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二千一百一十章 露馅(祝大家节日快乐)

作者:侠想更新时间:
    谁也没想到,吃个饭还能遇到悍匪。要知道,哥哈摩尔那可是出了名的安全城市,权威机构中国际安全评级是很高的。

    白小升举目一扫,发现除了他们之外,匪人一共十人,有男有女,手里的武器不光有手|枪,连p90这样凶猛的冲锋枪都有。

    而且,这些人绝非一般货色,身具气势,隐如狼虎。

    最直观的一点就是,他们的眼里有一种淡漠。

    对人命的淡漠,对生死的淡漠。

    “罗勒这是找来的什么人!”就连白小升心里都有种寒意,油然而生。

    此刻,白小升臂弯里的罗勒,也是脸色青白,有几分恐惧在眼中隐约闪烁。

    说到底,雇佣这般悍匪是一回事,眼见人命于眼前轻易逝去,那种冲击,又是另一回事。

    雅米、娜迦莎眼神紧张中带着恐惧,躲在白小升身后看着那些人。

    从门口两个保镖遇害,再到店主人被扼杀,她们就知道这些人绝不是虚张声势之辈,而是杀人不眨眼的魔鬼。

    眼下这家店的店门不但被关了,就连窗户夹板都放了下来,外人根本看不到里面状况。

    不行,得自救!俩女人不约而同萌生这种心思。

    “救命!救命!”雅米忽然拼尽全力嘶喊出来。

    娜迦莎随后也加入呼救行列。

    眼下不能坐以待毙,仅有的生机可能就是呼喊被外面的人听到,又或者把她们带来的那些保镖惊动。

    不过,眼看这些人有恃无恐之相,两个女人都有不妙的想法,认为自己带来的那些保镖,很可能都被制住,关了起来。

    在连喊数声之后,俩女人忽然齐刷刷闭了嘴。

    安安静静。

    因为一个面容冷酷、眼神吓人,长着鹰钩鼻子,嘴唇有伤疤的男人走过来,正拿枪指着她们。

    黑洞洞的枪口,随时取命,故而显得格外的可怖,格外有威慑感。

    “这里是僻静的巷子,人很少,但我依旧希望,还是不要打搅到他人为好。二位美女,你们也是这样以为的吧。”玛修客客气气,跟两个女人道。

    雅米、娜迦莎赶忙连连点头,在这一刻显得非常温顺,非常的通情达理。

    人在枪口下,焉能不低头……

    “还有你们带来的那些人,你们喊是无用的,因为他们永永远远也听不到了。”玛修笑着把枪口垂下。

    这句话,让两个女人顿时不寒而栗。

    她们带了十余个人,难不成全都遇害了!

    “你们想要什么”白小升冷静凝视玛修,扬声询问道。

    事情闹得这么大,出了这么多条人命,白小升也想知道罗勒找这些人来,究竟所图什么。

    看来不会只是对上次在加南德的事耿耿于怀,只想要报复一下他那么简单。

    难道是想要他的命吗!

    那这究竟是罗勒自己的意思,还是其他人的意思

    董事局的佩罗斯,总部的温言,是不是提前知晓一些情况

    白小升想知道。

    雅米、娜迦莎也顿时紧张看向玛修,以为这些人是冲她们来的,相对于悍匪而言,她们所代表的“价值”奇高,高到足以令这批亡命徒铤而走险!

    “我乃是米卢特洛斯家族执行董事洛威亚的女儿,你们想要多少钱,肯放了我们!”雅米强作镇定,发声道。

    “我是弗克林家族族长杰洛斯的女儿娜迦莎,只要你们不伤害我们,你们要多少钱,我们都可以满足!”娜迦莎也跟着发声道。

    眼下最关键的,是不能激怒匪徒。

    最好满足他们一切的求财要求,这样才可以让外面知道她们有难。

    凭借两大家族的实力,她们必然能在极短时间获救。

    四周的匪徒听到这些话,却表现出丝毫不为所动的冷漠,看得出,他们组织性、纪律性,强大到可怕。

    玛修微笑着走上前,目光从白小升脸上挪到雅米、娜迦莎脸上,然后在挪回到白小升那里。

    “我们是佣兵,我可以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玛修,如果你们关注国际战争的一些新闻,应该听过我的名字。”

    白小升心念一转,让红莲检索一番信息,也不由得感到一惊。

    这个玛修,外号“断牙”,现年四十五岁,最起码打了三十几年的仗!

    真是为了杀戮而生的存在!

    罗勒竟然请来这号人物对付自己!

    “至于我们为什么要对各位出手,还真不是为了钱财。”

    玛修微笑跟雅米、娜迦莎道,“不过两位小姐诚意如此,我倒是也动了心思,若是方便的话,回头两大家族能够给点路费,我也自然心悦不已。

    毕竟,让两位委屈在此,受到惊吓,又把你们的保镖给送去见上帝,也算是跟两大家族结了仇,那要点钱也无不可。

    当然,两位小姐请放心,只要你们不做出什么危害性的举动,我也绝不会动你们一个手指头的。”

    听玛修如此一说,雅米、娜迦莎心中暗暗舒了口气,更加冷静几分。

    “而你,就是白小升吗”玛修目光一转,看向白小升,眼神明显冷了几分,“我们来,是奔你来的。”

    这一点,白小升并不意外。

    被白小升搭着肩膀的罗勒,也目光微闪,暗道:终于是奔了正题!

    奔白小升来的

    雅米跟娜迦莎意外无比,忍不住看向白小升,都没想到白小升竟比她们加起来价值还大。

    “能劳动断牙先生亲至,我也算是荣幸了。”白小升平静道。

    “哦没想到你听过我的名字。”玛修听白小升如此一说,还挺意外。

    不过意外之余,他微笑浮现,“那你该知道,她们两个完全是因为你才受到的牵连,因为你才倒的霉。”

    “这话怎么说”白小升求教。

    “都是你这个黑心的商人,不知坑害了多少人。很多大商人被你玩弄于鼓掌中,早就仇恨心生。只是我们都没想到,就连米卢特洛斯、弗克林这样的家族,你都敢下手。”玛修道,“正当生意你做,拐卖人口,甚至走私生意你也做,背地里更不知背负了多少罪孽,相比于你,我们都不敢说罪恶二字……”

    玛修在睁眼说瞎话,把提前编好的说辞当着雅米、娜迦莎的面一一说出来,例数白小升的罪孽。

    雅米、娜迦莎顿时惊讶地看向白小升。

    “嗯,那么断牙先生是来行侠仗义,千里迢迢当罗宾汉,来消灭我这个罪人来的”白小升淡淡道。

    不乏嘲弄之意。

    “我们是受雇于人,来教训你。”玛修直言。

    “是要我的命吗,还把我做过的事都说一遍,让我死的明明白白”白小升笑问。

    玛修面无表情道,“自然是雇主的要求,要让你知道自己的罪孽。要你的命那算是便宜你了,把你打到残废,让你后半生都活在痛苦之中,雇主方才痛快!”

    白小升闻言,一副若有所思之状,点点头。

    随后,白小升喃喃道,“也就是说我十恶不赦的一个人,在你们这里居然还没有到判死刑的地步,而那些无辜者,却被你们随手给抹杀。这真是有趣!动我之前,你们还要详详细细把我那些事都要说上一遍,这真是太有趣了!”

    何止有趣,简直可笑。

    简直不合常理!

    “而且刚刚你一直强调,是我让两位女士受到了牵连,让她们得知我人品,还要恨我,真是有心了。”白小升继续自语。

    玛修皱了皱眉头,也觉得自己方才真是说的刻意。

    奈何,那都是傻x雇主的要求。

    雅米、娜迦莎何等心思,冷静一些,瞬间觉得白小升所言在理,不由得看向玛修。

    她们也觉得其中大有问题。

    白小升臂弯之下的罗勒,听得一愣一愣,他是没想到白小升居然如此巧舌善变。

    罗勒甚至有几分后悔。

    他应该提前叮嘱玛修这些人把白小升的嘴给堵上,让白小升无法辩驳才是。

    玛修凝视白小升,忽然笑了。

    这个目标人物从一开始,就显得无比冷静,哪怕是面对自己这么多人,哪怕是看到有人被害。

    而且他周身散发着一股,让自己都感觉谨慎的味道。

    看他站姿,分明是在暗中蓄力,自已一旦靠近,难免会遭受攻击。

    雇主此前也说了,这个人很狡猾、很能打……

    真是有趣的猎物啊!

    玛修一下子对白小升来了极大兴趣。

    “不管怎么说,这两个女人是因你受到的牵连,这总是没错的,回头我们会对外宣布你的罪行。而现在,我以为你该乖乖束手就擒,让我们完成打断你的腿的任务。”玛修认认真真道。

    你至少还有三分之二的罪行台词没说啊,不要受到他的干扰啊!

    罗勒眼看玛修懒得往下说了,顿时有几分着急,暗暗跟玛修挤了挤眼。

    那意思,你最好按词说。

    这会儿,玛修也把目光落到了罗勒的脸上,只不过并不理会罗勒要传递给自己的意思,而是道,“现在这里还有一个不必要的人,我先解决掉,然后再继续咱们要办的事也不晚。”

    罗勒闻言一愣,旋即骇然。

    玛修这是把他当成了闲杂人等,这是要清场

    我滴妈呀,我是雇主,你不能这样!

    罗勒快吓尿了。

    说话之际,玛修已经举起手中带消声器的枪,要送走罗勒。

    “你敢!”白小升当即喝道,“你连雇主都要杀吗!”

    这句话,让罗勒跟玛修同时错愕看向他,也让旁边两个女人一愣。

    四周的佣兵们都面面相觑。

    雇主,什么雇主

    白小升知道了!罗勒心中则惊涛骇浪。

    玛修皱眉道,“你什么意思”

    白小升手臂勒紧罗勒脖子,指着他跟马修道,“雇你们来的人,就是他。”

    这句话,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目光凝向罗勒。

    “胡说八道。”

    玛修直接把枪的保险打开。

    “是我,是我!”罗勒见状,三魂七魄吓飞了一半,赶紧大叫,主动承认,“断牙先生,雇佣你们的人是我!”

    “还跟我演”玛修目光一冷。

    眼见他不信,感觉他下一秒就要开枪,罗勒尖叫道,“你们是十一天前来的北欧,咱们的中间人是拉客先生,你们给我的秘密联络方式是……”

    一口气,罗勒把所有的东西都说了。

    不说

    不说,下一秒就挂了。

    玛修这才相信罗勒所言,顿时皱起了眉头。

    他可没想到雇主居然会跟目标在一起,方才若是自己没说话直接动手,那雇主就上天了。

    到时候,自己的佣金难不成是要找上帝去要吗。

    四周围的佣兵们也错愕的看着这一幕,他们身经百战,但是这种情形,真前所未有,从未见过。

    雅米、娜迦莎也呆呆看着罗勒,完全没有想到这个跟白小升同属于振北集团的副董,居然是幕后黑手。

    俩女人随即反应过来。

    罗勒恐怕是跟白小升有仇,这是雇人制造这一幕,同时企图抹黑构陷白小升。

    如果不是自己的保镖切实被干掉了,她们甚至会怀疑店主被害,是不是也是演戏。

    不过,眼下出了这么多条人命,事情算是闹大了,接下来要怎么办

    “白先生,你让这罗勒终止这场行动,我们……可以既往不咎!”娜迦莎果断跟白小升道。

    雅米同样点头。

    白小升也看向罗勒,沉声道,“罗勒先生,收手吧。”

    此刻的罗勒,面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事情进行到现在这个地步,都露馅了,还有必要进行下去吗。

    “断牙先生,咱们的合同就此结束!”罗勒只得捏着鼻子认了,跟玛修道。

    对面的玛修闻言,倒听话的顺从点头。

    就在所有人长出一口气之际,玛修抬手给罗勒腿上来了一枪。

    那一枪甚至穿过罗勒身体,差点打中白小升。

    罗勒直到腿失去知觉才发现自己中弹了,下一秒,惨叫哀嚎,身子倒了下去,连白小升都架不住他。

    白小升顿时脸色难看地看向玛修,退后一步。

    玛修客客气气,跟在地上打滚的罗勒道,“既然任务结束,合同终止,那回头你把佣金给我们。”

    随后,玛修抬起头看向白小升与雅米、娜迦莎,笑容愉快。

    “现在,是生意之外的,副业时间!”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