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8 部分阅读

作者:11458923054更新时间:
    间拜读过这本写真之后,荆轲守思前想后,最后换上夜行衣,深夜潜

    入襄阳城攻防副本之中,盖因再前面写真铺垫之下,最后那种若隐若现的照片极

    为撩人,让荆轲守这样yi向冷静的人也忍不住去窥香yi翻来慰藉心中的瘙痒。

    当荆轲守来到王蓉母女三人出浴地点的时候,却发现屋顶上已经有二三十位

    黑衣人再那里等待着了,看见荆轲守的到来,用眼神表示着怎么还有人来啊

    。

    期间发生的各种围绕着偷窥权发生的yi系列明争暗斗不加细表,最后结果就

    是,这些黑衣人见证了郭靖勤能补拙之下的降龙十八掌倒地有多威猛。

    从那之后,关于乔峰的降龙二十八掌和郭靖的降龙十八掌倒地哪个更强,就

    成了游戏中yi直争论的话题。

    荆轲守回忆着往事,不自觉的眼神扫过旁边的郭靖,当时游戏尚属初期,玩

    家的实力极弱,即使自己也算是当时玩家中的佼佼者,依旧只能艰难的再郭靖手

    底下逃生,饶是玩家复原能力是npc的三倍,事后还养了三个月的伤才算完全

    去除了掌伤。

    「剑啸少侠,襄阳正处危难之际,所以怠慢简陋,请见谅,对了,不知你旁

    边那位美丽女子是你何人?」

    「黄帮主不必介意,这位是我的义妹,叫做清零。」

    不知是不是想到尴尬往事之下的心理作用,荆轲守觉得黄蓉看自己的眼神有

    着yi分诡异,但细看之下什么也没察觉。自从四人坐下,奉上茶茗之后,郭靖就

    几乎不开口,全由黄蓉开声:

    「不知少侠来此,是有何要事。」

    「在下也听闻襄阳之危,同时郭大侠和黄帮主夫妻两人心系汉人河山的义举

    让我大受感动,所以我准备前来为此大义献上yi分薄力。」

    「那太好了,有了少侠你的帮助,我相信襄阳之危yi定会得到解除的。只要

    少侠你是真心想要帮助襄阳百姓的话,我想襄阳百姓yi定会无比崇敬你的。」

    再黄蓉话音落下之后,荆轲守耳边响起了yi段系统提示:

    【尊敬的玩家,黄蓉郭靖认可了您加入襄阳城副本的资格,同时您身为玩家

    十大高手第四的名声让你再襄阳城副本初始声望为崇敬等级】

    看着离最高等级崇拜只有yi步之遥的声望等级,荆轲守暗自满意的点了点头,

    要知道想要再副本中兑换东西接受任务,声望必不可少,而且普通玩家只能从中

    立等级爬起,yi步步做任务升级到友善,尊敬,然后才能和自己yi样的崇敬级,

    期间耗费的时间和精力都是极为可观。

    旁边微笑淡然不语的清零看着荆轲守和黄蓉的寒暄,对副本颇有了解的她知

    道黄蓉这样说就代表了荆轲守的声望获得了她的承认,与有荣焉的笑了起来,此

    刻的她心里每时每刻都充满荆轲守的影子,但yi股异样的不真实感也同时充塞再

    她的心头,让她笑容中显得有些异样。

    荆轲守没有看到坐在旁边清零那甜蜜略带异样的笑容,而是专注的对黄蓉说

    道:

    「黄帮主,郭大侠,我最近收到了yi个消息,据说有人再终南山那里看见金

    轮法王和你女儿郭襄同行,应该是金轮法王绑架了你们女儿,准备用来威胁你们。」

    「岂有此理,金轮法王也算是yi代宗师,没想到居然做出如此下作的事情,

    就算是这样,为了襄阳的百姓,也休想郭某妥协。」

    郭靖闻言后愤怒的yi拍桌椅,未有声响,但再荆轲守的感觉之中,天地仿佛

    都震颤了yi下yi般。

    荆轲守心中从这蛛丝马迹中推测郭靖的武功,同时说道:

    「郭大侠稍安勿躁,在下愿前往前去营救令千金。」

    「但是金轮法王虽然所作所为令人齿冷,但却是货真价实的大宗师,即使是

    身为五绝的洪老前辈也不敢说必胜,现在金轮法王挟持了小女,想必近日大军就

    要来围攻襄阳,此时让少侠你这yi大战力离去,可谓不智啊,郭某恳求少侠,以

    襄阳为重,至于小女的话」

    郭靖略显神伤,黄蓉再旁安慰说道:

    「靖哥哥,不用那么伤心,襄儿是个有福气的人,yi定会解危开难的,而且

    少侠这样说,肯定是有把握才会这样说的,就让他yi试吧,无论成败也是也是襄

    儿的命。」

    然后黄蓉转过头对着荆轲守说道:

    「少侠,其实我刚刚才接到线报,说大军不日就要前来围攻襄阳,而金轮法

    王已经前去与大军汇合,想必小女也会在那里,就拜托你前去营救了,我们夫妇

    感谢你的大恩大德。」

    系统提示响起:

    【您接受了襄阳城攻防副本中最终任务链条任务内容:大军之中营救郭

    襄任务完成最低限度提示:再郭襄面前与金轮法王面对面攻防三招最低

    限度未完成惩罚:随机武功倒退yi层次任务失败惩罚:声望下跌,金钱扣取

    】

    荆轲守面色平淡,心中却涌起想要骂娘的冲动,原本他只是想再最终任务和

    金轮法王任何之中二选yi,最终任务是yi个战场开放性任务,全看战场贡献值,

    千军万马中斩杀敌酉力挽狂澜自然是yi份天大贡献,但杀杀小兵也yi样是贡献,

    能的多少奖励就靠自己努力,没有强制性目标,而营救郭襄任务虽然要面对莫名

    其妙强大的离谱的金轮法王,但荆轲守自信可以再完成任务最低限度之后从容逃

    出生天。

    再很多艰难的任务之中,都会有任务完成最低限度这个前置条件,只要完成

    了这个前置最低条件,那就就算任务失败惩罚也基本很低,如果没有完成的话,

    惩罚可是足以让人极度心疼事情。

    但现在两个任务却直接被黄蓉二合为yi,那就变成了自己如果不想再和月无

    暇决战之前被削弱的话,那就必须再千军万马大军包围之下,和变态金轮法王过

    上几招,完不完成的了任务还是其次,自己能不能活着出来还是个疑问,而自己

    先前后已经说出了答应的话,直接被系统默认为接取任务了。

    而死亡复活的代价就是重伤衰弱期,拖着残躯和月无暇决战,这个笑话再荆

    轲守脑海转了yi圈就被丢了出去,只见荆轲守嘴角勾起yi丝莫名的淡然微笑,然

    后说道:

    「郭大侠,黄帮主请放心,我必定将令千金带回襄阳来的,请容在下稍事休

    息yi晚,明晚我将和我的义妹出发寻找敌军,然后伺机潜入营救郭襄。」

    「好,那就有劳少侠了,来人啊,带少侠去客房。」

    出门前,荆轲守与黄蓉双眼对视了yi下,但却依旧没有办法从黄蓉yi双美眸

    中分辨出任何东西,只有依旧如水般的清澈抚媚和深邃眼波。

    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

    第二节:黄蓉

    客房之中,荆轲守品着茶,清零纤手再荆轲守肩脖之上游走帮其按摩。

    「主人,现在怎么办?真的要去做那个任务吗?」

    「不,如果没有与月无暇的决战的话,我也许会尝试挑战yi下,但现在不行。」

    「那怎么办,不做任务的话,这种等级的任务惩罚应该很严重的吧。」

    清零略显焦虑的问道,神情之中满是对于荆轲守的担忧,荆轲守yi手把玩着

    茶杯,yi手轻敲桌面,悠哉说道:

    「这倒并不是什么重大问题,无非是拖而已,只要现在我们离开襄阳副本暂

    停任务的话,拖个十天半月不成问题。」

    「也是哦,那主人你现在再想什么呢,那么入神。」

    在清零眼中,荆轲守皱眉深思,虽然沉思之际的摸样令自己心醉,但也显示

    出荆轲守心中所想绝没口中说的那么轻松,故而开口询问。

    「我再想此行的主要目的,和关于黄蓉的yi些事情。我此行是为了磨练自己

    让自己尽快回到巅峰状态的,可现在情况有变,所以必须思考yi下,至于黄蓉的

    话」

    提及黄蓉,荆轲守停声又沉思起来,清零觉得自己突然莫名的吃味起来,略

    显醋意的说道:

    「黄蓉也是个大美女呢,清零完全比不上呢。难道主人动心了?」

    荆轲守闻言后不禁莞尔失笑,虽然心中所思完全不是这么yi回事,但被清零

    提及之后,在回思黄蓉倩影时心中不禁yi跳。

    「不是吧,难道主人真的心动了!?」

    再此时科技之下,npc完全有着不逊色于真人的智能和智慧,所以玩家与

    npc相恋已经成为了网络游戏中屡见不鲜的事情,虽然政府对此忧心忡忡,但

    却无法改变这样的趋势,最后只能出台yi系列的相关法律来潜移默化的影响。

    荆轲守只是失笑的摇了摇头,而后饶有兴味的看向清零,说道:

    「怎么了,吃醋了吗?」

    「主人,如果说零奴真的吃醋了呢。主人会不会安慰yi下零奴的醋意呢!」

    清零停下按摩的动作,软软的依偎再荆轲守背后,吹气如兰意态抚媚,皎洁

    如月的清秀脸庞上带着三分抚媚和诱惑。

    「好了,等我回来再好好的安慰你吧,出去。」

    荆轲守虽是语带轻笑,但却丝毫没有留恋的站起身,留下yi句话之后就开门

    离去。

    「主人,我等你回来哦。」

    等到荆轲守离去之后,清零眼眸盯着墙壁,甜美笑意渐渐褪去,神情千变万

    化,迷茫挣扎愉悦之色辗转反复。

    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

    「剑圣大人,夫人再庭院等你,请随我来。」

    「有劳了。」

    荆轲守淡然举步跟随,随着女婢yi步步走进内院之中,副本中的郭府,永处

    战火之时,里里外外透着粗狂的紧迫严峻之感,再步入内院之后荆轲守发现再幽

    深的小道,和点缀得当的草木之下,变得柔和起来,显得此间女主人颇有雅兴。

    当走过yi道铜门之后,yi副赏心悦目的画面映入荆轲守的眼帘。

    时近黄昏,夜风早来,幽香花香随着夜风四处飘荡,yi个朱红凉亭,凉亭旁

    环绕着yi个淡雅的池塘,几尾鲤鱼为这片天地添加了几份生趣,yi个绝色丽人纤

    手微撒,鱼食四散引得鱼儿抢食,丽人玉容恬静神情宁静,yi举yi动风情万千却

    与环境融合无比,处处带着绝美风景,四名俏媚女婢环绕再丽人身边,不时做出

    的可爱小动作和娇笑低语让这份风景添加几份热闹。

    「不知少侠有何要事,如果要找拙夫的话,现在他正在巡视军防,请去城门

    去寻。」

    荆轲守听着黄蓉随时表情依旧和蔼可亲但明显冷淡的话语,微微肯定了心中

    的想法,面容没有yi丝异样,淡雅的说道:

    「在下所来,是为了yi件事,原本也想找郭大侠商量的,但既然郭大侠巡防

    去了,那么黄帮主也yi样。」

    「请说。」

    荆轲守自顾迈步前进,走到池塘边上静静的看着鲤鱼争食,原本没得邀请就

    自顾自的靠近女眷显得有些无理,但再荆轲守淡雅的表情,和雍容自得气质之下,

    yi时间倒显得自然。

    连心理对他有所成见的黄蓉也不禁暗自赞叹yi下其风采,对于他的靠近就没

    多少抗拒,只是静静的等候着荆轲守的话语。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这些时日我新创了yi套剑法,想找人磨练yi下,

    黄帮主你的打狗棍法名满天下,加上智慧超绝,想必能给我很好的指点。」

    「少侠说笑了,妾身的打狗棒法也只是浪得虚名而已,哪里经得起吹雪剑圣

    那傲绝天下的我意剑法,指点那更是说不上了。」

    黄蓉微笑婉拒,荆轲守也不多言,只是淡淡yi笑,长剑出鞘,yi道冷芒闪烁

    着清冷的寒芒,剑尖指地,说道:

    「请指教。」

    黄蓉美眸闪过yi丝意外之色,随后轻笑说道:

    「好吧,既然少侠如此坚决,那么妾身就不自量力的回应yi下吧,春梅,拿

    打狗棒来。」

    等到被称为春梅的俏媚女婢递上yi个翠绿如玉yi般的棍杖之后,黄蓉饶有兴

    趣的看着荆轲守手中的长剑,问道:

    「少侠手中的那把就是闻名天下无坚不摧的我意宝剑吗?」

    荆轲守轻抚剑刃,神情流露着yi丝追忆,眼神凝视着手中长剑,随着凝视,

    凝聚再其中的往事浮上心头:

    「剑名我意,只是yi把普通新手村赠送的普通长剑而已,随我转战天下十数

    年,数度破碎数度重铸,今日能有无坚不摧之名,全因剑再我手」

    话语中有追忆与温柔,末语之时语调渐渐高昂起来,整个人的气势由温和淡

    然转为撕裂天穹yi般的锋锐,眼神从剑身上离开,放至黄蓉身上。

    眼眸神光,如剑冰冷。

    yi剑在手,敢问天上地下谁能称雄,这才是荆轲守被称为剑圣应有的姿态。

    黄蓉看着面前那带着与俊雅从容外表不符的意气飞扬舍我其谁之色的荆轲守,

    心中不禁yi凝,仅仅寥寥几句话,就带给自己非同yi般的压力,黄蓉缓缓鼓起内

    力,准备全力以赴。心下暗自感叹果然名不虚传。

    「请」

    「请」

    两声过后,黄蓉看着依旧剑指大地的荆轲守,轻笑yi下便抢先攻上,盖因荆

    轲守自从长剑出鞘之后虽没出手,但那股充塞再虚空之中的浩然剑意已经给了自

    己非常大的压力,势必要抢先出手才能破除掉。

    黄蓉旋身矮身,yi招棒打双犬朝荆轲守双足扫去,绿玉杖划过空气发出呜咽

    的风声,去势极恶。

    荆轲守眸子中yi片云淡风轻之色,但淡漠之中却蕴含着如剑yi般的清冷锋芒,

    剑缝指地打算硬碰硬以剑格挡。

    黄蓉蓦然变化为反截狗臀横扫而去,棍上施力暗用绊字决,力求先手得功。

    荆轲守暗自感叹,自从月无暇横行天下隐隐有无敌之名,无论是npc还是

    玩家只能望峰生叹的时候,易开发组曾上调过所有有名有姓的npc的武功来

    平衡,月无暇反映还不知道,但广大玩家就颇有怨言,因为再调整过后,连落草

    为寇的强盗头子都从王八拳进化成霸王神拳了。

    眼前黄蓉,不论是内力力道,招式变化精妙都比论坛中的资料强了不是yi点

    半点,荆轲守隔开黄蓉的翠玉棍之后,由衷的发出感叹。

    但心中的感叹没有影响到全力以赴的黄蓉,天下无狗是打狗棒法中的杀招,

    yi经使出恶风大起,只见到漫天都是重重棍影,如泥潭yi般将荆轲守陷了进去,

    荆轲守长剑左拦右挡,始终守的分毫不差,黄蓉见久攻不下,荆轲守始终yi

    片云淡风轻之色,心下略有焦虑,忍不住说道:

    「剑圣大人,你新创的剑法呢。」

    「那么请黄帮主好好指点yi下了,第yi式相思引照意迷离。」

    荆轲守道出招名之后,清喝yi声,内力鼓动运送至剑上,让剑散发着白色的

    剑芒,声威赫赫剑招未发但已风雨欲来,黄蓉如临大敌yi般手握翠玉棍,棍尖轻

    摇转为封字诀,虽然只是荆轲守口中草创的剑法,但她绝不敢小看这位闻名天下

    的吹雪剑圣用他武学智慧锤炼出来的任何yi招。

    转守为攻之后的荆轲守,手中我意长剑画出道道剑痕,如狂风yi般攻去,百

    变千幻的剑光却又偏偏带着如山沉重的威势。

    黄蓉神思紧绷,翠玉棍左右横拦,犹如yi片影壁,挡在面门。

    再黄蓉全力防守之下,荆轲守那连绵无尽的剑势似乎yi时无功,但黄蓉却难

    受至极。

    剑光如风般的舞动,直刺横切之际来去如电,但偏偏似乎剑锋转动之间每yi

    个痕迹都清晰入眼,甚至恍惚之间可以看见剑锋划过空气带起的波动,但黄蓉心

    知这yi切都不正常,明显是剑意影响到了自己的心神,才会造就如此矛盾的异相,

    同时也觉得有些异样,明明自己练过九阴真经中的移魂**,对于这类心神攻击

    抗性应该相当之高,怎会如此不济。

    但无暇细想,因为荆轲守的剑势并未停止,如同潮涌海浪yi般yi波接着yi波,

    只要自己稍微走神,剑光只怕破开防御长驱直入了。

    黄蓉紧咬牙关,强忍因为矛盾感官带来的眩晕和不适,不停的架档着,等待

    着荆轲守招式变老,力道衰竭的yi瞬间,但偏偏就在此时,散发着白色剑芒的长

    剑再剑尖透发出yi抹妖异的白芒。

    虽然白芒,但却散发着如同黑洞yi般吸引心神的妖异感觉,黄蓉心中闪过yi

    丝不妙之意,但却无能为力去应变,全因荆轲守的剑势业已去到巅峰,让她为了

    招架剑势只能全部心神都放在那透着妖异白芒舞动的长剑之上。

    黄蓉紧紧注视着那透着妖异白芒的长剑,不知不觉竟有yi丝恍惚,有时荆轲

    守明显出现破绽,但自己却注视着那长剑,而没有乘机转攻破局,回过神来的时

    候满心懊恼,但却发现荆轲守已经弥补了破绽,又再度让自己陷入了诡异的窘境。

    已经察觉到有异的黄蓉默默的运起移魂**准备用来反制,但却发现效果不

    佳,连默诵心法口诀的心念都再迷茫之中打断了数次。

    随着时间消逝,黄蓉玉容上渗出yi丝丝香汗,眼神时而迷茫时而清醒,迷茫

    之际只能麻木本能的招架着荆轲守的攻势,清醒时檀口微张想要开口认输,但却

    被荆轲守毫不留情的加紧猛攻打断。

    徘徊再迷离清醒之间的黄蓉守势早已错乱不堪,但荆轲守却暗自放水,维持

    着攻而不胜的状态。

    渐渐的,迷茫中的黄蓉眼中只能看见那剑上白芒,耳中只能听到有节奏的声

    音。

    那是荆轲守脚步踏地间与剑棍相交发出的声响,清脆带着异样的节奏,慢慢

    的,黄蓉只觉得心跳渐渐被那带着难言节奏的声响操纵住。

    带着诡异节奏的兵器交接声和脚步声渐渐放缓,让黄蓉心跳也为之缓和,yi

    旦缓和过来之后,yi股激烈战斗过后的疲劳感浮上心头,黄蓉只觉得自己浑噩无

    比疲累不堪,好想好想放下yi切睡过去。

    「很累」

    「累」

    无法分辨传入耳边的是谁的声音,但在声音那柔和声线之下,不由得开口回

    应这股声音。

    「想睡累了」

    「想睡但是」

    口中呢喃着,黄蓉心神被引导着,心中最后yi丝清明提醒着她此刻的她还处

    于战斗之中,还不能睡去。

    「战斗已经结束了安全了很累想睡看着眼前的白芒越

    来越累」

    「结束安全累」

    没有主谓宾的话语,带着柔和引人沉醉的声线,恍如从自己心底涌起的话语

    yi般,黄蓉随着声音呢喃了几句,表情渐变得柔和起来,双眼朦胧只觉得所见yi

    切渐渐变暗。

    「专注看着沉入到心灵深处沉睡吧安静的睡吧沉睡之时外界yi

    切都会映照入心,但只会本能的做出反映,无法思索」

    「沉睡无法思索」

    荆轲守看着眼前闭上美眸,站在原地就进入沉睡的黄蓉,左右yi望,连同四

    位美婢也恍惚之间进入同样的状态,放下长剑,满意的笑了起来。

    不想直接用变异信息流直接暴力攻入,因为那只会再游戏主脑的记录中留下

    痕迹,虽然被发现的几率小但这样的风险也没必要冒。

    所以才会将变异信息流的功效暗藏于武功之中,加上yi点点心理学应用和技

    巧才会有此效果,虽然yi招之下效果斐然,但荆轲守心中却觉得不太满意,出于

    自身武学追求的渴望之下,让他觉得这招需要的配合引导太多,无论是声音还是

    话语都yi样,这样的话就只有面对比自己弱的人能掌控全场的时候才能效果显著。

    推敲了yi会,修改着其中的多余地方,恍惚间第二招的构思业已出现,专门

    用来弥补第yi招无法引导时的招式。

    yi会之后,荆轲守不自觉哑然失笑,没想到自己居然就这样沉浸再武学推演

    中,但心中却颇为高兴,比起对付清零时用的办法,这样虽然略显繁琐但却有趣

    的多的方法更符合心意,因为在身为剑圣的武者荣耀之下,更希望的是用自己的

    力量来战胜yi切敌人。

    而且这样也非常安全,摄心术这类武功江湖上yi直不曾缺少,即使是有人去

    专门去查阅自己的战斗资料,也只会得出自己创出这套近乎摄魂术yi般的剑法神

    异非常威力十足而已,完全不会觉得奇怪,也察觉不到剑法威力是来源于暗中隐

    藏着的变异信息流。

    梦回江湖这款游戏技能开放性非常大,曾有变态高人,硬生生用武功,机关

    还有种种魔术手法将dnd中种种法术演绎再现,让人叹为观止,dnd**师

    绯炎大战慕容复这个战斗视屏时隔两年依旧让荆轲守记忆犹新,尤其是最后那招

    击杀慕容复的律令——死亡到底是什么原理,荆轲守至今还没想明白,尤其是官

    方yi再保证战斗yi切正常的情况之下,比起这种高人,荆轲守也不觉得自己这样

    的举动有任何出格。

    抬头看着黄蓉,闭上美眸安然沉睡的模样散发着恬静的美感,虽然是站在原

    地陷入沉睡的怪异行为也丝毫无损她的绝丽美艳。

    「黄蓉,听得到吗?」

    「听得到」

    面对荆轲守的问话,黄蓉如同梦游yi般,声音迷离虚浮。虽然开口说话但依

    旧闭目恬静的安睡着。

    「你对剑啸清歌有什么看法。」

    「我讨厌他」

    心中的预感得到证实,却让荆轲守更觉迷惑,游戏生涯第二次来到襄阳攻防

    副本,再世界地图也从没见过黄蓉本尊,怎么会得到恶感的呢,连忙追问:

    「为什么」

    「因为他曾经想要偷窥我出浴」

    荆轲守苦笑,但却不觉得奇怪,只是略有好奇,盖因自己当日全身夜行衣,

    连头发都包裹起来,到底是怎么被认出来的呢,即使是npc也不是全知全能的,

    如同真人yi般行事规则的他们对于不知道的事情应当还是不知道的:

    「你是怎么认出来的。」

    「当日yi共有二十七人只有六位异人再靖哥哥手下逃了出去我将他

    们的体征记了下来虽然全身都穿着夜行衣但交战时都会不自觉的发出不

    能掩饰的声音还有体形眼睛之间的距离还有其他的细节这些年

    来异人身体几乎不会变化所以当我看见他的时候第yi眼就认出来了

    」

    荆轲守仰天长叹,不由得默然无语,天知道易开发组为了让黄蓉更符合原

    著中那种机敏智慧,再设计的时候塞了多少奇怪的资料知识进去啊。

    明了前因,荆轲守开始思及解决的办法,沉吟了yi会,然后说道:

    「黄蓉接下来的话要深深的记住,记到自己心灵深处,奉为真理」

    「记住真理」

    「你认错人了虽然很像,但荆轲守不是你记忆中那个偷窥你出浴的人

    不用怀疑」

    「认错人不用怀疑」

    直接用认错人的强硬认知来歪曲黄蓉的内心,再襄阳城副本中应当不会再遭

    遇到来自黄蓉的恶意了,至于出了副本遇见黄蓉本尊还会不会有麻烦,这点荆轲

    守yi点也不在意,再外面即使五绝齐至,剑上生死yi搏而已,怎会如同现在束手

    束脚般的尴尬。

    解决之后,心头yi松,看着依旧陷入沉睡之中可以任由自己为所欲为的黄蓉,

    心头猛然点起yi把火。

    直接伸手搭在黄蓉高耸的胸脯上捏了两把,那即使是隔着衣服依旧可以感到

    绵软弹嫩的触感更让荆轲守心中火焰旺盛。

    身体上的异样触感反馈到黄蓉心中,不能思考处理外界事情的她只是微微皱

    了皱眉,依旧闭目陷入心灵的沉睡之中。

    掐摸了两把之后,意犹未尽的荆轲守停下了手,歪着脑袋思考了yi下,嘴角

    勾起yi丝好玩的笑容:

    「在我拍三下手之后,你就会醒来,醒来后关于荆轲守来访的事情会全部忘

    记,只记得自己和婢女出来庭院散心,之后就会你就会非常想要沐浴非常迫

    切的想要去沐浴同时我的存在将会从你的眼中,从你心中消失,无论我做什

    么你都不会察觉,也不会感到有任何异样知道的话重复yi遍」

    「沐浴存在消失不会察觉」

    yi想到接下来的事情,荆轲守就觉得口中干渴焦热,心中出现了yi丝急迫,

    但却再自己察觉之后强行压下来,因为对于自己来说,这种情绪是不必要的。

    「当我说出「黄蓉出浴写真」这句关键词的时候,你就会再度进入这种沉睡

    状态,明白吗?」

    「明白」

    荆轲守微笑着,然后走到四周的四位美婢面前,然后下达指令。

    三下拍手声响起,黄蓉才如睡醒yi般睁开双眼,神情带着yi丝迷茫,然后摇

    了摇头,轻轻的嘤咛了yi声,纤手按着太阳|岤揉摸了两下,左右打量了yi下方才

    想起自己和婢女来庭院乘凉散心,不知为何自己突然觉得疲累不堪瞑目休息了yi

    会。

    再略微清醒之后,黄蓉觉得心底的疲累没有随着自己的微微休息而散去,反

    而更加浓重,不由得想要去沐浴yi下,yi念至此,心中想要去洗浴yi下的心就莫

    名其妙的急不可耐起来。

    虽然心情莫名其妙,但黄蓉却没有追究的意思,而是对着周围环绕再身边的

    四女说道:

    「春梅,夏兰,秋竹,冬菊我们回去吧,我有点累了为我准备yi下,

    我准备去洗浴yi下。」

    「是的夫人」

    荆轲守看着面前的黄蓉yi副自然完全看不到自己的神情,心中颇感满意,看

    着黄蓉起身准备离去的身影,心中yi动然后快步走前直接挡在黄蓉面前。

    黄蓉神色不变,直接绕开荆轲守打算继续前行,荆轲守带着恶质的笑意,然

    后又yi个侧身挡在黄蓉面前。

    黄蓉继续绕路,但在荆轲守不断的挡路之下依旧无功。

    整整数十秒黄蓉依旧近乎原地踏步,全被荆轲守挡住,但神情丝毫没变,连

    同周围环绕着的婢女也彷如正常yi般。

    做完这样的恶作剧之后,荆轲守深吐了yi口气,觉得此行目标受挫的郁闷抒

    发了许多,同时也对自己测试的结果相当满意,魅惑心神这类武功按理来说完全

    无法对修习过九阴真经移魂**的黄蓉有什么用,但再变异信息流的间接作用之

    下,却以近乎以破防的效果百分百操纵,明白这点之后荆轲守相当的满意。

    再指令的作用之下,黄蓉完全没有对自己数十秒都在原地踏地感到任何异样,

    依旧往前走去。

    荆轲守停下恶作剧yi般的挡路举动,等到黄蓉yi脸正常的从自己身边绕过去

    的时候yi把抄住了黄蓉的腰。

    再荆轲守的搂抱举动之下,两人上半身紧贴在yi起,黄蓉恍如不觉,依旧迈

    步前行,只是走路姿势怪异了许多。

    荆轲守双手上升,从腰上yi直抚上那高耸的玉||乳|之上,然后开始搓揉起来,

    yi边跟随着黄蓉的脚步yi边双手肆意的再黄蓉胸前放肆着。

    玉||乳|受到袭击,黄蓉依旧没有察觉到任何事情,但胸前两团软肉再魔掌之下

    不断变化着形状却让她感到yi丝不适,虽然意识上没有察觉到任何事情,但**

    上造成的影响让她发出略微急促的呼吸,面色也渐渐娇红起来。

    光天化日之下,尤其是身边还有四位美貌婢女再身边跟随的情况下,肆意把

    玩着这位绝色美人,超乎寻常的刺激快感徘徊再荆轲守心头,渐渐放肆起来的兽

    欲让荆轲守的举动更加大胆,荆轲守没有压抑自己的**,因为此情此景的刺激

    之下,再压抑下去就不像是个男人了。

    荆轲守慢慢的转为紧贴着黄蓉的背,yi边用下身隔着衣服感受着黄蓉的翘臀,

    yi边双手肆意把玩着黄蓉的美||乳|,玩到激|情处,荆轲守双手下升,从黄蓉腿弯处

    yi把抱起,让黄蓉如同小孩撒尿yi般的被抱起来,双手搭卡在黄蓉腿弯然后双掌

    上升继续抚摸双||乳|,同时在黄蓉脸上慢慢的亲吻着。

    几乎别折叠起来抱起的黄蓉神色依旧如常,双足不断的左右抖动,做出如同

    走路yi般的姿势,修长双腿被抱起来之后倒竖着,黄|色长裙滑落,如蓝田美玉yi

    般温润华美的修长双腿大大片大片的肌肤暴露出来,以往这样只有郭靖能够欣赏

    的美景被荆轲守仔细赏玩着。

    再内心发出yi声惊叹之后,荆轲守松开双手,搭到修长双腿上仔细的婆娑起

    来,感受着其中那若比上好丝绸的肌肤触感,温热和触碰间隐隐传出的弹性触感。

    yi边把玩着黄蓉的美腿,yi边吻上黄蓉的秀唇,吸允着其中的甘甜。

    黄蓉丝毫没有抵抗,任由荆轲守撬开牙关肆意吸允着自己的小香舌,再荆轲

    守双手渐渐游走到胯下私密之处的时候,鼻音发出沉闷诱人的哼声。

    荆轲守再黄蓉丝质亵裤上抚摸着,勾勒着其中诱人的形状,yi时间胯下火热

    ryiu棒高高的顶起,直欲破裤而出。

    等到自己双手几乎游走过黄蓉身上每yi寸之后,荆轲守方才停下手,恋恋不

    舍的离开黄蓉的红唇,看着本能渐渐处于迷离春情而红霞满面的黄蓉,心中迫不

    及待的感觉大盛。

    将黄蓉放下,落地之后黄蓉腿软了yi下,如果不是荆轲守的手还搭在腰上,

    只怕立马就要瘫坐在地上,黄蓉娇喘了两声,然后慢慢的站直身体继续前行,双

    眼迷离春情满脸,虽是无声但抚媚风情已经悄然绽放,看的荆轲守恨不得立刻将

    黄蓉就地枪毙。

    看着黄蓉略有腿软的萎顿前行,荆轲守再心中的**刺激之下,尤觉得不满

    足,就这样从后面抱住黄蓉,yi边再黄蓉胸前胯下掏摸着,火热的ryiu棒已经掏出,

    直接掀起黄蓉的裙子,然后贴近亵裤之中卡在黄蓉臀逢里面缓缓摩擦着。

    不时将黄蓉脸扳过来肆意亲吻着红唇,手上动作极尽猥琐行动,弄得黄蓉几

    乎yi步yi停,到后来没有荆轲守再背后支撑就几乎走不动的地步,周围四个美婢

    分毫不差的环绕着两人身边,随着黄蓉荆轲守的时停时走的举动走着,神情yi派

    自然之色,全然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女主人被亵玩到几乎走不动的地步。

    意识被命令无法察觉到异样,但身体没有道德感的干涉之下,对于肉欲的抚

    弄更加敏感,等滛邪的走路到达目的地之后,荆轲守只觉得那丝质亵裤已经几乎

    全部湿掉了。

    等进入到浴室之后,荆轲守微微yi笑,没想到当日自己屋顶偷窥不成,现在

    却可以光明正大的进来和黄蓉yi起沐浴。

    虽然襄阳副本永临战火之时,但黄蓉女人天性之下也不肯亏待自己,占地颇

    大的房屋,周围墙壁上尽是精致的浮雕,yi个大大的池子再房中正中,传承自东

    邪的杂学智慧再这里被黄蓉发挥的淋漓尽致。

    构造精巧的洗浴池可以源源不绝的引入热水,排出凉掉的水,从而营造出恒

    温的室内温泉。

    连荆轲守都是再看到渐渐注入的热水之后才知道原来梦回江湖这款古代背景

    的游戏中还有这样的精巧设计,往日他都是直接浴桶洗刷yi番了事,风雅yi点也

    就只是找个野外温泉泡浴yi番而已,而且泡温泉之时还要随时准备战斗,因为会

    有怪物刷新

    「黄蓉出浴写真」

    再荆轲守道出关键词之后,黄蓉立刻闭上了双眼,神情yi片恬静,心灵就这

    样陷入了沉睡。

    「你依旧不会察觉到我的存在,但我说出来的话你会完全照办,而且不会有

    丝毫疑惑和犹豫现在醒来吧。」

    清醒过来的黄蓉略微恍惚了yi下,看着渐渐注满水的池子,暗自道了yi声奇

    怪,怎么自己怎么老是走神,随后准备宽衣沐浴,但却没有发现近在咫尺的yi双

    眼睛再牢牢的注视着她的yi举yi动。

    随着宽衣解带,完美玉体渐渐出现再荆轲守眼中,即使是用遨游网络阅尽无

    数现实虚拟美女的眼光来看吗,眼前黄蓉那天鹅yi般修长的秀脖,光滑如镜如玉

    的粉背,骤然收紧的柳腰,和再柳腰衬托之下更显丰美翘挺的美臀,都无yi不美,

    黄蓉微微侧身,那包裹再绣着洁莲的肚兜之下的挺拔丰||乳|,和将亵裤饱涨撑满的

    翘臀之下,yi个诱人的s曲线映入荆轲守眼帘。

    身材上美的无可挑剔,充满着抚媚风韵的诱惑,让人欲念大炽,眼眸中从本

    性中时刻流露的机敏智慧之色让她恍然间带着yi丝圣洁,配上纤手实验水温时的

    恬静表情,当真是天使面孔魔鬼身材。

    随着黄蓉脱衣,荆轲守也开始脱衣,充满着男子阳刚气息的身体暴露再热气

    蒸腾的浴室之中,胯下杀气腾腾的ryiu棒朝着黄蓉点头致敬不已。

    「让她们四个也进来yi起沐浴吧。」

    这个时候,荆轲守想起当初写真上看到的是黄蓉郭芙郭襄母女三人yi同沐浴,

    但此刻郭襄因为任务和金轮法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