“辛苦了,坐。”

    杨景行偏要当成自己地盘,对大帅哥“坐。”

    何成时好像是要取代顾问地位“你坐。”

    杨景行还有牌“老毕也稀客。”

    坐椅子翘起二郎腿的毕海洋笑“来过一次。”

    陪李孚站在陈列架前的年晴直接朝外面喊“有人排挤老毕。”

    大伙又笑,郭菱严正警告顾问“王蕊说了不准欺负老毕。”

    蔡菲旋边心虚着身后边怀恨在心“她平时怎么欺负我们的?”

    不过并没人冲杀进来,王蕊可能是没听见,然后就热闹了,女生们纷纷控诉三零六一霸成年累月的恶劣行径。毕海洋倒沉得住气了,只是呵呵笑。

    等笑语声有默契似地同步停了下来,杨景行就看出来李孚了“难怪你躲这么远。”

    李孚可是问心无愧“我躲什么?”

    郭菱立刻揭露年晴“一直贴身保护。”

    没挨着丈夫的邵芳洁也能义正辞严“寸步不离。”

    杨景行就奇怪“甜甜也心虚?”

    柴丽甜连连点头“怕误伤。”手臂还往男朋友肩上搭一下,让曾理有点不好意思。

    齐团长也要讲话才行呀“何先生,翩翩是我们最温柔的。”

    刚坐平稳的何成时欣然点头“是……”

    郭菱哈“一点都不客气!”

    齐清诺提醒一下团员“想接王蕊的班?看看老毕的今天。”

    郭菱可硬气呢“坚决抵制!”

    呵呵着又是一个间歇,李孚好像站累了或者还是怕被报复,直接宣布“走吧,出去聊。”

    杨景行回头“她们搞完没?”

    李孚好强的男人气概“不等了先走,车够。”

    杨景行没那种气概,根本胆小如鼠“都说好了?”

    还是李二白厉害呀,说好了两间包厢互不打搅,而且女生们心甘情愿当司机,男士们想喝就喝回家后概不追究。更有面子的是,男人们一动身女生们全跟上,纷纷关心着交待着表现温柔或热情,就何沛媛无视了男朋友反而跟齐清走到了一起建议像是抱怨“我们先去美罗城逛一圈估计他们才热身。”

    齐清诺乐观一些“今天应该不是文娱圈唱主调。”

    杨景行就跟曾理预热“等会喝点。”

    曾理赔笑摇头,两个指头比量“半杯花雕。”

    “破个记录。”杨景行回头等一步前现女朋友“你们真不喝?装淑女?”

    近一周没见后的最近距离,何沛媛给男朋友翻了个小白眼但没有近来常规搭配的噘嘴,齐清诺更是彻底无视。

    杨景行有心理素质好,更轻柔问现任“有没有注意事项?”

    何沛媛想了一下唇语警告“别乱说话!”

    毕海洋进了排练室两步,看看再说“我们先过去。”张毅捷也朝里瞧一瞧。

    还在给刘思蔓涂抹的王蕊好温柔地点头嗯“我们快了。”

    杨景行今天这一百八完全打水漂了,连闺蜜的视线都没在他脑袋上多停留一下。所以小肚鸡肠的顾问也不夸赞女生们明显的装束升级,何况齐清诺这种平时就爱洋气的今天也没啥格外了不得。

    七个男人下楼,严光永回头看一下“什么时候再过去?”

    “过两天吧。”杨景行也问“老毕没下班就过来了?”

    “请两个钟头假。”毕海洋可能是怕喝酒“明天不行,巡查。”

    作曲家好庸俗“下面要好好接待市局领导?”

    毕海洋呵呵,何成时就有兴趣“巡查文物?”

    “走过场。”毕海洋还是说明一下“不可移动文物,主要是老建筑。”

    李孚也没啥素养“领导把这里搞个点,天天来巡查。”

    “等我当领导……”毕海洋也会开玩笑“环金都是文物了。”

    大家哈哈,何成时就分享专业“前年严家花园落锤两点五个亿,不过是法院拍出来的。”

    这离大家太遥远了,李孚还是说点实际的“租栋小洋楼办公还行。”

    何成时挺热心“李总有需要我可以问问朋友。”

    李孚好笑“小办事处算我五个人,跑苦力的也不合适。”

    杨景行跟严光永讽刺“苦行诗呀。”

    严光永嘿了再微笑“老张……八点前回去没问题吧?”

    张毅捷点头“没事,经常十二点才睡。”

    李孚这个组织者还是想多热闹“稍晚点没关系,男人帮难得一次。”

    张毅捷好说话“听你们的。”

    何成时也感叹“平时都忙……”

    本来是一片和气团结,可杨景行一出楼就明目张胆搞分裂“浦音人一车,我们商量下对策。”

    曾理干笑“就你,怎么商量……”

    杨景行好聪明“田忌赛马,等会你对付老严。”

    严光永哈哈,李孚就对顾问不服气“什么意思?”

    毕海洋就想耍赖“我当裁判了。”

    “老公加油。”王蕊真是不知羞,在楼上探头喊呢“收拾阿怪!”

    杨景行也不顾情谊了“浦音的叛徒!”

    柴丽甜好笑了“曾理加油!”

    曾理仰起脑袋甜滋滋地点头。

    柴丽甜可不光鼓励男朋友“张校长加油。”

    张毅捷呵呵还客气“谢谢。”。 (https:)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