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71 部分阅读

作者:11458923054更新时间:
    太太激烈了

    啊好啊好快啊哦哦哦

    啊」

    付敖和萧媚yi边,已是开始了第二回合,两人的交接出发出啪啪的声音。萧

    媚主动送上香舌供付敖吮吸着,自己揉弄着双||乳|,双腿紧紧缠绕着付敖的腰,不

    断迎合着抽锸,小|岤周围的jing液和血迹增加了不少媚气。

    付敖满足的吐出萧媚的舌头,道:「真是个小马蚤货,好爽啊,缠的这么紧,

    欠干的」

    「啊啊呀唔好舒服我是马蚤货啊

    」

    「看到了吗,你下贱身体里流出来好多in水」付敖yi下拔出ryiu棒,飞溅的汁

    液落在了萧媚的平滑的小腹和坚挺的雪||乳|上,还有几滴溅在了她发烫的脸上。

    「哦喔喔不要停呀别别拔出来

    c媚儿还要啊」

    「别急,我们有的是时间,不过现在我看到萧玉学妹的长腿好诱人啊,先拿

    你跟白山换着干干。」

    「啊,不要,不行啦,人家要你的嘛,快进来。」萧媚难得yi瞬的清醒,被

    yi人玷污总好过被两人玷污吧。

    「乖咯,谁干你不yi样啦,小贱货yi个」付敖用gui头摩擦着萧媚的阴di。

    娇小身躯里的**让萧媚迷茫地向上挺起臀部,追求着更激烈的摩擦,

    难耐的马蚤痒与空虚让她双手想去抓住男人的棒棒。

    「让白山哥哥来操你好不好呢,快放开咯」

    「额啊额额谁干我都行啊

    快白山哥哥来操操我啊想要

    啊」萧媚yi时意乱,放下了盘在付敖腰间的腿。

    「嘿,白山兄,换着玩玩吧,我看着萧玉那腿忍不住了」付敖高声呼喊。

    「那,行啊,过来吧」白山略作思考,便拔出了湿漉漉的棒棒,起身时还不

    舍的摸了萧玉的美腿两把。

    「嘿嘿,多谢白兄,其实这萧媚啊,滛乱入骨,别有yi番风味啊」付敖yi边

    拉起萧玉,让其跨坐到自己身上来,yi边让白山快去安抚尤物。

    萧媚已经主动爬到白山脚边跪立起来,伸出小舌头舔弄着白山的gui头,眼睛

    睁得大大的抬头望着白山,yi脸魅惑之态尽显,挑逗得白山ryiu棒又是粗大了yi圈。

    「真是个祸国殃民的小妖精啊,果真欠干。」白山满意的看着萧媚吞吐自己

    的ryiu棒,配合那张媚气动人的脸,简直是极品享受。

    「小马蚤货,好不好吃呀?」

    「嗯嗯好好吃媚儿喜欢唔唔」萧媚yi边吮

    吸着ryiu棒,yi边自己揉弄着荫唇。

    萧玉跪坐在付敖的身上,自己上下挺动着身体,用小|岤套弄着付敖的大ryiu棒

    ,yi双大白兔就这样在他结实的胸膛上摩擦着,而付敖则迷恋的抚摸着萧玉那双

    迷人的**。

    被干了这么久,全身的刺激与快感压抑了萧玉所有的反抗与矜持,周围的yi

    切都模糊了,只有那火热坚硬的ryiu棒是那么清晰,她yi把搂住付敖的脖子,苗条

    的玉体越发激烈的起伏着,小|岤不断的喷出滛液。

    酥麻的感觉使萧玉的大脑越发的迷糊,眼前的人竟慢慢幻化成萧炎的样子,

    让萧玉完全解放了潜意识的戒备。主动索吻,把付敖的舌头吸出来舔舐着,卖力

    的收紧下体,增加着双方的快感。

    「嗯嗯这马蚤货上道了,这么主动,哈哈,好爽啊」,付敖下体被

    夹的爽快无比,他抽回舌头,激动的对着白山说道,期间任萧玉在他的颈脖间亲

    吻。

    「看来空中那朵奇异的火焰对女子的影响真是极其巨大啊,不知这滛宗是何

    方神圣,竟有此等奇物。」白山不由感叹yi番,心中大yi那个组织向往起来。

    「唔唔嗯白山哥哥,可不可以给媚儿大ryiu棒了啊,媚儿好

    湿了哟。」萧媚明显已经瘙痒难耐,神情恍惚,身体妖媚的扭动着。

    「小贱人早就猜你是这样的女人,这奇火真是催发女人的本性啊,转

    过去背对我,屁股翘起来」

    萧媚高兴的摆出了后入式,粉臀左右微摆,等待着白山的进入。白山抓住萧

    媚的臀瓣,yi下顶入了她那湿滑的小|岤。顶得萧媚舒爽欢愉的yi声呻吟。

    「啊唔好涨啊哦」

    萧媚感受着白山滚烫的ryiu棒在身后肆无忌惮的抽锸,每yi次对她臀肉的啪啪

    碰撞声不断冲击着他的灵魂,改造着她的思想,使她慢慢爱上被欺凌与玩弄的感

    觉。

    白山猛烈的撞击不断的将萧媚顶得向前爬去,慢慢的爬到了萧玉二人身旁。

    付敖见此情形,也赶忙起身,与萧玉换成了后入式,并与白山默契的拉住身前美

    人的香肩,使她们上半身立起。姐妹二人看着对方被深身后的男子j滛着,yi时

    因为羞愧,脸色更加潮红。

    「说说,你们在干什么,告诉对方啊」白山打趣的说道。

    「嗯啊不知道」

    「唔唔啊」

    「谁不说我们就停下来咯」白山见两人都闭口不言,突然停止了抽锸,付敖

    听言更是yi副要抽出ryiu棒的姿势。

    「别我说」,萧媚急切的回应着,「我在性茭」

    「和谁啊,怎么性茭的,说清楚」

    「和白山哥哥,被白山哥哥的大ryiu棒操」

    「哈哈,萧玉学妹,你呢」,萧玉还是难以在妹妹面前开口,付敖干脆抽出

    棒棒,只用gui头在她荫道口摩擦着。

    「啊唔嗯啊我我正求你干我

    啊别弄我了进来吧」

    「什么进来?进那里去?」付敖知道,yi旦第yi句yi开口,说什么都好办了。

    「你的大ryiu棒啊插我的小滛|岤吧求你了呜呜

    c」萧玉摇着头,屈辱使她差点哭了出来。

    「说鸡芭」

    「鸡芭我要你的大鸡芭操死我吧」

    付敖赏赐似得顶进去yi半,又问道:「那你之前还跑什么跑,反抗什么?」

    「因为我犯贱呀求求你别这样了插进来快点

    啊嗯啊」萧玉终于是哭了出来,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说了那么多违

    心的贱话。

    付敖再也忍不住了,用力抱住萧玉的腰抽动起来,萧玉本能的转动臀部,想

    要吞掉整根ryiu棒。

    「媚儿,你姐姐说了这么多,你再说说」,白山yi边在萧媚的小|岤里冲击,

    yi边揉搓着萧媚的双||乳|。

    「啊啊好舒服我啊和姐姐yi起

    嗯啊在啊在被大鸡芭

    玩弄啊我们好喜欢舒服啊我们都

    是是心甘情愿c啊」

    「马蚤货,知道舒服了吧,早点不来求我们干你」白山满意的笑着。

    「我啊嗯我们嗯哦是小马蚤货

    啊用力操我吧愿意天天天天你被你

    们你们操啊好喜欢欢大**」

    萧媚眼里已经没有了yi点清明,不知廉耻的吼叫着,讨好着白山二人。

    萧媚突然yi把搂住靠得越来越近的萧玉,两人触碰的瞬间就楼抱起来,互相

    抚摸着,亲吻着,吮吸这对放的舌头,揉捏着对方的||乳|头。她们的呻吟声越来越

    大,两男两女的场面滛靡到了几极点。

    「啊哦姐姐我好好幸福啊嗯嗯c

    」

    「媚儿啊我我也是啊嗯哦哦

    c啊」二女口水都蹭了对方yi脸,痴态毕露。

    付傲死死的楼主萧玉的身体,拼命的抽动着,萧玉体会着ryiu棒猛烈的冲击,

    臀峰都被撞击力压扁。炽热的gui头粗暴地戳进了芓宫,随之yi股白浊的热流灌满

    了萧玉的chu女芓宫,彻底的占有了她。萧玉的花心收到jing液的浇灌,也忍不住爆

    发了绝顶高嘲,第yi次受到jing液的冲击,她被射的痉挛起来。

    白山那边,却是萧媚先行被赶上了顶峰,激烈的呻吟道:「啊不行

    了啊啊唔要死了啊嗯

    小母狗要被操死了啊白山哥哥的鸡芭好长啊嗯c

    唔唔啊啊出来了啊啊

    嗯唔啊」

    白山听着这让男人酥麻的呻吟,有承受了萧媚荫道壁强烈的挤压,终于也是

    有了she精冲动。他抽出棒棒,推到高嘲后的萧媚,将棒棒插入了她的小嘴抽锸,

    不yi会就爆发在那柔滑的小舌头上,灌满了萧媚的嘴巴,最后抽出来时还射在了

    她的俏脸上。

    「真是爽啊,吃下去」白山命令到。

    「嗯嗯,咕噜,好吃,嗯」,萧媚毫不客气的吞了下去,还伸出舌头舔舐嘴

    边的jing液,样子滛媚至极。

    付敖两人也是疲惫不堪,yi下坐到地上,正准备将二女过来清理棒棒,却先

    后眼前yi黑,失去了知觉。

    第三章沦陷的迦南

    在迦南学院的边境,受到「撩欲炎」的影响甚小的地方。yi个紧缩的密室内

    ,有三男两女,两女都是全身**,青丝散乱。其中yi个已经昏迷而被丢在yi旁

    ,修长完美的**上全是jing液的痕迹,胯下也是狼藉yi片,赫然是萧玉。另yi个

    女子则趴在床沿被三个男子玩弄着娇躯,妙曼的身材,媚气十足的俏脸,不是萧

    媚是谁?

    此时萧媚滛|岤与后庭皆被棒棒塞满,口中也塞着着yi根,只能发出呜呜的哭

    泣声,身上的jing液已经干了不知多久。

    「唔啊你的小嘴还是那么爽,看你那表情就想干你嘴了,射了,吃下

    去。」yi个蓝发学员在萧媚口中爆发。

    「呜呜嗯咕噜咕噜」萧媚嘴角溢出yi丝

    jing液,「呜呜啊啊求求你们啊让啊

    c让我休息哦哦嗯yi会吧啊媚儿

    c不行了啊」萧媚哭泣着乞求他们。

    「别哭了,萧玉学姐晕了我们只有干你了呀,我快射了,你要不要我射进去

    让你爽呀?」

    「萧媚学妹,你再忍忍吧,我们可是冒着得罪两个厉害人物的危险才救出你

    们的呀,你们这不是得报恩嘛,而且你看你也很爽不是么,被白山操的时候你还

    说喜欢嘛。」

    「啊嗯啊那是是被影响了神智啊c

    啊你们才不是救我们呢啊」

    「嘿嘿,昨晚我们就到了这个地方,消除了影响,你好还是那么的滛荡妖娆

    啊。」

    「呜呜啊嗯啊别说了请你们快yi点吧

    c啊啊好痛啊啊」

    「好吧好吧,我们也别把她们玩坏了,她们两个可是上的货色呀」

    「嗯,啊,射了,射给你,欠干的,啊啊」

    「我也来了,接好了萧媚学妹」两个男生再yi次双|岤齐射进了萧媚的身体。

    等他们拔出来以后,萧媚软绵绵的晕倒了过去。

    长老院内,苏被绑在yi张石床上,yi秀美女子正骑在他的身上,素手撑着她

    的胸膛,抬放着香臀,娇躯激烈起伏着,yi头银色的长发飘动,妙曼的身姿凹凸

    有致,小|岤吞吐着苏千的棒棒,雪白的双峰随着身体抖动着,让周围无数的围观

    的学员忍不住用手套弄着自己。

    此女紧闭双眼,神态颇为享受,精致的俏脸上香汗淋漓。

    「哇,韩月学姐竟然是这种人耶。」

    「就是,平时真看不出来,那么清高的样子,yi会我们是不是也可以干她呀

    ?」

    「好美呀,真是可惜,竟然自己把chu女交给大长老了。」

    「大长老就这样被韩月学姐强jian了啊,哈哈。」

    「大长老你快点射吧,我们等不及要干她了。」

    听着学员们滛声笑语,苏千脸色极其难看,自己身为德高望重的长辈,被自

    己的晚辈学生骑在身上强迫自己zuyi爱,这个平时对人冷淡上的冰山美女今天居然

    这么火热与主动,最可耻的是自己在少女的热情服侍中快感连连,就要忍不住射

    精了,若是自己射进了学生体内,还怎么做人啊。

    「啊啊哦嗯唔啊」此时韩月的呻吟

    突然急促起来,又是到了yi次高嘲,in水打湿了苏千身下的石床。略有颓势的韩

    月睁开眼睛,眸中银芒yi闪,她又开始了娇躯的起伏。

    「哈哈,老家伙,你还真是厉害,让你的学生服侍你这么久,泄身四次了。」金凌天拨开人群,走到苏千身旁。

    「无耻的宗门,你怎能这般羞辱老夫!嗯呃」

    「虚伪的老家伙,不信你不会she精,yi会让她怀上你的孩子,多有趣啊,哈

    哈哈哈。」

    「修炼界居然有你们这样的败类!老夫恨啊。」

    在金凌天的大笑声中,苏千终是没忍住生理反应,无数年未用的jing液狠狠的

    射进了韩月的深处。

    金凌天哈哈大笑,对着围观的人群说道:「你们的大长老在自己学生体内播

    了种,哈哈,不过你们要谢谢他,这会儿,你们可以干这个女人了不过,」,金

    凌天话音yi顿,「你们不能射在她的小|岤里,那是换你们大长老的孩子用的。」

    人群中yi阵马蚤动,待金凌天离开,也不知谁先动了,就看见全身裸露的韩月

    被拉入人群,呻吟不断。

    另yi个人群簇拥的地方,迦南学院的副院长琥乾被绑在椅子上,yi个短发少

    女跪在他胯下,红衣露||乳|,短裙撕裂,口中吮吸舔弄着他依然壮硕的棒棒。琥乾

    老泪纵横,表情伤心欲绝,因为在他胯下帮他含弄棒棒的正是他的亲生孙女yi琥

    嘉。这样的绝色佳人,居然津津有味的吃着自己爷爷的棒棒,而她身后还不停有

    陌生男子轮流干她的小|岤,地上已是白白的yi滩jing液了。这里与韩月那边不同,

    在这里,所有仰慕或垂涎琥嘉这个小妖女的人,都可以随意干她,只要不打扰她

    和自己爷爷乱囵就行,这就是滛宗订的规矩。

    「嘿,小妖女喜欢女人,不让我们追是吧,操死你,射爆你的**,啊。」

    学院见金凌天朝这边走过来,赶快射了这发,让到了yi旁。

    金凌天行到此处,饶有兴致的摸了摸琥嘉的脑袋,笑着对琥乾说:「孙女的

    嘴巴爽不爽啊?有没有她奶奶爽?」

    「呃嚇,呜,你这个魔鬼」,琥乾泣不成声。

    「魔鬼,哈哈,这是人生的快乐,来,试下更爽的吧。」金凌天yi把抱起琥

    嘉,将她的小|岤对准琥乾的棒棒,缓缓放下去。

    「不!你不能这样!啊啊啊,禽兽啊!琥嘉快醒醒!」琥乾狂吼起来。

    「噢噢好大呀爷爷的ryiu棒」

    「好好孝顺爷爷,琥嘉,和爷爷yi起爽吧。」金凌天邪恶的用手扶着琥嘉的

    纤腰,帮助她摇摆。

    「啊嗯哦好的孝顺爷爷啊」

    「作孽啊,琥嘉醒醒,金凌天,你不得好死,啊!」

    「老东西不识时务是吧,你不是还有个女儿么,哈哈,等着yi会给你送来,

    我得去找找她在哪里被操着呢,哈哈哈哈,可惜你儿子和儿媳死了,不然全家齐

    乐多美啊。」

    「混账!不得好死!啊!」琥乾愤怒又惊恐。

    金凌天yi指封住琥乾的哑|岤,转身就离开了,这yi走,立马有人就上去对准

    琥嘉的后庭插了进去,耸动起来,带动着琥嘉在她爷爷面前**。

    除了这两处的情景,人群外还有无数的长老c导师与学生们缠绵在yi起,无

    限的滛乱。浩大的迦南学院,俨然成了最乱的滛欢之地,校园各处,都可听到少

    女的呻吟,群交c换交也随处可见。青年才俊c天之骄女的聚集之所,成了堕落

    噩梦的沉沦地狱。

    在yi片远离迦南学院的山脉中,严皓c林修崖c吴昊c柳擎c柳菲c韩雪c

    欣蓝等人yi路逃出来,在此地暂作休息。

    「真是浩劫啊。」林修崖感叹道。

    「呜呜,我姐姐还没逃出来呢。」韩雪哭泣着。

    「我们各自家族报信去吧,那种药粉太可怕了。」柳菲心有余悸,想快些回

    家。

    「也好,你们去报信,让各自家族派人通报大宗派,我去黑角域找萧炎。」

    吴昊冷冷的说道。

    「这里分开走么?不安全吧,我yi个人回去?」韩雪担心的说道。

    「我陪你走吧,大家yi起行动虽然安全些,但可能来不及报信了,还是分成

    几路出发吧。」欣蓝认真分析道。

    「好,各位保重,再会」林修崖首先告辞,大家也分别踏上了归程。

    远在黑皇城的萧炎对滛宗的肆虐毫不知情,他和紫研还正为小医仙的不辞而

    别而感到疑惑。

    滛宗此番复出,乃禁欲已久的贪狼,哪里会只祸害yi处?美女如云的花宗,

    对其吸引力是无比巨大的,对于花宗的存在,滛宗宗主阳天南欲亲自赶往,志在

    必得,花宗成为滛宗的泄欲后花园似乎已成定局。

    迦南惨案持续了七日,滛宗人员带走部分美女撤离后留下满地狼藉,横七竖

    八筋疲力尽的少男少女被发现,迦南事件震惊了斗气大陆。而迦南惨案完结数日

    后,花宗的沦陷也暴风雨般的开始了。

    第四章天火滛尊

    就在迦南惨案过去两天后,萧炎三人回到了已恢复秩序的迦南学院。由于在

    路上萧炎就听说了迦南的遭遇,此时也没有太过暴走。

    如今的迦南学院yi片死气沉沉,路上看不见几个人,清醒过来的学院们要么

    都躲在房间里,要么都被家族势力接了回去,接待萧炎等人的还是yi些事发后才

    赶回来的学员及长老。

    「千长老,大长老呢。」萧炎边走边问。

    「哎,别提了,他老人家受了刺激,不知道跑哪去了,迦南已经yi蹶不振了。」被称做前长老的老人叹息道。

    「可恶的滛宗,掀起这般风浪,我迟早要去拜会他们。」

    萧炎咬牙切齿,心中怒火中烧,若不是滛宗到处散播「封宗**散」这种滛

    物,小医仙怎么可能会在黑皇宗受辱,若不是滛宗猖狂而出,迦南学院怎么会人

    才凋零。

    「我的朋友中了毒,劳烦千长老打开焚天炼气塔,我要去塔下极热之地为其

    炼化毒素。」萧炎恨归恨,但眼下解除小医仙收到的控制才是最重要的事,这个

    朋友绝对不能失去。

    「额,这,哪里的岩浆世界可是危险得很啊。」

    「千长老不用费心,我二人皆是斗宗之躯,不深入的话绝无大碍。」

    见萧炎坚持,千长老也只得默默的目送萧炎和小医仙进入塔底,为其关上大

    门。临走时听闻远处yi处草丛里传出微弱的呻吟,摇摇头,又是yi声重重叹息。

    进入了岩浆世界,温度明显上升了许多,小医仙哼了yi声,有了转醒的迹象。

    萧炎将小医仙盘坐在地上,强大的精神力侵入她的经脉,发现了大量的无色

    粉末,和自己当时用异火破除的封宗散yi模yi样。

    「得罪了。」萧炎褪去小医仙的长裙,象牙般洁白的躯体映入眼帘,有人的

    曲线,丰满的双峰,回想起那时自己趴在她身上感受到的娇柔躯体,萧炎yi时看

    得呆了,

    「啪!」萧炎给了自己yi耳光,镇定了心神。

    「腾~」

    yi簇碧绿的火苗浮现在萧炎指间,在萧炎的引导下如碧蛇yi般缠向小医仙令

    人浮想联翩的娇躯,接触到皮肤的瞬间就沁了进去。

    「嗯哼~」

    温热的感觉使小医仙眉头yi皱,两粒||乳|头竟自己硬了起来。

    「喝!」萧炎闭眼专心的控制着火蛇,游走在小医仙的经脉里,运行完yi周

    ,就破除了所有的封宗散。

    良久,待萧炎睁眼,小医仙已是醒了过来,妙目含泪,斗宗气息缓缓流转着。

    「萧炎,我yi直当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唯yi的朋友。跟你认识的日子很

    快乐,我很知足,我多想就这么yi直陪伴着你。」

    萧炎渐渐感到不对,小医仙的像是在交代遗言yi般。

    「以后你要好好活着,完成你的目标,不要再记得我了!」说完小医仙猛地

    运转斗气,想要摧毁体内的yi切生机。

    「不!」萧炎yi把将小医仙扑倒在地,迅速出手点了她几个大|岤,才使她体

    内的斗气平静下来。

    「何苦像那些平常女子yi样呢,」萧炎坚定的对她说,「我们yi起报仇,覆

    灭滛宗!」

    「可是我呜呜」小医仙终是委屈的哭了出来,「呜呜c

    我没脸见你了了」

    「都不怪你,没事,yi切都和从前yi样。」萧炎搂着她温柔的说着。

    小医仙埋在萧炎怀里大哭了yi场,似乎要将这几天的荒滛全部哭出来,这是

    yi路走来,冷漠的小医仙第yi次露出小女儿态。

    不过这可苦了萧炎,美人在怀,还是赤身捰体,身为男人,怎么可能没有反

    应?

    「呃,小医仙,你把衣服床上吧,我们快出去。」

    小医仙闻言,停止了哭泣,默默的接过衣服穿上。恢复本性的她当然不会问

    出「你是嫌弃我了吗」这样幽怨的话,但是心里还是有些芥蒂萧炎的视若无睹,

    不过话说回来,自己怎么会介意起萧炎对自己的身体不感兴趣了呢?难道自己的

    内心真的有了变化?

    接下来萧炎试着破除萧炎颈脖上的项圈,可不知是什么材料打造的,无论什

    么方法都是万难撼动它丝毫,最后只得用衣物遮掩,有机会再做打算。

    两人并肩向外面走去,萧炎却是突然yi愣。

    「怎么了?」

    「岩浆里有东西!」萧炎看向小医仙说,你先出去吧,我要下去看看。

    「我就在这里等你,你若有危险,我也好搭把手。」

    「好吧」

    萧炎有异火护体,岩浆的温度自然是毫无问题。他游了许久,发现了yi个人

    影,人影体内有异火的波动。

    「啊,陨落心炎的波动?竟然又是yi朵!」萧炎惊奇的游了过去。

    「呼,终于,终于有人来了」虚影发出了yi道精神波动。

    「你是谁?」

    「我是天火尊者!陨落心炎的主人!」

    小医仙望着炽热的岩浆,见萧炎还未上来,也是焦急了起来,正准备下去看

    看,yi道人影却是从岩浆里飞了出来。

    「你没事吧。」小医仙关切的问到。

    「没事,我还发现了惊喜,解救了yi位远古的斗尊,不过他现在只剩下灵魂

    ,极其虚弱,我得以魂养魂才能救活他。」

    「可是你体内存在过药老的痕迹,再寄托yi个,会对你的灵魂会有损害的。」小医仙说道,「不若让我来养。」

    萧炎见小医仙如此想为他分担yi些压力,也是会心的笑了笑,想到此事确实

    对没有寄托过灵魂的小医仙无任何危害,也就答应了此事,将yi枚银白色的纳戒

    交给了她。

    两人来到塔外,与回归的林修崖c欣蓝等人碰了个面,知道了三千焱炎火与

    丹会的消息,将那里定做了下yi站,待萧炎为彩鳞炼制好「天魂融血丹」就出发。

    几天以来,萧炎都为着「天魂融血丹」而奔波着,小医仙则选了yi间幽静的

    房间调养着经脉。现今迦南学院各处本就人迹罕至,更是别提这以前就幽静之地

    了。

    房间内,小医仙盘腿而坐,控制斗气温和的运转着,突然感到从灵魂深处出

    来yi阵燥热。

    「又出现幻觉了,这该死的滛念?」小医仙喃喃自语。

    火热的感觉在背后蔓延开来,仿佛是有人在后面摩擦着她的身躯。

    「不行,我的滛毒已除,怎么可能有这种感觉?」小医仙不自觉的扭动起来

    ,感觉衣服穿在身上格外不舒服。

    「脱了吧,脱了就舒服了,脱了吧」她内心yi直有yi个声音。

    这是,小医仙已经不能继续控制斗气了。她感到似乎有yi双火热的大手在抚

    摸她的胸部。

    「嗯哼,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难道我的身体真的变不回去了么,啊,可

    是,真的好想脱去衣物。」

    渐渐的,小医仙的身体已经渗出了许多香汗,大腿内侧也有着强烈的被抚摸

    感,小|岤yi股涓涓细流的in水已经打湿了床单。

    强烈的快感使小医仙全身酥麻起来,她已经被开发的身体不受意志的控制,

    盘坐的腿已闭在yi起相互摩擦。

    「这里不会来别人的,我自己稍微弄yi下,就yi下,消除了这感觉就好了,

    嗯,yi步步地克服。」小医仙心里想着,殊不知这样的借口已经预示了她无可挽

    回的堕落。

    终于,小医仙亲手解下了自己的裙衫,洁白的衣物悄然滑落,yi句凝脂般的

    娇躯呈现。她看着自己修长的双腿,纤细的腰肢,红着脸把手移向了私密之处。

    「唔哦」甜美的呻吟声传出,小医仙扭动在床上,yi手揉搓自己大

    了许多的的娇||乳|,yi手分开粉嫩的小荫唇,狠狠揉动着里面娇嫩的小阴di,妙目

    闭合,脸颊绯红。在自己忘情的呻吟中达到高嘲,yi瞬间,仿佛回到了在滛宗的

    日子。

    连续几日,小医仙这样的行为越来越频繁,渐渐的在自蔚时又会习惯性的滛

    语菲菲。

    「啊萧炎你干的我好爽啊啊唔c快来干

    我谁都可以啊爸爸来呀主人啊c」

    仿佛这些曾经屈辱至极的话能给自己带来极大的快感,但每次事后,清醒的

    她又深深的自责,自己怎么能怀念那段岁月,怎么能喜欢被欺辱的感觉?

    在又yi次沉浸在在即手指带来的欢愉时,yi声苍老的滛笑突然出现。

    「啊,老夫重见天日了。」

    听见体内传出苍老的声音,小医仙料想定时那「天火尊者」苏醒了过来。连

    忙停止这羞人的行为。

    「阁,阁下可是『天火尊者』?」

    「嗯,呵呵,那都是外人叫的称号了,宗内同道都称我为『天火滛尊』,这

    几天可让你爽快?」天火尊者冲出小医仙的身体,化形而出,竟是yi具精壮的赤

    裸之身。

    「啊!」小医仙yi声惊呼,「你,是你干的,我就是奇怪怎么会这样!」

    「老夫乃是上古滛宗派出刺探外界消息的大长老,不想收服异火时被焚毁了

    **,困在地下。」

    天火滛尊说完舔了舔嘴,仿佛能隔着衣物吧小医仙看透yi般。

    「真是yi具滛荡的身体呀,观你的气息好几天了,是被滛宗调教过的吧。

    「胡言乱语的老东西,既然你是滛宗之人,那我绕不得你。」小医仙被戳中

    伤疤,起身便开始攻击。

    「噢,你身上还带着帝滛环,那就好办了」。天火滛尊大笑着传出yi道精神

    波动,催动帝滛环。

    「嗯唔」小医仙腾到半空的身体梆的yi声落在了地上,身姿旖旎,曲

    线起伏,极其诱人。

    「哎呀呀,老夫真是好运气,告诉你吧,厄难毒体已经吸收了大量的**散

    ,有这帝滛环的帮助,当年滛圣霍辇元推论中的厄难滛体注定要在老夫手上完成

    啊。」

    「老东西你休想!」小医仙知道是又落入了滛宗之人手中,举手便要毙掉自

    己。

    「美人落到我手中,想死都难,哈哈哈哈。」天火滛尊将小医仙虚抓到空中

    ,调出陨落心炎,直接煅烧起来。

    「啊!」小医仙凄厉的尖叫起来。

    天火滛尊从银白色的纳戒唤出了几面阵旗,以及yi枚丹药。

    「五轮离火法!」

    五面阵旗在虚空中定住五个方位,同时奔出yi只火兽向小医仙跑去。五只火

    兽跑到小医仙面前,其中两只各含住了她的||乳|头,yi只钻在她的嘴里,yi只钻进

    她的荫道,yi只钻进她的后庭。

    「内外接引,煅烧躯体,侵滛魂泽!」

    丹药在小医仙的面前爆开,化成药粉,受到她血脉中**散的接引,由外而

    内的与厄难毒体融合起来。

    「咦,你经脉|岤位被人种下了精引?哈哈,不过没关系,应该都是我滛宗之

    人,真是不错呀,居然又有人修成了这损己御人的奇功。」

    陨落心炎内,小医仙的身躯缓慢地发生着变化,胸部更加挺拔饱满,粉臀更

    加圆润挺翘,腰肢更加纤细妖艳,就连清纯的俏脸都添上了几缕妖媚。

    现在的小医仙,可谓是魔鬼身材,想必日后,yi旦褪去衣衫,必使男人加倍

    疯狂。

    半个时辰后,天火滛尊灵魂体虚幻了许多,融合仪式也宣告完毕,厄难毒体

    已经消失,在小医仙体内更是凝聚了yi颗滛丹,使其实力达到了斗宗巅峰。

    「哈哈哈哈,厄难滛体啊,天下男人的厄难,要不是老夫魂力消耗太大,现

    在怎么也得变成天火体来干你几炮。」天火滛尊疲惫的说着,无奈的挺着胯下已

    经膨胀的灵魂巨物回到了小医仙体内。

    远处,萧炎开始闭关着手炼制「天魂融血丹」,这是关乎他孩子的事情,半

    点马虎不得。

    第二卷完

    第三卷花宗注定劫难逃

    第yi章花锦的屈服

    第二章催眠纳兰嫣然

    第三章师徒同辱

    第四章大破百花阵

    第五章滛乱花宗

    第yi卷奇药巧滛小医仙

    第二卷迦南遭难动乱起

    ***********************************

    说在八月份发第三卷,终于赶上了呢,这yi卷写的比较长,三万多字了,和

    以前yi样,希望大家可以提提建议和意见。此外,文章完了之后我还会有yi段话

    ,顺便给狼友们推荐yi个东西哟。

    还有,解释yi点,本文的事件发生时间,严格的按照原文进程的哦,比如花

    宗这篇,这时萧炎是在去参加丹会的路上了。

    至于薰儿,不单单是要用来压轴,原文里也是最后才重新相见的。

    总之,希望大家喜欢,不喜欢的,我也乐意接受批评!嘿嘿。

    ***********************************

    第yi章花锦的屈服

    滛宗内门有yi门滛帝最为自豪的奇门功法,名为「逐仙决」,此决万难修成

    ,可yi旦修炼有成者,便可极速的增加实力。

    这门法决,可在与异性茭合的过程中,借助对方的磅礴斗气开拓经脉,吸取

    天地灵气,直至实力达到与交合异性同阶,修炼速度快得匪夷所思。

    上古时期,滛宗就有yi位斗尊修成此决,带着傀儡花天骄在密室里闭关了yi

    年,期间除了休息就是不停的交合,出关之后,实力竟也是破入了斗圣阶别。

    yi年前,阳天南修成「天欲破仙功」,成为斗尊级强者,才终于是有实力享

    受护宗傀儡「花天骄」的**。

    数月前,这阳天南又是习成了「逐仙决」,与花天骄缠绵数月后,从斗尊初

    级yi跃到四星斗尊,速度骇人听闻。

    这样,滛宗便有了yi位四星斗尊,两位巅峰斗宗,及八位斗宗强者。还有yi

    尊出不了门的斗圣傀儡,远古家族不出,滛宗总部可谓高枕无忧。

    花天骄虽是貌美无双,身姿如仙,却没有神智,只有本能。阳天南在享受尽

    花天骄**本能的交合技巧后,竟是嫌弃她不会滛声浪语,干起来太过无趣,而

    耐不住寂寞,提前出宗找乐子。

    花宗不远处的滛宗据点内,滛宗宗主阳天南已经亲自赶到。

    几天前,阳天南带着滛宗yi干高手突袭花宗,却是屡屡被花宗的百花大阵击

    退,花宗知其危险,也是没有任何人敢于露面。以至于现在他连花宗的人都没见

    上yi面,正是窝火,不料妖花邪君却是前来拜访。

    「拜见宗主大人。」妖花邪君和花锦谄媚的笑道。

    「你们是花宗之人,来我这里何事?」

    说话间,阳天南眯着眼睛细细打量着妖花邪君身边的花锦。

    「我们来投靠滛宗。」

    「哦?你们为什么要背叛花宗呢?」阳天南饶有兴趣的看着妖花邪君。

    「花宗宗主之位,以及老宗主的毕生斗气都本该我妻子花锦继承,可云韵那

    外来之人却抢夺了去,还羞辱我等,宗主不当也罢!我们要报复花宗。」妖花邪

    君愤愤的说道。

    「嘿嘿,那你出卖了花宗,可要提什么条件吗?」

    「我与妻子想加入滛宗,还有,我,我想尝yi尝云韵的味道,哦,就是想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