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15 部分阅读

作者:11458923054更新时间:
    yi边整理着刚刚在和我zuyi爱时被弄乱的yi头秀发,丽比亚迪丝慢条斯理地反问着。

    “悠妮亚好像并不嫉妒你和我之间的亲蜜关系耶?虽说悠妮亚是个好女孩,但是“好”到这种程度不会太夸张了吗?”

    “喔,原来是这个问题啊,她不可能吃醋的啦。”

    用手指慢慢梳理着自己的秀发,丽比亚迪丝yi副理所当然的表情回答着。

    “你怎么能这么肯定?该不会是你动了什么手脚吧?”

    “这点手脚当然是要动的啦!人家可是滛欲恶魔耶,你和女人交合时产生的滛欲可是本恶魔最重要的收入来源,要是你的女人彼此之间争风吃醋起来,我这个滛欲恶魔还要不要收入啊?”

    丽比亚迪丝有些不耐烦地回答着。“所以啦,只要是沾过你jing液的女性,是不会因你和其他的女人发生关系而吃醋的啦!还有,只要沾过你jing液的女性,也无法拒绝你和她们发生性关系的!”

    原来如此,原来是丽比亚迪丝的魔力在影响着悠妮亚,怪不得悠妮亚似乎对於我和丽比亚迪丝的亲蜜关系不感到吃醋。

    正在和丽比亚迪丝交谈着,悠妮亚已经用她非凡的kyiu交功夫让我的小弟弟达到了爆发边缘;我也不刻意压抑着she精冲动,反正我现在有的是精,悠妮亚想要多少我都可以给她多少。

    第yi炮浓浓地在悠妮亚口中爆发的时候,悠妮亚万万没有想到我爆发出来的量竟然会比以前多了许多,缺乏心理准备之下被大量灌注在她喉咙深处的jing液给呛了个正着;趁着悠妮亚被呛到而张开樱桃小口的时候,我拔出ryiu棒,让剩下的大量jing液yi炮接着yi炮浓浓地射在悠妮亚的粉脸上。

    悠妮亚闭着眼睛,yi脸很享受的表情,让白白的jing液yi发接着yi发射在她脸上,然后像溶化的冰淇淋yi样往下滴流,越过下巴滴在悠妮亚那高挺的双峰上,彷彿在纯白的布丁上滴了不少糖霜yi般。

    “啊~~你射好多喔~~。”

    就像擦保养品yi样用手将我射在她脸上的jing液细细抹匀c再将滴在胸部上的jing液也抹匀,悠妮亚yi脸迷醉的表情,两粒粉红色的||乳|头也因为被悠妮亚自己给抹了jing液而硬硬的立了起来。

    “还有更多的呢!”

    我yi把搂住悠妮亚,抱起悠妮亚的大腿,就以站立姿势将ryiu棒插入悠妮亚的小|岤当中──又湿又滑又火热,悠妮亚早就已经动情了。

    “啊~~嗯~~~!”

    下身遭到我的ryiu棒插入,强烈的快感让悠妮亚发出了酥媚的欢喜呻吟声,还抱着我的头用力按压在她的胸前。

    刚刚悠妮亚才在自己胸脯上抹了我的jing液,现在又把我的头按在她自己的胸脯上,原本我以为会闻到自己的jing液腥味,谁知道不是,头靠过去的时候闻到的是yi种奇异的香味,yi种会让人全身开始热血的味道,而我起来的热血就迅速朝着ryiu棒汇集了过去,让我的ryiu棒变得更硬更火热,烫得悠妮亚又是不停地发出滛媚的欢叫声。

    奇怪,jing液怎么会有香味呢?难道又是丽比亚迪丝的杰作?为了获得更多的滛欲收入?

    试着舔了yi下悠妮亚的||乳|头,刚刚涂了jing液的||乳|头现在舔起来竟然有种淡淡的甜味,刚好是女孩子最喜欢吃的甜味,这该不会也是丽比亚迪丝的杰作吧?

    “啊~~唐璜~~你好硬啊~~要来了~~啊~~干死我~~操死我~~”我的ryiu棒不停地在悠妮亚的小|岤之中迅速抽动着,快感累积起来之后,悠妮亚的反应也越来越是狂野,不但拼命地摇动屁股迎合着我的抽送,樱桃小口在我身上四处制造吻痕,双手更是用力勾紧我的脖子,身体拼命往我身上贴,恨不得融化在我身上yi般。

    “啊啊~~啊啊啊!”

    终於,悠妮亚被我送上了高嘲,发出了欢喜的呻吟呼喊,小|岤更是规律地强力收缩着,按摩得我的ryiu棒舒适无比;精关yi松,灼热的jing液yi股又yi股地朝着悠妮亚的体内浇灌下去。

    “啊啊~~射进来了~~人家可以感觉到~~热热地射进来了~~灌满了人家的身体呢~~”承受着被我体内she精的快感,悠妮亚拼命和我接吻着。

    呵呵,这可是货真价实的灌满喔,被丽比亚迪丝改造之后,我she精的量比起以前多了不少。

    果然,将仍旧硬挺的ryiu棒从悠妮亚体内退出来的时候,散发着浓浓香味的白色jing液化成了yi道涓涓细流从悠妮亚体内流出;悠妮亚红了脸,急忙夹紧大腿,但是夹紧大腿时产生的腹压却将更多的jing液从体内压了出来,流满了悠妮亚的大腿内侧。

    呵呵对了,丽比亚迪丝刚刚说什么来着?

    “丽比亚迪丝,你刚刚是不是说沾过我jing液的女人,都无法拒绝和我zuyi爱?”

    我滛笑着看着丽比亚迪丝。“这对你起不起作用呢?”

    “拜託,当然不起作用啦!这是本恶魔的力量耶,怎么会对本恶魔起作用呢”

    丽比亚迪丝先是不耐烦地回答着,但是当她看到我的眼神时,yi股红霞抹过丽比亚迪丝秀美的脸庞,伴随着惊惶的神情。“你又想干嘛啦?”

    “试验看看啊!”

    我yi把搂住丽比亚迪丝曲线玲珑的正港魔鬼身材。“我要和你zuyi爱!”

    “你怎么又讨厌啦!”

    丽比亚迪丝的脸更红了,但是被我搂在怀里,丽比亚迪丝却只象徵性地挣扎了yi两下,就不反抗了。

    “你不是说那种力量对你自己无效吗?”

    我滛笑着,朝着丽比亚迪丝的脸上吻了下去,当场让丽比亚迪丝发出yi声不情愿的娇吟声。“拒绝我啊!拒绝我给我看啊!”

    “这这叫人家怎么拒绝嘛!”

    被我搂在怀中的丽比亚迪丝呼吸越来越急促,高挺的胸脯随着急促的呼吸而上下起伏着挑动着我的欲火。“人家人家可是需要滛欲收入的”

    “反正你也说过了,和我交合只能得到微薄的收入嘛!”

    我滛笑着,从丽比亚迪丝的耳朵开始吻起,接着是白晰的颈子,然后肩膀,当我吻到丽比亚迪丝的胸脯上时,丽比亚迪丝立刻像是无尾熊yi般双脚勾着我的腰,整个人悬空攀附在我身上。

    “拒绝我嘛!只要你说出“我不要和你zuyi爱”这句话就好了。”

    “我我说的话,你不可以真的不和人家做喔?”

    丽比亚迪丝可怜巴巴地望着我。

    “当然,我只是要知道那种力量对你自己有没有效嘛!”

    我将ryiu棒抵在丽比亚迪丝那早已湿透的小|岤前面,轻轻yi使力,顶进了yi截。“看,我都已经做好准备工作了,就算你真的说出“我不要和你zuyi爱”也不会改变事实的啦!”

    “可是可是”

    丽比亚迪丝嗫嚅着,终於“哇”的yi声哭了出来。“人家说不出来啦!这叫人家怎么拒绝你嘛!”

    “好啦,好啦,那我们不测试了就是嘛!”

    丽比亚迪丝就爱嘴硬,明明自己也受那种力量的影响,却死不承认;算了,那种小事不必研究,重点是现在不把怀中的美女给吃了就太对不起自己了。

    用力yi挺腰,“噗滋”yi声滛靡的水声,我的ryiu棒顶入了丽比亚迪丝那早已洪水氾滥的小|岤当中。

    “啊~~好舒服~~”丽比亚迪丝破涕为笑,开始疯狂地扭动起她纤细的腰支。“唐璜你你对人家最好了!人家要你干我!永远都要~~!啊啊!”

    解决了“保养品”不足的问题以后,我和悠妮亚更是没日没夜地腻在yi起,反正现在我已经有了射之不竭的jing液,就算是让悠妮亚用我的jing液来淋浴都没有问题──事实上我也常常把大量jing液射得悠妮亚满身都是c替悠妮亚来做个“全身美容”──我已经不太需要靠着大量睡眠来回復体力了。

    所以,我和悠妮亚的日常生活作息就变成了进食c小憩片刻c然后疯狂地zuyi爱做到“我”的肚子又饿了为止──我的jing液不但多到可以让悠妮亚来洗澡用,甚至还可以让悠妮亚喝着填饱肚子,几乎都要变成悠妮亚的主食了,悠妮亚只有在我肚子饿的时候,才陪着我yi起吃些蔬菜水果之类的“副食”。

    除了整天和悠妮亚亲热个没完之外,丽比亚迪丝偶尔也会不等我召唤她c就主动现身出来“奖励我这段时间努力替她赚进大笔滛欲收入”的“辛劳”;至於奖励我的办法当然就是让我把她就地推倒c将改造过的粗大肉杵给插入她那紧缩的火热小|岤之中,既能满足我和女人zuyi爱的慾望c又能自己享受到ing爱的欢愉c还可以顺便再赚进yi些滛欲收入,对丽比亚迪丝来说可是yi石叁鸟的好事。

    不知道是不是丽比亚迪丝终於也开始想要赚进更多“收入”的关係?今天丽比亚迪丝现身来找我的时候,第yi件事情并不是慰劳我替她赚进大笔收入的“辛劳”,而是要我离开这个森林c去其他地方走走,顺便将更多女人收入我的后宫之中,好替丽比亚迪丝赚进更多的收入。

    如果只是丽比亚迪丝单纯地希望我出去找寻更多能够拉上床的女人c好替她赚更多滛欲收入,我可能还不会理睬丽比亚迪丝──反正我们之间的契约就是丽比亚迪丝借我力量,代价就是我每天和女人zuyi爱;现在我可是每天都会和悠妮亚来上二十yi响礼炮的,心情好或是天气好的时候还会加倍到四十二响,早就已经充分履行了我这方面的契约责任了。

    但是,我想到了离家之前我对义父的承诺:将来我要赚大钱,买下两座豪华的庄园,其中yi座给义父养老用,另外yi座则要当成孤儿院c收容那些无家可归的孤儿们;我现在这样天天躲在森林裡和悠妮亚亲热个没完,虽然能替丽比亚迪丝赚入大笔收入,但是却无法替我自己赚进能够买下庄园的金币啊!

    yi来是为了要实践我对义父的承诺,二来也顺便满足丽比亚迪丝的要求,所以我决定离开这片森林,前往附近的城镇寻找赚钱的机会。

    走出森林,沿着道路yi直走,走了几天之后,来到了yi个还算满大的城镇贝洛亚。

    “这这就是市镇吗?”

    在遇到我之前,悠妮亚yi直很努力地想要融入人群,但是她那张鬼怪yi般的丑脸使得人们都不敢接近她,所以她只能yi个人独居在野外。

    而在遇到我之后,我用丽比亚迪丝的力量改造了悠妮亚的外貌c让悠妮亚回復了她应有的美貌,所以人们现在不排斥悠妮亚了,不过每个见到悠妮亚的人却还是以“令人厌恶”的眼神看着她──女人以厌恶的眼神看着悠妮亚c嫉妒着悠妮亚那世间少有的美貌;而男人那种垂涎悠妮亚美色的视线则是让悠妮亚全身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感觉无比厌恶;所以悠妮亚像个苦行的僧侣yi般c用亚麻布袍将全身上下都裹了起来,这样别人看不见她的美貌,就不会流露出厌恶她──或是令她厌恶──的眼神了。

    由於我会带着悠妮亚离开森林的原因,就是因为想要出来赚钱──而且还要赚大钱,这样我才有足够的钱能够买下两座庄园c实践我对义父许下的承诺;至於丽比亚迪丝希望我能够找到更多的女人上床c好替她多赚些滛欲收入这种事情反正只要有了钱,例如说像是杰诺巴所赚的那麼多钱,我还怕找不到愿意贴上来的女人吗?

    所以说,赚钱是我当前的第yi要务,只要能够赚到钱,我不但能够实践对义父的承诺,还能满足丽比亚迪丝的愿望。

    不过,我找工作的运气似乎不是很好;带着悠妮亚直接来到镇上的工作介绍所,竟然找不到yi份我可以做的工作──要嘛就是工作性质不适合我,要嘛就是雇主不愿意雇用yi个外地人而拒绝雇用我,所以找了许久还是没有找到适合我的工作。

    找不到工作,不要说买下两座庄园来实践对义父许下的承诺,只怕连找个今晚能过夜的地方都是问题;除非我要动用义父给我的五十枚金币,不然今天晚上我和悠妮亚就只能流落街头了,这裡可是市镇而不是森林,虽然悠妮亚擅长野外求生,但是在市镇裡面可没办法像在野外yi样採摘各种花草来佈置yi个舒适的睡舖.正当我在为了找不到工作而发愁的时候,无意间却看到了墙壁上的公告栏之中贴了yi份招工的公告;仔细yi看,那份招募公告是要招募yi个看守墓园的人,而且月薪竟然出到两枚金币之多!

    看守墓园的人?这不就是我的老本行吗?

    “对不起,请问yi下”

    我指着那份招募守墓人的招工公告,问着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请问那份招聘守墓人的公告,还是有效的吗?”

    “咦?”

    听到我问起那份招募守墓人的公告,工作介绍所的员工竟然脸色大变。“当当然还是有效的,不然也不会贴在这边了;不过”

    “不过?”

    我追问着工作人员没说出来的话。

    “没没什麼!真的没什麼!不过就是普通的守墓工作嘛,哈哈,哈哈!”

    工作人员急忙摇手摆头,还装出yi副生硬的笑脸。“你想要这份工作吗?yi个月两枚金币的薪水,包住宿不包伙食,你有兴趣想要应徵吗?”

    有点奇怪,为什麼这个工作介绍所的工作人员yi听到我问起那份招人公告就神情不对劲?而且这份招人公告开的薪水也确实太高了些,义父担任守墓人yi个月的工作也才半枚金币,而这份工作竟然出到两枚金币的高薪?

    难道是这裡的墓园闹小偷还是闹鬼c所以才没有人愿意做这份工作吗?

    不过,我可是个死灵法师啊!怎麼会害怕墓园闹小偷这种事情?至於墓园闹鬼这种事情我就更不会怕了,我可是从小到大都和鬼魂死尸称兄道弟的啊!见到“好兄弟”又怎麼会怕呢?

    “是的,我想要应徵。”

    从工作人员手中拿过了当地墓园的钥匙,我立刻带着悠妮亚前往镇外的墓园“就职”。

    贝洛亚镇的墓园相当大,而且还有栅栏围着,但是看起来有yi段时间没有人在管理了,隔着栅栏就可以隐约看见许多新旧墓碑歪斜着倒在地上,而等到我们打开墓园大门的时候,这才发现那些倒在地上的新旧墓碑其实都是被挖开的坟墓,原本应该是深埋在土中的棺材已经被起出来随意地倾倒在yi旁,裡面的死者遗体和其他陪葬物品自然也都早已不知去向。

    真是的,这些盗墓贼也太缺德了吧?打扰死者的安寧不说,盗完墓也不把坟墓回復原状的吗?

    来到守墓人小屋旁边的工具室,我从裡面取出了各种的工具,开始把那些被挖开的坟墓回復原状;虽然我很想召唤yi些骷髏人或是殭尸之类的来帮忙整理墓园,但是yi来天还没黑,二来悠妮亚是德鲁依,德鲁依向来都很讨厌不死生物这种“不自然”的东西,我可不想召唤出yi堆会引起悠妮亚反感的不死生物来。

    反正我有的是时间,就yi个人慢慢来做好了。

    专心忙着整理墓园的事情,天很快就黑了,悠妮亚看我忙得辛苦,不知道从哪裡弄来了许多的新鲜水果让我当晚餐吃;悠妮亚从来就没去过市场买菜,该不会是让她的动物朋友们替她去市镇附近的森林裡面找来的水果吧?

    不管了,反正肚子也饿了,先吃再说。

    我找了yi个隆起的土堆坐了下来,空旷的墓园夜晚刮着特别寒冷的寒风,不过我从小吹习惯了这种风,再说我也整理了yi整天的墓园c忙得浑身大汗,刚好吹吹风乘凉。

    看到我坐下来,悠妮亚迟疑了yi下,也拉紧了她身上的亚麻布袍c紧挨着我坐下。

    “我不喜欢这裡.”悠妮亚皱眉。“阴森森的,好恐怖,而且yi点生气都没有。”

    “我从小就是在这种地方长大的,对我来说,这裡反而有家的感觉。”

    我吃着充当晚餐的水果。“没什麼可怕的,墓园这种地方是死者安息的地方,就像是死人的卧室yi样,只不过因为是死人睡在这裡,只不过因为是死人睡在这裡,寧静加上寧静,所以显得特别寧静而已;妳会害怕妳睡觉的地方吗?”

    “死人的卧室?”

    悠妮亚皱了皱眉,四处张望了yi下。“如果真的只是死人的卧室,那当然是不可怕了;可是,我听说墓园有时候会有不乾净的东西出现,像是噯呀!你是死灵法师,你知道我说的是什麼东西啦!”

    “我当然知道啊!妳是因为不常接触死亡世界的东西,所以妳对他们有很深的误解,就像很多人讨厌老鼠c对老鼠有很深的误解是yi样的;可是老鼠不是妳的朋友们吗?”

    看到悠妮亚那副怕鬼怕到连“鬼”字都不敢说的样子,我忍不住失笑。

    “亡灵们也不是没事就爱跑回这个世界乱晃的,要不是没办法安详的离开这个世界,有哪个亡灵会喜欢留在这边?不然我们死灵法师召唤亡灵的时候就不用花费那麼多精神了”

    正在说着的时候,远处传来了猫头鹰的啼叫声;原本猫头鹰在半夜啼叫是很正常的,但是悠妮亚yi听到猫头鹰啼叫,却马上换上了yi副严肃的表情并侧头凝神倾听着。

    “怎麼回事?”

    “猫头鹰说,有人朝着墓园来了,是之前常常晚上来墓园挖坟的人”

    悠妮亚yi边倾听猫头鹰的啼声,神情严肃,yi边解释着。“有四个人,还推着yi辆车子。”

    推着车子?难道是要来装盗墓所得的金银珠宝吗?这个墓园之中是葬有什麼有钱人吗?

    “既然对方人比我们多,我们还是先躲起来看看情形吧!”

    我拉着悠妮亚朝着守墓人的小屋跑去,进了小屋以后立刻关上屋门,从关不紧的窗户缝隙之中朝外偷看外面发生的事情。

    从窗户隙缝望出去,可以看到夜色之中有四个隐约的人影,其中叁个是彪形大汉,yi个人推着车子,其他两个人紧跟在车子旁边走着;而第四个人看起来却瘦弱得多,而且我似乎看到他还戴着yi副眼镜?

    眼镜这种东西可是很珍贵的,要用玻璃或是水晶仔细研磨许久才能研磨出来,所以不是有钱人还戴不起眼镜;那为什麼yi个能够戴眼镜的人还会想要来盗墓?

    或者是他因为盗墓而有钱到能戴眼镜?

    “德瑞克医生,我没看到那个新来的守墓人。”

    就在这时,那叁个彪形大汉之中的yi个说话了。“墓园裡没人影,守墓小屋裡面也没灯光,要嘛他就是不在,要嘛就是睡着了。”

    “那个新来的守墓人不在最好,免得他看到是我们干的。”

    那个戴着眼镜,被彪形大汉称做“德瑞克医生”的斯文瘦子似乎有些不耐烦。“趁着天还黑,快点开工吧;等yi下月亮出来了就不好了。”

    “知道了,医生。”

    其他叁个人应了yi声。

    听到这几个人的交谈,我大概已经猜出是怎麼回事了,那就是这个被称做“德瑞克医生”的人大概是需要尸体来进行解剖研究,所以才会来墓园挖坟墓寻找尸体c好当作解剖的材料;以前我们镇上的医生就常常私底下来找义父买尸体,义父也会暗中将yi些贫苦人家的死者尸体卖给医生当成解剖教材,并把所得的金钱交给那些贫苦人们──当然自己也会留下yi小笔数额当成“仲介费”,这样子医生有尸体可以解剖研究c贫苦人家有额外的金钱收入贴补家用c义父也有钱替我买新衣服新裤子之类的,叁方面都有好处,只要瞒着教会的人就天下太平了。

    不过,现在我看到的这个医生似乎挺小气的,竟然寧可用偷的也不愿意出钱买尸体。

    四个人推着车走到了yi座看起来外观相当新的坟墓旁边,叁个彪形大汉立刻从推车上拿起各种刨土工具开始刨起坟来,而德瑞克医生则在不远处yi个墓碑上坐了下来,很不耐烦地看着那叁个人在挖着坟。

    “唐璜,他们在挖坟墓耶!”

    看到那叁个彪形大汉在挖坟,悠妮亚用手肘轻轻推了推我,低声问着。“你不去制止他们吗?”

    “制止他们?怎麼制止?他们有叁个大不,四个人耶!难道要我表露出我死灵法师的身分去制止他们吗?”

    我也低声反问着。“而且我的工作只是看守坟墓,可不是阻止盗墓贼;再说他们雇用我,也不过就是万yi坟墓被盗了,家属有个可以索取赔偿的对象而已;所以只要明天去找治安官,告诉治安官是谁盗挖坟墓,治安官就会去制裁这些人了,家属也可以去找他们索取赔偿,所以不需要我们操心。”

    “哦?是这样的吗?”

    悠妮亚很明显就是不熟悉人类社会的法律和习惯,对我的胡扯信以为真,以yi副恍然大悟的神情看着我。

    那叁个彪形大汉很明显就是对挖坟墓这种事情已经习惯了,没花多久时间就把坟墓的覆土挖开c用铁锹将yi副还是全新的棺材从坟墓中锹出来,打开棺盖,其中yi个大汉将棺材中穿着单薄白色寿衣的女孩尸体抱出来c放在推车上,另外两个大汉则忙着将棺材中值钱的陪葬品掏出来塞在衣袋裡.“既然尸体挖出来了,咱们快走吧。”

    那个医生抬头看了看天色,满脸不耐烦和焦急的神情。“不要等yi下月亮出来了c或是新来的守墓人醒过来了,那事情就很麻烦了。”

    “不过,医生,先让我玩yi下丽綺儿的尸体吧?”

    那个抱着女孩尸体放上推车的大汉摩擦着双手,满脸迫不及待的好色神情。“丽綺儿可是咱们镇上有名的美女,就这样病死了,听说她的小|岤还是原装货c没开封过的,我想尝试yi下原装小|岤的滋味,嘿嘿。”

    “你没事就偏偏要在这种时候搞yi个死掉的女人吗?”

    德瑞克医生用非常不满的口吻说着。“我们还是先离开这裡吧,我可不希望月亮出来c让经过的人看到是我们在盗墓,这样治安官找上门来,你我都没好日子过。”

    “先离开这裡也可以啊,我到了医生你家再来搞丽綺儿的尸体也是可以的。”

    那个大汉满脸猥褻的神情,嘿嘿笑着。

    “你”

    德瑞克医生大概是被气得说不出话来了,直过了好yi会才接着将没说完的话说了出来。

    “好吧好吧!你就快点吧!尽快完事咱们好离开这边!”

    “哦哦!那我就不客气了!”

    yi边说着,那个大汉yi边将推车上丽綺儿的寿衣向上翻捲起来,让丽綺儿苍白的躯体裸露在黑夜之中,然后那个大汉脱下自己的裤子,露出已经翘高的分身,双手抓住丽綺儿尸体的纤细足踝向两侧分开,就打算将自己的肉枪给刺入丽綺儿尸体的下身去。

    “唐璜,他们想干啥啊?”

    虽然悠妮亚不懂人类社会的风俗习惯,但是悠妮亚可是常常和我zuyi爱的,我们几乎是任何想得到c玩得出来的zuyi爱姿势都用过了,这个大汉打算jian滛丽綺儿尸体所用的姿势悠妮亚并不陌生,所以悠妮亚yi看就知道那个大汉想干什麼.“难道他们想强jian死人吗?好噁心喔!”

    我还没回答悠妮亚的问题,却感觉到yi阵异乎寻常的寒风阵阵吹来,接着空气之中隐隐出现了yi的飘盪着的人影,凝目yi看,原来是那个女孩的灵魂,而且那个女孩的灵魂看起来似乎相当焦急,不停地围绕着那四个人飘来飘去,但是那四个人似乎完全没注意到女孩的灵魂,另外两的大汉似乎只专注在眼前即将发生的jian尸好戏上,而德瑞克医生则是双手抱胸,不安地在注意着墓园外面是不是有人经过。

    虽然那四个人都没注意到女孩的鬼魂,但是悠妮亚却也注意到了,从来没见过鬼的悠妮亚惊骇之下差点尖叫起来,还好我急忙摀住了悠妮亚的嘴,不然那四个人非得发现我和悠妮亚不可。

    这下子麻烦了,这个女孩子的灵魂可能是因为夭折的关係c已经无法安息了,现在那个大汉又想jian滛女孩的遗体,这样会加重那个女孩灵魂对这个世界的留恋与怨恨,到时候变成怨灵就惨了,不但变成怨灵的女孩灵魂会无法安息,还会危害到其他无辜的人。

    看来我想不出头制止这些傢伙都不行了。

    “悠妮亚,我去制止那些坏蛋吧。”

    我低声在悠妮亚耳边说着。“妳在这边等我回来,不要乱跑好吗?”

    “我跟你yi起去!”

    向来对我千依百顺的悠妮亚,这次却想也不想就拒绝了我的命令。“他们都是坏人,我不放心你!”

    “好吧。”

    反正那四个人看起来似乎不是什麼高段法师之流的,要保护悠妮亚,我还是有这个自信的。

    於是,我拔开了守墓小屋的门閂,推门而出,向着那四个人大叫着:“喂,你们几个,深夜不睡觉在这边干什麼?”

    听到我的叫声时,叁个大汉同时愕然朝着我转头望来,而那个医生则是皱了皱眉头,重重哼了yi声。

    “看吧,我早就说过最好早点走的。”

    德瑞克医生喃喃抱怨着他的叁个助手。

    “现在可好啦!被守墓的人发现是我们盗墓的啦!”

    “医生,别担心,交给我们来解决吧!我们会让这傢伙和其他的守墓人yi样开不了口的!”

    那个本来已经脱下裤子想要jian滛丽綺儿尸体的大汉穿起裤子,领着另外两个大汉拿起了铁锹等等刨土工具,面色不善地朝我走来。

    “藤蔓,出来!”

    看到那叁个大汉朝我走来c想要对我不利的时候,悠妮亚急忙双手yi挥c娇声喝着;瞬间许多坚韧的藤蔓从叁个大汉的脚下迅速长出c紧密缠绕住叁个大汉的下半身,瞬间就让叁个大汉被束缚在原地c动也不能动了。

    接着,悠妮亚吹了yi声响亮的口哨,突然鸟类拍动翅膀的声音大作,原本栖息在墓园周围树上休息的乌鸦成群结队地飞了过来,发狂似地朝着那叁个大汉的头脸扑击着,有空还不忘拉yi坨鸟屎在那叁个大汉头上,而叁个大汉则只能勉强用手臂保护住自己的眼睛不被乌鸦给啄到或是抓伤,yi下子就满头满脸都佈满了被乌鸦给啄出来和抓出来的伤痕,以及许多的鸟粪。

    “哦?竟然是个德鲁依?”

    看到藤蔓和乌鸦们听从悠妮亚的命令攻击着自己的助手,德瑞克医生惊讶地站了起来。“yi个德鲁依怎麼会跑到贝洛亚镇上来?而且还跑来当守墓人?”

    “这种事情等你从牢裡出来以后再去研究吧!”

    我代替悠妮亚发言。“倒是你yi个医生,干嘛深夜跑来偷尸体?”

    “这个,等你下了地狱再去研究吧!”

    德瑞克医生冷笑了yi声,双手开始结起手印预备施展法术。“不要以为有个德鲁依在这边,我就会害怕你们。”

    当我看到德瑞克医生结的法术手印时,我吓了yi大跳:因为德瑞克医生结的手印竟然是死灵法术之中的“骷髏召唤术”手印!

    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边碰到另外yi个死灵法师,我知道今天的事情绝对没办法善罢甘休了,除非我能够以死灵法术压过前面这个医生的死灵魔法,不然今天这个墓园就会是我和悠妮亚的人生终点站。

    死灵法师对付敌人永远是心狠手辣的,这点我已经看过义父是怎麼对付他的敌人了。

    果然,当德瑞克医生yi边唸唸有词地诵着咒语cyi边结完手印之后,大喝yi声,医生脚边的土壤立即开始不断隆起,随即两个骷髏人破开隆起的土堆,笨手笨脚地爬了出来。

    看到两个骷髏人从土裡爬了出来,黯淡的红光从眼框中透出来,两排牙齿还yi张yi合地像是要咬人yi样,从来没见过不死生物的悠妮亚这次真的吓到尖叫起来,尖锐的叫声远远传了出去不说,还刺得我耳朵发痛;不过我看到医师召唤出来的两个骷髏人时,心中却定了下来。

    这个医生只不过是个新手死灵法师,而且也没和恶魔结契约,所以他的魔力yi次只能召唤出两个骷髏人;如果是我的话,即使是单靠我自己修炼所累积的魔法力,yi次都可以召唤出超过二十个骷髏人,如果再藉着幽冥仪式来将魔力增幅c或是借用丽比亚迪丝的力量,我可以yi次召唤出成百上千个骷髏人。

    “哼,你们现在知道害怕了吗?”

    见到悠妮亚因为害怕而尖叫着,德瑞克医师擦了擦头上的汗水,冷笑着。“可惜yi切都已经太迟了,今天你们两个必须死在这裡”

    我和悠妮亚必须死在这裡?不见得吧?

    趁着医师在擦汗说话的时候,我暗暗结起手印,施展出“小退魔术”,那个医生所召唤出来的两个骷髏人才刚从土堆裡爬出来c还没能站稳,就被我的小退魔术给驱散了依附在上面的黑魔法,重新变回两堆没有生命力也无法行动的骨头堆,纷纷散落在地上。

    “喂!喂!要死的是对面那两个狗男女,不是你们两个!”

    看到自己召唤出来的骷髏人竟然当场散落成两堆骨头,还不知道他的骷髏人是中了我“小退魔术”的医师急忙大叫着。“赶快给我起来,起来!”

    看到两个“恐怖”的骷髏人变回了两堆不会动的骨头c又看到医师那副急得跳脚的德性,悠妮亚这次“噗”的yi声c笑了出来。

    “笑?有什麼好笑!”

    听见悠妮亚的笑声,自己知道出糗了的医生急得脸红脖子粗,召唤不出骷髏人,不但没办法阻止我和悠妮亚洩露他盗墓的祕密,以后连他那叁个壮汉手下也不会再害怕他c更不可能听他命令了。

    为了挽回顏面和威信,医生闭上了双眼,神情严肃地开始重新结起手印,打算召唤出更多的骷髏人。

    趁着医师在施展召唤法术的时候,我悄悄呼叫了丽比亚迪丝的力量,左手的粉红色六芒星开始微微发光着,yi股暖流从六芒星之中流了出来c充满了我的全身,并注入了属於我所施展的“不死生物召唤术”之中。

    呼啦呼啦的响声不绝,在我和医生的周围不断地有土堆隆起,接着yi个接着yi个的骷髏人破开土堆c手脚俐落地爬了出来;不但有着骷髏人爬了出来,甚至还有那些才刚下葬c尸体还没完全腐化的死尸们也推开棺盖c从坟墓裡面爬了出来,即使是那个被放在推车上的丽綺儿小女孩,她的尸体也缓缓地坐了起来,yi下子我和医生的四周站得满满的都是骷髏人和殭尸,算yi算至少有yi两百个,其中只有yi个是那个医生所召唤出来的,其他的全都是我借用了yi点丽比亚迪丝的力量所召唤的。

    看到竟然有这麼多的骷髏人和殭尸出现,我和医生都同时呆住了。

    本来我只是想测试yi下丽比亚迪丝的力量用在死灵法术上会怎麼样,没有想到我只是稍微借用了yi点点的力量,竟然可以召唤出超过yi百个的骷髏人,要是召唤了丽比亚迪丝的全部力量,只怕同时召唤出上万个骷髏人都不是问题;看来丽比亚迪丝的力量虽然是属於滛欲恶魔的力量,但是也可以灌注在“我的”死灵魔法之中使用──虽然只能灌注在我学习过的低阶和中阶死灵魔法之中运用而已,我还是不能单纯藉着召唤丽比亚迪丝的力量来施展高阶死灵魔法。

    不过,丽比亚迪丝的力量确实强大,从她那副有些脱线的美丽可爱外表,根本看不出来她竟然是拥有如此强大力量的恶魔。

    “咦哈哈!哈哈哈!”

    德瑞克医生先是看着周围的眾多骷髏人发了yi会呆,然后歇斯底里的狂笑了起来。“看到了吗?你们看到了吗?这麼多的不死生物!这些全都是我召唤出来的!都是我召唤出来的啊!哈哈哈!”

    “看到什麼了?”

    我yi副漫不在乎的神情反讽着,面前这个医生兼任新手死灵法师实在是嫩得可以,竟然还没发现这些不死生物都不是他召唤出来的?

    不过,我自己也感觉有点奇怪,因为这些被我所召唤出来的不死生物和我以往召唤出来的有很大不同,不知道为什麼总给我yi种说不出来的奇怪感觉,要不是我测试过c确定这些不死生物能够由我的意志来自由指挥,我真的会怀疑这些不死生物不是我召唤出来的

    “看到什麼你竟敢忽视本法师的伟大成就?”

    被我所轻蔑,德瑞克医生黑起了脸。

    “本法师现在就让你们嚐嚐死亡的痛苦!我的不死生物们!把这两个人都给我杀了!”

    当德瑞克医生说出“都给我杀了”这几个字的时候,周围的不死生物随着我的意念控制c同时缓缓迈步向前行进着,同时还yi边发出很奇怪的呻吟声啊!我知道问题出在哪裡了!

    yi般来说,正统的死灵法术召唤不死生物,是以魔法凝聚死者的怨念和恨意,将这些怨恨灌注到骷髏或是死尸上面,如此yi来这些骷髏或是死尸就能靠着死者的恨意和怨念重新活动起来,这就是我们“常见”的不死生物。

    由怨恨的力量所驱动的不死生物会本能地破坏yi切c并杀死yi切活着的生物,以发洩他们的怨恨,这也是为什麼召唤不死生物向来是很省魔法但是却又非常具有破坏力的法术之yi,因为实行破坏的其实是亡者的怨恨,死灵魔法只是将这些怨恨聚集起来c并给予怨恨yi个可以实现破坏的“载体”而已。

    所以,正统的死灵魔法召唤出来的不死生物,是充满了怨恨c有着浓重“杀气”的不死生物,也因此这种不死生物才会令人害怕。

    但是,刚才我召唤不死生物的时候,用的是丽比亚迪丝的力量,丽比亚迪丝可是滛欲恶魔,因此她的力量灌注在那些尸体上的时候,尸体上充满的并不是怨恨的力量,而是“滛荡的慾望”,所以普通的不死生物会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悽惨呻吟声,但是这些被我藉着丽比亚迪丝力量所召唤出来的不死生物所发出的却是有如男人和女人在zuyi爱时所发出的滛荡呻吟声,而且yi点杀气也没有,这就是我之所以感觉到和以往我召唤的不死生物有着非常大不同的原因。

    除了没有杀气c发出的呻吟声相当滛荡以外,步行时的动作也是滛秽不堪,和yi般不死生物不停挥舞着手臂想要破坏yi切的动作不同,这些不死生物却不停地用手揉搓着自己的胸部和下体,表现着yi副欲求不满的样子。

    原本德瑞克医生还狂笑着等待不死生物将我和悠妮亚撕成碎片,但是当德瑞克医生发现大批不死生物竟然都是朝着他和他的叁个手下聚集过去的时候,德瑞克医生畏缩了yi下。

    “喂,你们!你们的目标应该是那两个守墓的狗男女啊!”

    德瑞克医生朝着那些靠上来的不死生物们大叫着。“还不赶快去杀了那两个狗男女喂!你们听命令啊!”

    “怎麼?医生?你召唤出来的不死生物不听命令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