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3320章 朕累了

作者:冷青衫更新时间:
    十来岁左右的年纪……

    南烟的呼吸突然窒住,声音有些颤抖的道“皇上……”

    但她的话没说完,就感觉祝烽那两只如同铁钳一般的手臂将她搂得更紧了一些,险些快要不能呼吸了,她也并不挣扎,就很顺从的,柔软的贴近他。

    半晌,听见祝烽在耳边说“别说话,陪朕睡一会儿。”

    “……”

    “朕,累了。”

    南烟便真的不再说什么,一只手抱着他,另一只手轻轻的抚摸他微微显得有些嶙峋的后背,像是在安抚一只雨夜中无家可归的猫儿一般。

    而外面,仍旧是倾盆大雨,仿佛要将整个大地都倾覆一般。

    在这个原本就不平静,哪怕在人心底也是暗潮汹涌的日子,发生了和这个天气一样天翻地覆的事情,虽然这件事足以铭记在炎国,同样也该铭记在倓国的史册当中,可是,身处其中的人,却仿佛并不太受这件事的影响。

    祝烽就这样近似于蜷缩的睡在矮矮的床榻上,睡在南烟的怀里。

    等到他再睁开眼睛,一天都过去了。

    这一整天,荒原上的人没有见到一丝阳光,哪怕是在正午时分,天色也和往日的暮时差不多,让许多人也都浑浑噩噩的,只是在傍晚时分——当然,那个时候,整个荒原上已经漆黑如子夜,所有人都感觉到一阵地动山摇的震荡,好像天地真的被这一场大雨倾覆了。

    祝烽也是在这个时候醒来的。

    一睁开眼,就感觉到一阵暖意,是南烟躺在床头,将他抱在怀里,就像抱个孩子一样。

    只是,这“孩子”委实太大块头了一些。

    见他醒来,南烟柔声道“皇上醒了”

    “……”

    祝烽安静了一会儿,才从有些干涩的喉咙里发出了“嗯”的一声,立刻感觉到嗓子像刀刮一样难受,他忍不住咳嗽了两声,然后问“怎么了”

    南烟也抬头看了一眼头顶还有些颤迹的帐篷。

    轻声道“不知道怎么的,就感觉帐子好像晃了一下。”

    “哦……”

    “皇上还要再睡一会儿吗还是先吃点东西妾让他们熬了热粥。”

    “……”

    祝烽懵懂了一会儿,他显然还是很疲倦,但自己也知道不能再睡下去,便抬手揉了揉黏黏腻腻的眼皮。

    这一动,连带着全身都感觉到一丝酸痛。

    南烟便说道“皇上白天发烧了,如今好不容易退下去。还有哪里不舒服的吗”

    祝烽蹙眉“朕发烧了”

    “是啊,倒是不严重,军医开了一副药,可妾看皇上这样怕是也吃不下去,就暂且放着,只让皇上好好的休息一天。”

    南烟一边说,一边伸手摸了一下他的额头,有些欣慰的露出笑容“幸好烧退了。”

    祝烽叹了口气“朕都不知道。”

    “……”

    “朕竟然,也会生病,倒是丢人了。”

    他的身体康健,这些年来除了受伤之外,很少有什么病痛,却没想到这一次,淋了一晚上雨就发烧起来,若是落在以前自己的嘴里,都是要奚落一阵的。

    南烟扶着他坐起来,柔声说道“有什么好丢人的皇上就算是天子,也是有血有肉的凡人,凡人怎么不可以脆弱又怎么不能够生病皇上对自己,也别太苛刻了。”

    祝烽心里原本还有些发堵。

    但一听她这话,顿时感觉胸口一阵畅快,好像淤积了许久的一口浊气都被清散了一般。

    他对着南烟笑了笑“你啊。”

    说了一会儿话之后,他也更清醒了一些,立刻又抬头看了一眼已经渐渐趋于平静的帐篷顶,想了想,问道“现在什么时候了”

    “已经戌时了。”

    “白虎城那边,有什么消息没有”

    南烟原本以为,他醒来之后怕是还要耽于老国舅的那件事,却没想到,他好像当那件事完全没发生过一样,开口就问外面的消息。

    不过,她多少也能明白。

    那件事在祝烽的生命里已经缠绵不尽的痛了几十年,他已经习惯了那样的痛楚;况且,如今一切都还只是他的推断,在得到一个确切的真相之前,耽于这样的痛苦,的确是不智的。

    而祝烽,从来就不是一个糊涂的皇帝。

    于是,南烟说道“妾已经问了几次了,暂时还没有消息传回来。”

    “哦”

    祝烽的眉头拧了起来。

    南烟道“不过皇上也别着急,白虎城离这里到底有那么远的距离,哪怕是烽火传信,也得要一盏茶的功夫呢。再等等看吧。”

    她一边说,一边伸手拿了桌上那碗汤药,一看已经凉透了,便递给外面的人让热一下送来,不一会儿药热好了,祝烽接过那碗散发着强烈苦味的药,眉毛都没皱一下就给灌了下去。南烟苦笑着接过空碗来,又拿出手帕给他擦拭了一下嘴角,然后问“皇上可要吃点什么”

    祝烽摇摇头,又问“舅父呢醒了没有”

    南烟道“鹤衣还在想办法,但现在看来——”

    祝烽的脸色慢慢的沉了下去。

    南烟轻声道“皇上……”

    祝烽坐在床上,原本就因为发烧而有些发红的眼睛在这个时候看上去特别的亮,却也特别的无助,他安静了一会儿,苦笑着说道“朕这一辈子,难道真的求一个真相都不得”

    南烟急忙说道“妾相信,老天不会这样薄待皇上。”

    祝烽又苦笑了一声,道“如今朕心头的,一件是白虎城的事,一件是舅父的事,就看老天允了哪一件吧。”

    南烟看着他,心里好像也跟他口里一样苦涩。

    祝烽从来都是只信自己,只靠自己,从来不过问天意,可这一次,却说出了看老天允哪一件的话,大概,也真的是这些年被磨折够了。

    她想了想,笑道“皇上怎么也糊涂了,皇上是天子,天子要的事情,老天能不允吗”

    祝烽似笑非笑的瞥了她一眼。

    道“刚刚说朕是凡人,如今又说朕是天子,你嘴里就没个准是吗”

    南烟倒也厚脸皮,笑道“怎么说着让皇上开心,妾就怎么说。”

    祝烽苦笑着摇了摇头。

    南烟知道,自己这样插诨打科的也未必能完全安慰他,便柔声说道“皇上放心吧,远的不说,就说这场仗——这么难打的仗,皇上都打赢了;西北几百年没有过的一场大雨,如今也下下来了,这不就是尽人事,得天命吗皇上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祝烽道“你以为,仗打赢了,雨下下来了,白虎城就一定能如我们所愿”

    “不然呢”

    “你啊,”

    祝烽苦笑着又摇了摇头,道“就这么跟你说,这场雨我们只看着,但能不能让上游朕派人修筑的堰塞决堤,让地下河倒灌,是一回事;堰塞决堤,地下河倒灌,但阿日斯兰率领的人马能不能在最合适的时机回去,又是另一回事。”

    南烟听着,才有些回过神来。

    “他们回去的时机不对,也会影响”

    “当然,”

    祝烽耐心的说道“若回去早了,他们说不定会发现地下河倒灌,一定会出城逃窜;若回去晚了,也就不必朕说了。”

    南烟这才明白,原来这里头有这么大的玄机。

    她不由得也紧张了起来。

    一只手拿着祝烽喝完了药的那只药碗在手里不断的揉捏着,喃喃说道“一定能成功,一定能的!”

    祝烽看了她一眼,刚要说什么,帐外淅淅沥沥的雨声中响起了一阵马蹄声,由远及近,最后停在了离他们帐篷不远的地方。

    两个人都警醒了一下,对视了一眼。

    不一会儿,就听见门口的小顺子声音都有些发颤的对着里面道“皇,皇上,娘娘,陈大人回来复命了!”祝烽一听,立刻翻身从床上下来。

    不过他到底是病了一天,又水米不沾牙,这个时候人已经非常虚弱的,脚刚一落地就感觉一阵眩晕,差点又跌回床上,还是南烟眼疾手快一把将他扶住,轻声道“皇上没事吧”

    祝烽虚弱得喘了两口。

    他大概也知道自己这样不好见人,便轻声在南烟耳边道“帮朕理一理。”

    南烟摇了摇头,扶着他坐到一边,给他理了一下身上有些凌乱的衣裳和有些发毛的鬓发,这才抬头对门外说道“让陈紫霄进来吧。”

    不一会儿,陈紫霄带着一身的雨水和泥泞,沉重的走了进来。

    “拜见皇上,拜见贵妃娘娘。”

    南烟虽然心里也非常急切,但这个时候也只乖乖的捧着空药碗站在一旁,祝烽捂着嘴轻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便问道“白虎城那边情况如何”

    陈紫霄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抬起头来看向祝烽。

    他自幼跟随在出家修行的老国舅身边,长成了之后才入世做官,一直都是一副喜怒不形于色模样,哪怕对着祝烽,话也不多。

    但这个时候,当他抬起头来的时候,南烟却从那张满是泥泞的脸上看出了一种漫漫不禁的喜悦。

    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皇上,成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