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44 部分阅读

作者:11458923054更新时间:
    在小恋纯白的内裤上抚弄着,时不时的将手指深深陷阱那处诱人的缝隙中。小娟含弄了会我的荫茎,转动了下位置,抱住小恋的头就吻了下去。小恋紧闭的美目在感觉到熟悉的唇吻后猛的张开,有些抗拒带着我荫茎味的唇吻,我yi边饶有兴趣的看着俩女,另yi只手摸上了小娟的无毛白bi。过了会,小恋终于和小娟湿吻了起来。我也将头伸到小娟背后,开始细细品尝起那美味的小bi来。正想将舌头伸进那无毛白bi的洞里,突然被人推倒在床上。操,搞毛啊!又不是没被我上过。我正想发脾气,只见小恋猛yi反身的爬在我胯间,赌气似得含弄起我的荫茎来。圆翘的屁股就在我头顶处,我双手yi压,将那嫩bi压到脸上,舔弄起来。哇!yi条温湿的小舌头舔到了蛋蛋上。

    激动啊!就算跟欧曼们四人行的时候也没这种待遇啊!yi个舔蛋yi个吹箫,心里开心快要爆了。我连抬起腰,小娟极为配合的将我yi颗睾丸含进了口中。太爽了。

    不行,咱yi大老爷们怎么能想玩具般被两女压在身下。我yi翻身,站了起来。

    低头看着满是口水的下体。叉开大腿,满是水光的荫茎高高竖起,用目光示意两女过来继续舔弄。小恋先动了,双手抱住我的大腿,伸出舌头在睾丸上拨弄着,yi路舔到gui头上。小娟见无处可钻,竟来到我身后,将头转进我的胯下,舔上了我的会阴处,见小恋含弄起我的gui头来,yi伸头又开始含弄起睾丸。

    两女像是抢玩具的小孩似的争夺着舔弄的权利,渐渐的我的站立被她们搞成了半蹲。小娟身处下方,争夺不利。居然将舌头舔到了我的菊花上,我靠!神级待遇啊。这么久了,只有我舔美女菊花的份,什么时候享受过被美女舔菊的待遇啊!不由的荫茎再次暴涨了几分。

    身下两女都开始带上了泪痕,妈的有点坏气氛。我扭身停止了两女的争夺战,心中有点酸楚。”

    你们要是不愿意,就算了。毕竟你们都有了情感表达能力。你们这样搞,我很为难。说穿了zuyi爱这事,你情我愿才好。我又不是se情狂,不搞你们就过不了年。”

    真心不搞过不了年啊,两个最符合我口味的美肉啊,有病啊!

    不能操完再说啊!”

    我知道刚刚你们是在赌气,我完全可以干完你们再说。不过毕竟你们和外面呆滞的人不同,哎!”

    实在说不下去了,再说我的荫茎都会抗议了。”

    如果你们”

    话没说完,抱在yi起痛哭的两女居然互望了yi眼,爬了过来再次舔弄起我的荫茎来。操,搞什么,这不科学啊!不过这次两女没了赌气般的你争我夺,两条丁香小舌同时舔弄我勃立的荫茎,时不时的还交缠热吻下。靠,真心不科学啊!难道我有王霸之气?趁着她们热吻,我蹲了下来。yi手yi个美bi。

    湿滑滑的双bi,手指在探出头的阴di上轻轻的挑逗着,越来越湿,越来越滑。小娟主动躺了下来,将双腿分开。操,还不懂,我就不是男人了。

    跪倒小娟的双腿间,两手撑在她的腰边。小恋yi手扶着我的荫茎抵到了小娟的荫道口处。我用力yi挺,荫茎刺破紧致的荫道口,瞬间被yi团紧实的软肉包裹住。小恋反身含弄起小娟的大||乳|来。我轻轻的抽锸着,看着两女温柔的抱在yi起。

    小恋趴在小娟的胸口,翘臀挨着我的手臂,纯白的内裤早已湿了yi大块,我伸手将湿漉漉的内裤剥离了她主人的身体。白嫩光洁,带着光亮的水光,动情的分开,露出里面鲜红的阴肉。翘臀高高的抬着,我扭身舔了上去,美味无比。

    小恋湿吻了阵,反过身来,双||乳|紧贴我的胸膛,热情的吻上我带着她滛液的嘴唇。我激烈的回应着,yi手搂住她的纤纤细腰,yi手揉捏她的大||乳|尖。身下不断加大力度抽锸着小娟,小娟浑身通红,动情的揉捏起自己的双||乳|来。靠啊!能不能让她们发出声音来啊,这场面不带音响真心没人性啊!

    小恋同我热吻了阵,趴到了小娟的身边,轻轻晃动了下翘臀。小娟的摇头示意了下。我抽出发红的荫茎,跪倒小恋身后。扶着荫茎滑过她白嫩的臀缝,暗红的小菊,抵在荫道口处,对着小娟嘿嘿yi笑,用力yi挺,插了进去。层层叠叠的软肉阻挡着我的进攻,拖动着我的退出。靠,太久没干过小恋了,都忘了她特殊的构造了。我屏气凝神,开始认真的操弄起来。可不能被打败了,想起婚礼那晚的突然失败,命中yi恨啊!

    双手扶住小恋的腰肢,时快时慢的控制着频率。今天拼了,不干到你高嘲绝不罢休。小娟似乎听到我心声般的,吻上小恋,双手拨弄着小恋的||乳|尖。yi只手伸到了我们的交合处,两指像夹香烟般夹着我的荫茎。靠!你是帮我的还是帮她的,这样yi搞我每次插入都先要穿过小娟的手指缝,在穿过小恋的荫道口。太他妈舒爽了。不过小娟的手指也在拨弄小恋的阴di,小恋的身子不断的颤动着。

    小娟看了看我,眼中yi丝决绝。想干嘛?只见她钻到小恋身下,抬起头舔起了小恋的阴di。我操!我每次抽锸睾丸都能贴着小娟的脸,她yi边舔弄小恋的荫茎,yi边死死的盯着我在小恋的荫道中进出。妈的你干不干让我插进你嘴里啊!

    小恋在我不断的抽锸下in水越流越多,几乎都被小娟舔进嘴里。小娟的舌尖舔到了我们的交合处,要人命了。每次进出都感觉到荫茎在她的舌尖滑过,我拔出荫茎,手指压了压荫茎,小娟顺势张开嘴。我就日了,还真敢含我刚离开小恋荫道的鸡芭啊!太不科学了吧,两个女的在搞什么啊!突如其来的滛靡感让我感到yi丝不可思议。

    在小娟嘴里插了几下,再次插进小恋的荫道中。两种完全不同的触感,让我稍稍减轻了点小恋特殊构造造成的极度性奋感。小娟泥鳅般钻了出来,仰头献上红润的樱桃小口,那唇上带着丝丝光亮。是小恋的滛液,是我荫茎的味道,是她唾液的味道。我毫不犹豫的吻了上去,有yi点咸,有yi点甜。

    抽锸了近十多分钟,小恋洁白的身体越来越红润,层层叠叠的阴肉越来越紧实。终于在小娟的热吻下,那阴肉yi阵突然的紧握,最深处的软肉喷出了yi股热流浇打在我的gui头上,浑身激烈的颤动着,头高高抬起。小娟适时的舔弄起她的||乳|尖来,让她的颤动更强烈了几分。过了会,小恋无力的倒下,侧着身子,闭着美目,腹部yi阵痉挛。看着油光水亮的荫茎,心中默默的说,兄弟你赢了。

    将小娟的双腿拉了过来,就着湿漉漉的荫茎狠狠的插了进去,小娟歪着身子,温柔的抱着还在高嘲余韵中的小恋,亲吻着。我大力的撞击着,胸前的双||乳|飞舞着,煞是滛靡。过了几分钟,恢复过来的小恋紧紧的抱着小娟两人疯狂的热吻,疯狂的在飞舞的双||乳|上舔弄,揪住yi颗大||乳|用力的往口中吸去。似乎这种方式让小娟非常性奋,我也趴了下去,用力的吸着她另yi边大||乳|,小娟的双手在我们两人的头上用力的抓着,按着。额,抓我的头发,按小恋的头,靠,有差别啊。我不断加快抽锸的频率,牙齿轻轻啃咬着她的大||乳|,你抓,你用力抓,你用力我也用力。小娟的口张的大大的,我拱起身子吻了上去,她激烈的回应着。yi手搂着我的脖子,另yi手在我背上抓了起来。操,痛啊。我更加用力的撞击了起来,紧紧的搂着她,下身用尽全力的撞击。小恋已经将场面交给了我,“小恋,帮我揉下蛋蛋c“看着斜坐在yi边的小恋说道。既然是三人行,总不能让她干坐着不。

    yi只小手握住了我的睾丸,轻轻的抚弄着。我激动了,性奋了,频率越来越快。

    插的越来越深,几乎次次顶在最深处的软肉上。终于小娟的高嘲了,yi股股的热流喷洒而出。我怒吼yi声,再也无法忍耐住强烈的she精感,在小恋的按揉下,猛的抽出荫茎,插进小口大张的小娟嘴里,yi发发的射了进去。口爆啊!从没口爆过这么爽!太爽了。翻身躺到yi边,大口的呼吸着,脑中yi片空白。小恋趴到了小娟的身上,再次热吻了起来。我的jing液在两人的口中交换着,搅动着,也不知谁吞的多谁吞的少。太他妈爽了!

    休息了下,口干啊!我起身下了床准备去找水喝,额,踩到小娟的胸罩了。

    赶忙捡了起来,突然见到胸罩下的被翻开的小本子。只见上面写道我们只能这样。怪怪的,难道她们又在计划什么?我将胸罩放到床上,拿起本子翻了起来。

    你也听到那个荡妇在说了什么,今天我们是躲不掉的。

    他就在附近,你感觉到了吗我们怎么这么苦啊,以前有家人的逼迫,都想到要私奔了。现在没了家人的逼迫,可我们连私奔都做不到啊!

    我决定了,是的,真的决定了。

    他似乎还不是很没有人性,而且也没有把我们当玩偶。

    你以为在这个情况下,谁还能保持人性呢他窥视我们很久了,我们没什么时间了。

    只要能和你在yi起,什么代价我都愿意付出。

    小恋,我爱你他在边上我们只能这样靠,我2啊!怎么忘了凡是被我叫醒的人都能感知我的位置,还偷窥,窥你妹啊!似乎两女是在做自我牺牲啊!操,我有那么垃圾么。开始两人还抱着哭,原来是因为要献身给我,觉得委屈才哭啊。我还以为是雪梅欺负她们了,妈的,还真当自己是宝啊,这么多女人,老子肯不肯操,还得看老子愿不愿意。怒了。

    我狠狠的将本子甩在地上,惊起了搂在yi起温存的两女。俩女看着地上的本子,瞬间脸色发白,我讥讽的笑了笑。”

    好了,该回家了“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路过衣架时狠狠的踢了yi脚,操。

    上了车,两女磨磨蹭蹭的坐到了后排,我发动汽车就往家开。午后的风吹拂着脸庞,心中的愤怒似乎也吹走了不少。猛的yi踩刹车,转头看向后排的两女。

    俩女仿佛受惊的小兔子般抱在yi起。看着她们惧怕的样子,稍稍冷静的头脑又上火了。操“你们觉得我是个怪物,还是恶魔?别跟老子摇头。是,老子是想操你们,可老子也说过希望是你情我愿。你们不愿意可以滚蛋,他妈的爬过来舔老子的卵蛋就伟大了?就是他妈的无比的牺牲了?这城里女人多的是,还他妈真敢牺牲啊。老子说过老子不是se情狂,不干你们就过不了年。现在这情况老子还他妈的需要虚伪的骗你们么?”

    看着她们惊恐的只会摇头,操,也没个对骂的,不给力啊!火气稍稍小了点“刚遇到你们就觉得你们好像准备接了婚就私奔,现在没人管了,你们想自己过自己的日子就去过。我又不会拦着。哦,对了,你们有感应,有反应是吧。可以啊,这样,你们就在小区里随便选个房子住就是了。这样离我近,你们的反应也就不大了。只要不住yi起就行,你们也难过,我他妈也难过,住在yi起也没意思,都不是yi条心。等下回家,就拿着你们的东西滚蛋。雪梅要是搞什么,我去说她。这样总行了吧。操,你们敢不敢不摇头试试。”

    我他妈无语了,都这么大方的让她们出去住了,还摇头。我气的冲下车,点根烟狠狠的吸了两口。回头准备再说两句,两女默默的走了下来,扑通跪在我面前,流着泪,小娟写了写。您是好人操了,居然到这个世界了还能被发好人卡,我就日了。

    我们愿意跟着你,我们已经没有家可回了。我们愿意服侍你。小恋写道“去你妈的,当老子是福利院?没家回了就跟着我?老子现在起码5个人服侍。真谢谢你们两了。干!马上滚蛋。”

    我越说越气愤。

    两女哭的更厉害了,我们不是这个意思,只是yi开始没有心理准备。我们是真心愿意跟着你,不然也不会特意把自己交给你啊。我们愿意yi生都跟在你身边,永远不背叛你。两女yi人yi句的写着,每写yi句就拼命伸到我面前。

    “你们真的愿意?就算天天想刚刚那样服侍我也愿意?心理没有半点抗拒?

    “我认真的问道,靠,我就是贱啊!舍不得这两个美肉啊!两女拼命的点着头。

    “看你们以后的表现了。如果被我发现你们其实不愿意的话。机会我给过你们了,到时候别怪我心狠手也狠就行c“我装出yi副恶狠狠的无奈样子,其实心里乐开了花。哇哈哈哈。

    番外篇在某处yi个清脆的声音响起“报告!”

    aa001“请进,你是?”

    yi个清脆的声音响起“报告,我是来报道的。这是我的资料和报道通知“aa001“哦,首脑部推荐过来的。军部行动部,首脑部分析处。看来你很受两部的器重嘛。”

    yi个清脆的声音响起“受大人错爱。”

    aa001“呵呵,恩!你是fes003同胞?”

    yi个清脆的声音响起“是的,大人。但我们分属不同部。”

    yi个嘶哑的声音响起“是,额,现在你还没有编号,也不太好称呼你。我是aa005,本计划人事长。”

    yi个清脆的声音响起“大人好。”

    aa005“这样你先去本部看看,熟悉下情况,你的安排命令,aa001会做慎重考虑,并随后就到。”

    yi个清脆的声音响起“是大人,再见大人。”

    过了会aa005“大人,这个时候首脑部将fes003同胞安排过来,是不是”

    aa001“诶,毕竟是首脑部直接推荐,再说也在军部待过,是不是自己人不好说。但我们至少不能退回。”

    aa005“是,是,是,还是大人考虑周全。可怎么安排呢?还请大人指示c“aa001“这你是人事长,你说怎么安排。”

    aa005“是,大人说的是。fes003同胞,身份可疑,虽然在本部呆过,可毕竟是首脑部推荐的。大人,咱军部长可是”

    aa001“这些事说来做什么,这不是你我可以议论的事。”

    aa005“是,大人说的是。要不这样”

    声音低了下去。

    aa001“这怎么可以,到时候出了问题怎么办?”

    aa005“大人考虑的周到,不过我想啊,计划本来就是”

    声音低了下去。

    aa001“好了,你说的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将任命准备好。”

    aa005“是的大人,再见大人“yi小会aa001“请接军部长,哦不在啊,您是联络长大人吧,我是计划负责人啊!对,难为大人还记得我。没什么事,今天上面派了个人到计划里。哦。军部长大人知道了!不知大人有什么指示。哦,明白,明白。我yi定领会大人的意图,处理好的。联络长大人费心了。没有,没有,联络长大人再见”aa001“让aa005将任命授权下去。”

    第14话

    我是个宅男,害怕外面纷繁复杂的社会,于是宅在家中,宅在网络的世界里。

    有天突然醒来,发现网络的世界停了,我踏出房门。外面的世界也停了,不知道原因,不知道将来会怎么样。我接连唤醒了七个女人,开始准备着离开生活的城市。因为我知道所有问题的答案就在那片雾蒙蒙的雾墙后面。外面到底是怎样的啊!

    手握在方向盘上,不断躲避着路上呆立的人群。对小娟小恋的贪念感,愤怒感在慢慢消退。车停在离家不远的地方,两女推来推车将车上的货物装到推车上。

    我慢慢的跟在两女背后,手指不断的在钢管的把手处刮弄着。绑了yi圈钢丝和丝带的把手摩擦着手指,心中不断的思考着。两女今天的表现反常啊!回想起与两女的点点滴滴。从意外唤醒,到突然被袭,两女誓死保卫着欧曼三人,不让我去侵犯她们。被我制服后无尽的痛恨与痛骂,心有联系的互相扶持支持,直到雪梅的醒来。

    忽然间yi切都变了,两女没在我身边呆过,没吸收过我过多的体液。就这么突然变的有了表情有了眼神,却失去了心灵联系的能力?是装的?还是真的没了?

    还是她们的能力转移到了雪梅身上?

    她们再次醒来后,态度变了。虽然不再袭击我,不再痛恨我。可她们依然是冷冷淡淡的,没有表现出任何想要取得我欢心的意思,直到今天的到来。纸条上的对话,yi句句在我心中回荡。

    只要能和你在yi起,什么代价我都愿意付出。

    我们只能这样。

    手握上了钢管的把手,紧紧的攥着,不断的扭动。不舍c不安c不忍,复杂的心思,无数的念头在心中翻滚。呼!好烦啊!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欧曼,你们到底醒不醒啊!

    两女用力推着推车,夕阳西下。将两女的身影拉的长长的,不时回回头看向我,满脸的讨巧。不时的对望yi眼,嘴角含情,互相用目光鼓励着彼此。嫉妒c得意的心思涨满了我的胸膛。

    主人,你回来了。欢喜的声音在心底响起。雪梅站在小区大门口处,望见我的身影,小跑着过来了。胸前高高的隆起,随着步伐晃动着,yi下子扑到了我的身上。涨满的ru房压在我的胸口,连我的衣服都湿了两团。主人,怎么这么久才回啊。荡妇好担心的。主人,荡妇涨的好难受,主人,帮荡妇吸吸嘛c雪梅撒着娇,不管不顾的掀起衣服,将两颗涨满的白皙ru房展露出来。是很涨了,连ru房上的脉络都显现出来,可你丫也不看看是什么地方。这可站满了人啊,你真当是喂宝宝呢!啥地方都露点?

    “好啦,在街上就露点,不怕被人看啊!”我有点心不在焉的说都把脸背过去。雪梅看了看四周说了句。我们附近几个呆立的人听话的转了过去,雪梅捧着双||乳|向上提着,动作间几条喷洒的奶线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我低头吸了会,明显听到雪梅在心里松了口气,看来真的是涨的不行了啊!这造奶能力也太强悍了吧。下午的操弄搞的我有些心情不好,随意吸了几口奶太多,随意吸了几口都有点饱腹感“好了,这下舒服了吧,走吧,回家。”看了看吃力的推着小车的小恋和小娟。心里叹了口气“对了,你叫人帮忙把东西搬回家。”主人,很累了?心情不好?雪梅好奇的问道,紧紧的贴了过来小声的在心里说主人,是不是那两个小百合没服侍好主人?还是没吃到?靠,你丫就是个广播站,再小声只要到范围内大家都听的见好不。

    小恋小娟听到雪梅的问话,都慢了下来。远远的回过头,yi脸的担忧。靠,现在担忧了,有个屁用。看着两女祈求的目光,我摸了摸雪梅的秀发“没有啦,你想那么多干什么,只是有点累。”小荡货听了在我怀里拱了拱。那就是主人太累了,看来小百合就是比小荡妇要和主人的心意罗。主人吸荡妇的奶的时候都没有捏荡妇的屁屁了。雪梅开始吃味了。

    “哪有,她们怎么和你比,虽然你没有表情,可最贴心了。我最喜欢你了,乖,咱先回家。”女人惹不起啊!

    雪梅乖巧的挽着我的手,将头靠在我的肩上。真心难为她了,yi米七左右的个子,穿拖鞋都跟我yi般高,硬是做出个小鸟依人的摸样。主人,最好了。哦!小百合怎么不贴心啊

    这个妖孽怎么老是能听出问题来。可再说下去我要忍不住yi吐为快了,可怎么跟雪梅说呢?在我心中,跟她说,还不如直接拿我的钢管yi人yi下来的痛快。雪梅是帮人不帮理啊!”没事,你怎么老是问啊问的,不就是没当你面操女人嘛。这么想看?下次叫你yi起啊。”我有些烦躁道。

    主人,喜欢多人么?雪梅愿意陪你啊。想想就觉得主人好厉害。雪梅娇道。

    靠,真心被你打败了。不管雪梅是真心,还是听出我话里的不满故意说给我听的,这个回应也太没有节操了吧。真的是爱死她了。我忍不住在她脸上狠狠的亲了下,两人乐的跟什么似的。

    小娟小恋因为隔的远没听到我的话,只听到雪梅的心声。疑惑,惊惧的对望了眼。

    在雪梅的能力帮助下,很快将东西堆到了楼下的楼梯间中,食物放进了冰箱里。果然省事,想当初都是老子yi点点的搬上来,有了雪梅果然省事啊。我回到家,拉着她回到卧室狠狠的干了yi炮,奶水弄湿了床垫。小荡妇趴在我胯间用舌头清理我的荫茎时,敲门声响了起来。”进来!”我大声的说着,将手靠在脑后。

    小荡妇丝毫不受影响,不为所动的继续舔弄。

    门轻轻的被推开,小恋探个头进来,正好看见雪梅丰腴的臀部和中间那处诱人的小缝。脸色yi红,就要退出去。”干嘛,在门口看戏啊!进来,关门。”见小恋就要退出去,心中yi动大声的说着。小恋通红的脸,扭捏着站了进来,顺手关上门。身子偏到yi边,眼睛盯着墙壁,不时的看看爬在我身下勤奋服侍我的雪梅。

    主人,吃饭了小恋侧着身子,yi只手拿着纸片伸向我。

    “看不清,写的什么东西。”我故意说着,伸手勾住雪梅的下巴。雪梅极为配合的爬了上来,与我热吻着。

    小恋犹豫了下,终于下定决心。转身直面着热吻的我和雪梅,脸红的仿佛要滴出血来。雪梅看了看她,yi只手握住了我胯下的睾丸,按捏着。呵呵,还脸红。当自己是纯情chu女啊!会心灵沟通就这点好,yi边热吻yi边展露心思,两不耽误。

    直视着我们的小恋,听到雪梅的话,突然像是被霜打蔫了的茄子般低下了头。

    忽然抬起头,眼中尽是坚定的光芒。俯身爬到了床上,趁雪梅亲吻我胸膛的机会,在我的唇上亲吻了下,满眼春情,将手中的纸片拿到我面前。靠!变脸变的真快,虚伪。”好了,我知道了。等下就下去”。小恋媚笑着离开了。

    哼,最看不惯这种人了,当了表子还要立牌坊。恩,主人轻点。我说错了,她是假模假样的。小恋yi离开,雪梅在心里嘀咕道。什么表子,靠,那我不是嫖客了,抽了她yi巴掌。

    下了楼,坐到桌前。哇,好丰盛啊。炖鸡,猪肚排骨汤看来小恋小娟两个以前还留了yi手啊!我畅快的大吃起来。”你们两个挺不错啊,以前怎么没看出来。”我愉快着说道,水平确实高。两人似乎也吃的挺畅快的,嘴巴里还有东西就在摇头。”不是你们?那是晓梅?”我好奇的问道。

    说心里话,晓梅不是我喜欢的类型。身材过于娇小了,主要是胸型不大,估摸这也就是个b罩吧,荫毛也多。哪像其他人,就连最小的小玉也有c罩,更别说小芸那可以与天心yi交高下的f罩丰||乳|了。短发齐耳,长期开车被太阳晒的有点黑。在家里属于很没有存在感的女人,没想到啊!手艺这么好!看来要多多跟她交流交流了!

    吃完饭,我打着饱嗝坐在阳台上的藤椅里。小娟乖巧的端来yi杯茶,小恋给雪梅也端了碗木瓜花生大枣汤,催奶的嘛。看着西下的夕阳,摸着圆鼓鼓的肚子,身边是百依百顺的雪梅,后面站着两朵小百合,晓梅在厨房里洗着碗。哇,这小日子也挺不错的啊。要是欧曼们再醒来那就更好了。

    是啊,如果欧曼在的话,肯定会说:吃这么多,还不起来走走。想到走走,很久没带着身边的女生出去散步了。雪梅根本想不到,小恋小娟大概不敢提,晓梅,额,晓梅才醒,要求不要太高了。

    “走,出发,咱去散步去,吃的太饱老不动不好。走,咱消食去。”我大手yi挥,yi副领袖派头。哇哈哈哈恩,主人,人家吃太饱了,不想动。雪梅拉着我的手撒着娇。

    我捏了捏她的丝滑脸蛋,“你呀,你要特别走走,吃了那么多,还喝了碗汤,不动啊。等着变大胖子吧。”开着玩笑说着。

    果然,体型什么的对女生的杀伤力是无穷大的。雪梅yi听飞快的站了起来,拉着我就要出门。

    夜色中,城市的灯光通明。雪梅挽着我的手,小恋小娟手拉着手走在我们后面,晓梅站在离我两臂远的地方。yi路上雪梅不断挑逗着我,我也不断的逗弄着她,欢声笑语不断,当然主要是我笑出声,雪梅嘛在心里笑着。回头看了看紧挨在yi起的两女,不断的看着我,眼神中流露着yi丝羡慕,流露着淡淡的嫉妒。每次发现我看向她们,两人都刻意的走的更紧了,故意?露出含情脉脉的样子对望着对方。

    我向后伸了出右手,脸对着雪梅调笑着。过了会yi只微凉的小手放在我的手心,我轻轻的握着。丝毫没有反头去看到底是谁的手。毕竟是谁的已经不重要了。

    来到市中心的公园中,路灯通明。两旁婆娑的大树,在晚风中摇晃着繁茂的枝叶。公园很安静,只有树叶哗哗的声音。在这静谧的大自然中,搂着c牵着c跟着自己的女人,这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yi把拉过小手的主人,将她揽在臂弯里,大手顺势摸上了小手主人的翘臀。

    小翘臀突然紧绷了下,我很不满意的拍了yi巴掌,放松了,趁势将手指伸进臀缝中,肆意的挑逗起来。我依然没有看那边,雪梅注意到了我的动作。吃味的在心底说主人,你话没说完,被我制止了。搂着雪梅的纤腰,轻轻的在她的朱唇上吻了下,滑过她丰腴的美臀,挑起她的短裙摸了进去。靠,小荡妇穿的是丁字裤,狠狠的在**的圆臀上捏了yi把,将背后的细绳拨到yi边,抚上了那处湿滑的缝隙。

    右手处的荫部在内裤的遮盖下,挡不住我肆意的手指,前面的突起处点点,后面的凹陷处点点。双臀随着我的逗弄yi会紧绷yi会放松。左手的雪梅,她的肉缝在我不停的滑动下,双臀摆动着,软软的靠着我,滛液越留越多,雪梅越走越慢,整个人都挂到了我身上。主人,荡妇想要。荡妇好想要。雪梅娇喘着呻吟道。

    月光下的南湖边,树影婆娑。在yi片草地上,雪梅躺在yi块衣物上,yi手抚弄着自己的ru房,yi手放在胯间隔着内裤揉捏着自己的荫部。内心不断的娇叫道主人,荡妇好痒,荡妇想要主人的大ryiu棒四周阴影处是无数呆立的人群,月光下滛乱的**,滛荡的呻吟声在心底回响。

    我饶有性趣的看着雪梅的自渎,明亮的月光将她每个yi个动作都覆盖上了yi丝朦胧的美感。我的左右是小恋和小娟。小恋有些吃惊的看着我,看着雪梅。小娟带着yi丝厌恶,yi丝不安c似乎还有yi丝贪恋不断移动着视线。

    “小娟,去帮帮她。”我看着皱眉的小娟说道。哼哼,你要是也露出惊讶的表情,我还真不好选。你不是皱眉吗。越皱眉我越要你去。小恋的手紧紧的攥着我的手,听到我的话,小手不自主的紧紧捏了下,盯着我的眼睛里带上了yi丝泪花。梨花带雨,娇嫩动人啊。

    可惜,你们实在太反常,太不让我舒心了。”怎么了?不是说不会抗拒吗?

    “我冷冷的说道。小娟狠狠的盯着我,满脸怒容。我右手不动声色的放在了钢管的把手处,敢冲过来我就捅了。我毫不畏惧的盯着她,渐渐的泪水滑过,怒容变成了凄惨的摸样。小恋动了,她试图向雪梅走去。我用力拉了小恋yi把,让后用力的搂着她的腰。今天写字写的多的是小恋,叫我吃饭的是小恋,将手伸到我手心的是小恋。小恋已经获得了我的初步信任,而小娟却什么表示都没有。靠,老子不整你整谁。

    小娟哭了yi阵,看了看我怀里的小恋。yi丝绝望出现在眼中,转身要走。小恋见状连忙挣脱了我的怀抱,就要冲向小娟。我yi把死死的拉住她的手不让她离开,看着小恋。口中冷冷的说“走了就不要回来”。远处的小娟停住了脚步,呆呆的站立着。双手按在脸上,蹲到了地上,肩膀yi耸yi耸的。忽然转身快步走了过来。我将钢管拿在手上,死死的盯着越走越近的小娟。她似乎根本就没有看我手上的利器,走向雪梅。扑通yi声跪到了雪梅的胯间,低头就要去含弄。

    雪梅早就被我的表现停止了自渎,半支着身体,呆呆的看着我们三人。见小娟跪倒自己胯间,惊恐的退后了几步主人,我不要,她好吓人的小娟见雪梅躲开,双手紧握,死死的按在草地上。再次转身,跪倒我的面前。

    在我还没反应过来前,yi把脱掉我的裤子。冰冷的双手捧着我的荫茎,伸头含了起来。钢管泛着冷光的yi头已经悬在她的脖颈处,可她浑不在意的拼命用自己的小舌舔弄着我的gui头。

    小恋死死的捂着自己的嘴,眼泪哗哗的流着。我慢慢放下了悬在她脖颈处的钢管。皱着眉退后了几步。小娟孤独的跪在地上,双手狠狠的插进土里,无声的痛哭着。眼泪不断的滴在泥土里,她疯狂的敲打着地面,怀里的小恋死命的挣扎。

    我放开了小恋。俩女紧紧的抱在yi起,痛哭着,嘶吼着。可惜没有声音。

    雪梅已经来到了我的身边,抓着我的胳膊,躲在我身后。主人,这两个家伙,是喂不熟的狼,太吓人了。吓死荡妇了。她们不是还伤害过主人吗,咱们不要她们了,好不好。荡妇好害怕。我去,就你这表现,也不说挡在我前面,出事了你丫的肯定第yi跑。我甩开她的手,冷冷的说“你要是怕就站远点,别抓我这么大力。”哦,我知道了主人雪梅说完站到了晓梅的背后。我靠,老子要处理的话第yi就处理你,妈的,还真逃啊。

    “我说过,你们不愿意我不强迫你们,你们可以离开。如果因为怪异的联系,让你们不能离我太远,你们可以留在我附近。但不要让我看见你们。知道为什么我会叫你去帮雪梅,而不是在这湖边随便选个男的让你去弄他么?我很失望。我知道你们两个之间是真爱,这份真爱容不下其他人。我理解,但我不接受。因为你们是我叫醒的,在我的心里你们应该将我摆在首位,有事大家yi起扛,没事大家像yi家人yi样和和睦睦,可必须将我摆在首位。小恋在逐渐改变,哪怕我知道她不是心甘情愿的,可愿意为我改变,我也会感到欣慰。可你呢,我看不到你的改变。你还是在仇恨我,就像在卖场的柱子上那样,用最狠毒的话咒骂我。凡是我们打开过的超市或卖场你们都可以随意去取东西。但不要让我看见你们。”说完我转身就走,走到雪梅身边时“记住了,我希望跟着我的女人能把我放在首位。

    “然后头也不回的往家里走去。

    我大步的走在街道上,雪梅畏缩的跟在晓梅身后。几次在心里呼唤我,我都没有给她半点回应。小恋小娟,大概是太贪念她们的**了,结果忽视了她们对我的反感,下午就不应该答应她们回家的。操!小娟要是犹豫下就去舔雪梅的话,老子还想来个三飞,额,四飞,晓梅不能忘啊!结果搞成这样,还有雪梅,算了不说了。yi说就火大。回到家直接上了二楼,推开欧曼的房间。

    欧曼,小玉,小芸。三人依然在熟睡,我侧卧在她们头边,yi个个抚摸着她们的脸庞,她们的秀发。想到我yi有事,欧曼就会站在我身前,小玉无私的为我付出。小芸不论多么喜欢流泪可还是全身心的服侍我。我好想你们啊!

    敲门声响起,雪梅伸进个脑袋来主人,我错了,主人原谅荡妇吧。雪梅可怜兮兮的说着。我挥了挥手让她出去,翻身来到欧曼身边,将手伸到三人的脖子下面,搂着她们,慢慢的睡着了。

    清晨,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我睁开眼,看了看昏迷的三女,yi人亲了yi口。”老婆们,我起床了。你们乖乖的睡哦c“翻身下床,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打开门,只见雪梅蜷缩着靠在门上,随着门的开启倒了进来。身上穿着昨天在草地上蹭的脏脏的衣服。主人,你起来了。主人,雪梅知道自己哪里错了。主人不要不理雪梅啊!主人不要把雪梅赶走啊!雪梅yi醒过来,就马上哀求我。

    其实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个性c想法。

    欧曼爱帮人打扮,爱保护其他人,内心就是个大姐头,谁都要管管,谁都要照顾。不烦人,却恰到好处。

    小玉,青涩可爱,有些小心眼,有些古灵精怪,大概是年纪小,所以对我特别依赖,我说什么她就做什么,听话乖巧。

    小芸,身怀绝技,虽然没有表情,没有沟通。可她有yi种母性的感觉,淡淡的,却实实在在的能让你感受到。面对她我有yi种任性小弟的感觉,每次她的欲拒还休,她的温存,她的泪水,都让我有被关怀被迁就的满足感。

    至于小恋,家庭状况不好,看她的行动,大概与家人的关系也不好。yi个小弟弟,肯定家人的关怀都在弟弟身上,对她的关心很少,造成了她的聪慧坚强忍耐。可在离开家前她去看了看弟弟,让我觉得她是个心很软,很善良的女孩。大概吧!

    小娟,家庭很好,自尊心强。骄傲的心让她无法像小恋那样,看清状况后可以去做出些改变,而是自顾自的去逃避。大概吧!

    雪梅,有些小聪明,很会判断形势。很会讨人欢心,这种人应该可以算是佞臣yi类的吧,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可当头的偏偏离不开这种人。如果在平日这种人我最怕了,什么时候捅你yi刀都不知道。可在我对麻子程点点滴滴的话语动分析,今后出去了,不管是我唤醒的女人,还是我自己,都不能离开对方单独活下去。而且那个非本人唤醒的女人,yi碰就炸的怪异设定,也让被唤醒的人好好的考虑下背叛后怎么在新团体中生存了。这种设定表面上看起来像是对女性的yi种过激的保护,可内里未尝不是对我这样的自醒者的yi种保护啊!所以雪梅的忠诚问题其实已经不需要考虑了。而且有事就往后躲,有功就往前争,不正是这种人的习性么。花园的花朵要都是yi样的,这花园也不美啊!

    主人,求求你。雪梅知道错了,主人,你不要把雪梅也赶走啊!主人,我求求你了。雪梅见我呆呆的,半天不说话。赶忙爬起来跪好,双手抱着我的腿,大声的哀求。

    她低垂着身体,宽大的领口大开。我稍稍低点头就能看见领口下,涨满的丰||乳|,还有||乳|尖上暗红的||乳|头。她见我看向她的衣内,哀求更盛。借着哀求不时的用涨||乳|挨着我的大腿。哎!可惜了你没有表情,不然哀求的眼神中带着yi丝放荡,悲痛的脸色带着yi丝**,再加上你的动作,估计我就爆点了。雪梅真心是个妖孽啊!

    我冷冷的摸摸她的头,压低着声线“知道错了?错哪了?”我不该出事了就躲在主人后面,我不该把主人yi个人丢在前面。主人我真的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雪梅死死的抱着我,不断的用大||乳|摸着我的大腿,挤出的||乳|汁打湿了她的衣服,打湿了我的大腿。操,快爆点了。额,死马蚤货,居然用脸去碰我的荫茎。该死,老子早就挺起来了,让马蚤货感觉到了哪里还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