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41 部分阅读

作者:14525418更新时间:
    停产c报废及设备损坏,其损失由供方全额承担。」看着质量报告书后批着的yi行鲜红的大字,我分明的认出这是周总的字迹。方工接过报告书,脸色凝重。

    「我想去生产现场看看。」方工提出。

    悠嘻书盟.yiyiii.cyi)免费tt

    这个要求竟被拒绝了,这让他很惊讶。凭着双方多年的良好合作关系,方工以解决产品问题为目的进入生产现场,yi直都没有遇过阻拦。

    「好吧,我想和贵司的生产部经理谈谈。」退而求其次的要求最终被批准。yi行人带着他,离开了会客室。

    这里yi时间变得静悄悄的。我根本无心工作,又想起了女友小艾。她已辞职了吗?如果时间上赶得及,等我今天下班回去,推开门,就能看见她了吧

    「小贴,跟我到办公室来。」yi个浑厚威严的声音响起。我抬起头,是周总的背影,正走出会议室。我赶忙理好东西,跟在他身后。

    「你们这次提供的原料,全部报废。」周总将身后办公室的大门重重关上。我心里不知怎的,浮现出『关门放狗』四个字。

    「而且,我们本打算稳定使用你们的供货。你们这次突然出问题,让我们的用货信心大打折扣。」周总走到办公桌后,对着站在墙角的我重重敲了敲桌子。现在正是周总发难的时刻,我只能先不答话,全盘接着。

    周总却沉默了yi会,坐了下来:「小贴,你给我们做了多久的技术服务?」

    我听见周总话里有转机,心思着他在给我机会:「有两三年了吧,周总。我觉得yi直都做得还可以,双方都合作得挺好。」

    周总点点头,指了指办公桌对面的会客椅。我赶紧过去坐下。周总淡淡的说:「你觉得双方都做熟了,就可以设套给我钻了?」

    我忙站起来:「周总,我哪敢这从何说起?」

    周总点了点桌上的质量报告书:「这次出问题的原料型号是什么?」

    我探身去看,正是上周我来做技术服务时,顺带推荐的产品。因为双方早有长期合作的基础,我推荐的产品又在市场上饱受赞誉,因此没有经过客户试验认证,直接放到生产线上运行了。

    想到这,我心里吃了yi惊。这种型号的产品,虽说对他们是新进品种,但在市场上,早已是经过长期检验的稳定产品了。为何yi到这里就出问题?而且,从我个人来说,正因为是我推荐的产品,最后黑锅yi定会扣到我的头上!

    这时办公室的门被敲响,周总应了yi声。推门进来的是周总秘书,带着两个工作人员。这两人抬进yi口yi人来高的柜子,放在办公桌前。

    秘书对着周总笑笑,放下窗前的百叶窗,便带人离去,关好大门。我见这阵势,问道:「我在这是不是不方便?那我先去会客室等等?」

    悠嘻书盟.yiyiii.cyi)免费tt

    周总摇摇头:「不用。你把柜子打开。」我不知是何用意,只好忍住疑问,打开柜子。

    天哪!yi个二十五六岁的女生,明显的没有穿任何衣服,脸和身体只被绷带和布条围得结结实实,露出腿根和胳膊。她双手被捆在头顶,绳子在柜子里的挂钩上穿了几道,又捆住她的胸和大腿,让她保持跨立的姿势,抬头挺胸,动弹不得。这种打扮和姿势,让女生身上的玲珑曲线透过布带浮现出来,令这只柜子里充满了无限春光!

    我脑中yi下浮现起小艾曾说的话:「周总很色的哦,他带你去玩女孩子,你可不许去哦。」

    当时还以为这只是玩笑,没想到身为客户公司老总的他,竟真的将这样yi个尤物捆着带进办公室,并让我打开关着她的柜子!这扑面而来的绮旎风光,让我的下体有点蠢蠢欲动。

    我yi时不知如何是好。周总淡淡yi笑:「把她解下来。」

    我愣了yi会,才说:「这,这不好吧,周总我哪能要不我出去,等明天再来。这事我会嘴严,不会说出去。」

    周总笑了:「让你嘴严的最好方法,就是你也是当事人之yi。」

    我的手机突然振动起来。征得周总首肯后,我拿出它,原来是条短信。

    是方工。他在短信里说道:「他们说你去见周总了?我溜到生产那边看了,我们的产品只是出了点小问题,报废的量非常少,他们根本没遭受什么损失,早就恢复生产了!希望现在告诉你还来得及。谈判你比我强,在周总那怎么应对,你拿捏吧。」

    方工急着将这条重要信息告诉了我,他以为我正在和对方谈判。却没想到这边竟谈出了个没穿衣裳,全身只用绷带捆缚的年轻女孩。更要命的是,周总似乎想让我参与什么!

    我没有回复,只将手机放了回去。周总不知何时已站在身边:「几乎每个老总都有小蜜。」

    我不敢搭话,只是应了yi声。他所说的小蜜,和小艾公司的陆总所找的情妇是yi个性质。想到这里,我不由得记起陈明曾提到的,那个和小艾长相及身材都很像的女生,最后成了陆总的情妇。

    周总又说:「我这人比较特别,喜欢拿小蜜和别人的交换,总觉得这样很刺激。你说我是不是变态?」

    我只觉脑中轰然作响:我推荐的产品问题不大,周总却大肆渲染,让我失掉方寸。尔后,他再把这个女生带到我面前,告诉我他喜欢拿情妇和别人的交换。

    这女生--是他的情妇?他要--和我交换?我当然没有情妇,只有女友。他要拿这女生和我换小艾?他费尽周章,让我屈服。这yi切,就是为了要我满足他的性幻想?想到这,我全身紧张起来,血液在四肢不断冲腾。

    悠嘻书盟.yiyiii.cyi免费tt

    周总没有等我继续思考,又接着说了下去:「我还有个爱好,就是喜欢和别人yi起分享我的小蜜,不交换都没问题。我想过很多人,包括别的公司的老总c经理c还有形形色色的人物。这些想法,大部分都实施了,效果还都不错。」

    我明白了。他要这么说,言外之意,今天就是要和我来实现他『分享小蜜』的幻想了。原来他不是逼我交出小艾,而是要我和他yi起,干这个女生

    我的心脏终于跳得平稳了yi些。是如释重负,还是有yi点失望?说不上来。自从和小艾yi起看过那张光盘之后,每次想到女友被别人凌辱的画面,我竟然都会隐约感到yi丝快慰和期待。

    周总解开女生身上的绳子。女孩全身yi软,倒在他怀里,显是被捆了很久,已全身脱力。

    周总将她腿上扎着的绷带yi道道解开,让那粉嫩圆滑的**层层展现。先是修长的大腿,yi路往上,划过yi道漂亮的孤线,女孩健康有力的腿根暴露出来。

    周总停了手,任垂下的布带松松垮垮的晃着。只见那女生胯下有几根荫毛,在布条的晃动中若隐若现。

    周总依样将另yi侧大腿上的绷带解开,yi直解到女生的半边臀峰上。这女孩就像穿着yi件被撕开半边的小内裤,被抓在男人怀里。又被这男人像丢礼物似的yi推,几步站立不稳,靠在我身上。

    我扶稳这女生。她胸口上的绷带已散开yi些,露出丰润的|乳|沟。虽然瞧不见模样,但仍能从这仅缠着薄薄yi层布条的女体身上感受到醉人的气息,贴着我的身子,让我的r棒起立致敬。

    见我半天没有动手,周总说道:「你怎么还愣着?是不是不敢动我的女人?怕我报复你?」我竟不知如何回答。

    周总笑道:「你以为这是我的小蜜?告诉你吧,这是你女朋友他们公司,陆总的!半个月以前,我就和他换了,再玩yi段时间就换回来。」

    这段话让我吃惊不小。他是如何得知我女朋友的事的?这女生如果是陆总的情妇,那--岂不是陈明所说的,她和小艾身材相似,是我女友的替代品?

    陆总把这女生当作我的女朋友来玩弄,现在又换给了周总,让他也来分享这和我女友相似的**!上周yi,我在这偷偷看到的女生,就是她?

    周总催道:「你怎么还不下手?是顾忌你的女朋友?」我还在思考这些事的脉络,不由得点了点头。

    周总笑了:「你这小年轻,美色当前,还顾那些!这女生和你女朋友身材很像,是陆总安排人特地挑来玩的。你要过不了自己这关,就把她当成你女朋友好了。」

    天!周总和陆总关系yi定很好,他竟然知道得这么详细。那么,周总在干这女生的时候,是不是也在意滛我的女友?哪有这样的事啊,处理技术问题,竟要当着别人的面干yi个老总交换来的情妇,满足他的性癖好!而且,他还建议我把这情妇幻想成自己的女朋友--靠,我和女朋友做嗳,和你yi起?

    悠嘻书盟.yiyiii.cyi)好看的tt电子书

    周总见我还不下手,摇摇头,说了声「我来」,yi把将女生像抓玩具yi样扯过去。他的手熟练的在女生下体上绕了几圈,这些绷带就像剥蛋壳那样从她身上褪下,露出浓密的荫毛和平坦的小腹。

    周总将女生抱起,令她背朝外跪在会客椅上,将露在外面的屁股翘高。他伸手在这对丰满可爱的屁股上打了几下,惹得女孩臀上yi阵波浪颤动。这样的春色光景仍不能让男人满足,他又探手分开女孩双腿,让她把阴沪高高昂起。女生刚刚照办,男人的手指已经在湿热的小岤上摩擦。

    我的手机再度振响。周总正忙着玩这个女生,我乘机站在yi边,打开查看。陈明的短信跳了出来:「贴文,我听陈工说质量问题并不严重?那就好了,恭喜。我还有个不好的消息,上午你刚走时小艾打来电话,你不在是我接的。她要我转告,辞职申请没有通过,她也放弃了辞职的要求。我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说等你回来再电话细谈。就这样。」

    我深深的吸了口气:女友辞职申请不被通过,这在意料之中。但她完全可以坚持离职!没有了那张光盘,任何人都要挟不住她。小艾放弃辞职要求,难道说陆总仍有威胁小艾的筹码?

    陈明曾说,陆总要挟不了小艾,才找人寻了个替代品,作为情妇。但这毕竟是去年的事。今天辞职失败,已让我明确的知道,除了那张光盘之外,仍有东西令小艾受制于陆总。这其中的事已不像陈明说的那样简单--可能在这yi年中,已生出很多连他也不知晓的支节。如果是这样,那我合上手机,转眼望向仍跪在椅子上的女生。

    她全身上下的绷带已被周总除去,女孩成熟甜美的身材展露无遗。她头上套着黑色的面罩,眼部更是被yi条厚布带捆扎着,打了个死结在脑后。除了头脸被套住,她全身上下每寸地方可说是毫无遮挡:光滑的皮肤,挺动的|乳|房,结实纤细的腹部,丰满的屁股和修长的双腿。这女生确实和小艾在身材上yi模yi样,或者说,如果我刚才的想法无误,她,可能真的就是小艾!

    我看着周总的手指慢慢进出这女生的小岤,像是在玩yi件令人兴奋的玩具。她跪在椅上的身体不由自主的绷紧,被套住的头却慢慢抬高我的心脏在急剧跳动,像是要脱腔而出。如果这是我的女友呢?她正被人剥光压在椅子上,用几根手指狎玩!

    如果这是我的女友,这yi年当中,她定是被陆总随意滛乐,又像yi件玩腻的东西那样,换给了周总。

    我的女友小艾,可能正是那个曾被周总压在玻璃窗上操弄的女生。她被这个男人干着的同时,身体又被对面楼的住户看了个精光。这个男人,甚至还打开窗子,将我女友的捰体挤到户外,暴露在下班的人潮视线中!

    天哪,我不停的告诉自己,冷静yi些。这只是猜测,如果不出意外,小艾仍和陆总保持着制衡的关系,陆总,仍只能拿那个像是小艾,却不是她的女生,发泄自己的**。

    但制衡的关键,是那张光盘里的内容。如今光盘已毁,且不可能有拷贝小艾怎么还没有成功辞职?难道真的会有枝节?这yi年当中,到底发生了什么连陈明也不知道的事情?这女生,究竟是不是我心爱的女友?

    周总玩得累了,招手喊我:「过来,跟我yi起把这贱货翻过来。」

    他在喊她:「贱货」。我深爱着的聪明c精怪c可爱的女友,何时成了只供人滛弄玩乐的贱货?我心里彭彭跳着,头脑yi片混沌,人却已经走了过去,和周总yi人抓她yi边,将她的身体像提小鸡似的拎了起来,仰放在椅子上。

    周总说:「别客气,你试试她的**,非常有感觉。」

    我伸出手去,按在女孩胸前。这对|乳|房的触感非常弹手,真和小艾的双|乳|yi样的感觉。但,什么叫别客气?

    悠嘻书盟(.yiyiii.cyi)免费tt

    周总拍了拍我,让我把她上身扶起来。我脑中还未及思考,双手就已经将女孩的光背拉到胸前。周总俯过身去,咬上女生的|乳|头,吸得啧啧有声。女友的双|乳|yi直是我最喜爱的地方,它们圆润而丰满,摸在手里十分舒服。这对本只属于我的**,是否真的被含入了面前男人的口中?怀中被我架着双臂,挺起双|乳|任由这男人舔舐的女生,真的是小艾吗?

    我的手摸上女孩的头套。把它拉下来,yi切真相就会大白。我猜测也好,推理也罢,全是枉然。除下头套看清她的容貌,即可揭开谜底。套布虽厚,却已在我手指的拿捏之中。只要手腕用力

    如果怀里的女孩真的是小艾我该如何面对?平日里对我百依百顺,调皮伶俐的女友,现在正被周总分开双腿,用r棒在她阴沪上沾湿了滛水?我看见周总的下体硬直的挺立着,闪闪发亮。

    我真的,能够揭开面罩吗?正在我犹豫的时候,只听周总轻哼yi声,r棒已插入女孩的阴沪。

    我心爱的女友,你是否正被男友架着肩膀,好方便让另yi个男人插入你的下体?我感到yi阵心痛和嫉妒,如果这是小艾,那本该只由我进出的温暖岤口,现在已再yi次落入别的男人手中。或者,这段时间以来,她已不知被多少男人j滛了多少回!周总和陆总都是喜欢将自己的情妇与别人分享的人,我的小艾,是不是像周总说的那样,已成为别人胯下的玩物,被轮j过好几次?

    周总发觉我的手指正捏在女孩的头套上,伸手作了个停的手势:「别拿掉。我喜欢这样蒙住这些滛荡货的头,干她们。」

    我的手真就听话的移开。这是在找机会逃避,还是在期待?说实话,现在的我,除了紧张,同时也非常兴奋!

    面前的男人正在大力抽锸,撞得我怀里的温香**不住颤动。这个女生虽因为长时间被捆住手脚,表现得有些无力,但她显然是清醒的。我却突然发现,她直到现在,还没有发出过任何声音!

    我的心脏快要跳到负荷的极限,r棒也胀到疼痛的地步。她不敢发出声音?难道是我在场的缘故?如果真是这样,那几乎就可以肯定,现在裸着身子,被蒙着脸迎合j滛的正是我的女友!

    (4

    (4

    已近正午,稀稀落落的人声从楼下传来,然后是踩上阶梯的脚步声,渐行渐远。下班时间,楼里的员工们陆续离开这里,不yi会,整座办公楼便安静下来。

    我忽然觉得像是掉进了另yi个世界,这个狭小的区域里,只有我,周总,还有自己的女友小艾。这个女生正被我制在怀里,任由周总的r棒在她小岤里横冲直突,肆意发泄。随着周总冲撞力度的加大,女孩的|乳|房也由颤动变成了上下摇晃,像是两只受了欺辱和惊吓的兔子。我看在眼里,架着她的双手已忍不住移过去,将这两团饱涨弹手的**抓在掌心。

    周总笑了起来:「年青人,终于忍不住了吧。用力抓抓看,很好摸的。」

    我竟点了点头,手指加力,将这对|乳|房抓扁,再又松开,像揉面似的把玩起来。

    在这个相对封闭的世界中,那些平时不为己知的阴暗念头也相继萌芽。我惊奇的发现,自己现在竟完全放弃了要揭开头罩yi看究竟的想法,反而觉得,不停去猜测和想像的过程,非常刺激。更何况,这可能是我女友的女生,正在浑身不着寸缕的靠在我怀里,由另yi个男人j滛!

    悠嘻书盟(.yiyiii.cyi免费tt

    周总见我有所动作,又说:「上班时间,我是你的客户。现在是玩乐时间,放开点,我让你玩,你就玩。不用客气!」

    你当然觉得不用客气,这又不是你的女友!甚至——这还不是你的情妇,她只是你从陆总那换来的yi件玩具而已。你可以把她剥光了从后面插她,再把她按到窗玻璃上让外面的陌生人视j;可以抓住她的双手,突然打开窗子把她**的上身挤出楼外;可以把她的**用几道纱布裹起绑好,关进柜子里,像件货物那样叫几个员工抬进抬出,需要的时候再取出玩用;可以叫另yi个男人和你yi起玩弄她,像是在炫耀

    但这是我的女友!她被你这样玩来玩去,最后我连她的脸都看不见。还得架住她的身子,让你更方便干她!

    我脑中胡思乱想,直到硬起的r棒撞到面前的椅背,突如其来的疼痛才令我略微清醒了yi些。我已将这女生认定为小艾了?在我的意识当中,已经认为自己的女友,正是怀中被滛弄的玩物?

    周总用力抽锸了yi会,突然拔出r棒,深深喘了几口气:「不行了,年纪yi大,支持不了多久。想以前年轻的时候,经常把女人干得吱哇乱叫,还能屹立不倒。」

    我接道:「呵呵,周总现在威力也不小啊,我两只手都被撞麻了。」靠,这是什么逻辑?我架着自己的女友让你干,还要奉承你威力不小?

    周总摆摆手:「我歇会,你来!」这个色中饿鬼,还要缓yi缓劲,想要等会提枪再战。

    他把我的女友接过,抱离椅子,双手yi松,任女友窈窕圆润的**啪的yi声摔在地上。我yi阵心疼,幸好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否则这下非摔伤不可。女孩头被罩着,这下毫无心理准备,惊得手足四晃,带着**的身子,给这暧昧的环境又添上几分滛虐的味道。

    周总把会客椅转到身边,舒舒服服的坐下,穿着皮鞋的左脚yi伸,正踏在女友被套住的头部。他用脚跟在头罩下嘴唇的位置碾了两下,右脚随即跟进,竟用鞋尖来点压女友的|乳|头。

    女生布罩下的嘴巴被鞋跟压住,本能的扭头想要避开。周总却毫不客气,左脚微抬等女孩把头转过,再yi脚踩下,直直的踏在女生的脸蛋上。

    我定在原地,自己的女友在眼前被轻贱至此,让我脑中yi片空白。

    周总的左脚像踩着只皮球yi般前后搓动两下,女生像条躺在刀板上的鱼,无力的捰体经受不住来自头部的摇摆,只好随着周总大脚的搓弄来回扭动。yi只粉红鲜嫩的|乳|头,在白晰丰满的|乳|房上格外显眼,却随着身体的动作yi下下撞到周总另yi只脚的鞋底上,很快就被蹭得满是泥污。

    他用皮鞋在这具成熟的女体上肆虐了yi会,又自语道:「这样没什么肉感,还都弄脏了」

    我头脑里血气翻涌,看着自己的女友被人如此轻贱,心中怒气上冲。但不知为何,yi直没有发作。

    周总收回双脚,懒懒的脱掉皮鞋。他伸手朝办公室角落里yi指:「那有块抹布,给这贱货擦擦。」

    悠嘻书盟.yiyiii.cyi)好看的tt电子书

    我鬼使神差的依命而去,寻着那块布,又折回来给女友擦拭。

    当这块破旧的抹布擦到女生娇嫩的|乳|房时,我感到yi阵兴奋。这平日里备受呵护宠爱的yi对宝贝,现在已被鞋底踩得满眼狼藉,又被yi块脏破的抹布给擦拭干净!

    刚刚擦完,周总yi双脚又迫不及待的贴了上来。这次只隔了层薄薄的袜子,周总哼了yi声:「这下真是舒服多了。」

    当然舒服!坐在yi张宽大的椅子里,yi脚踩上女生丰润的|乳|房,另yi脚踏住她平坦可爱的小腹,脚尖还在浓密荫毛的边缘磨擦着这能不舒服吗?

    就连我站在yi边,看着这具成熟诱人,本该充满活力的女体被男人用脚踩在地上取乐,圆润|乳|房的根部任脚跟细细碾磨,yi层层|乳|浪被激得四散而开旁观如我,都已觉得刺激。再加上女生无力的倒在地上,双腿间的荫毛深处,粉嫩的岤口微张,早被大量滛水浸湿。娇美的腿根和小腹正因男人侵犯而抗议似的摆动这简直就是,火爆非常。

    周总享用了yi会,见我呆着,便说:「别看着,来,把鞋脱了,另yi只**让你踩踩看。」

    「让」我踩踩看?这本身就是我的,是我平生呵护,而且每周才能享用yi次的圣地!

    我无意识的点点头,又摇了摇头。

    周总笑了:「年青人,不敢玩!怕什么,她又不知你是谁。再说,明天这小妞就要换回去了,你不玩白不玩。」

    明天周总和陆总间的这轮交换就结束了?她又要回到陆总身边?

    周总顿了yi会,又说:「我知道了,你不习惯这种玩法。也罢,让你把头罩掀开玩吧!」

    他对着这女生命令道:「滛货,把头罩扯下来。」

    把它掀开?让我与女友四目相对,在这种场合下?我该如何应对她的目光,她赤着身子躺在周总的脚下,又该如何面对我?而且,我似乎已沉醉在这种不停的猜测和想像中,甚至有些舍不得。

    女生听话的把手移到脑后,轻巧的打开绳结。

    这,真的是我的女友吗?面前被称作滛货的女人,真是我的小艾?我的心脏再yi次被提到喉咙,在它强烈的搏动声中,我不由自主的喘着气,看着头罩被缓缓拉开,露出yi副清秀的脸庞。

    悠嘻书盟(.yiyiii.cyi)免费电子书下载

    披肩的长发,粉嫩的脖颈。娃娃般可爱的脸盘上,有着秀气的弯眉,清彻的眼瞳,小巧可爱的鼻子和yi点樱红的薄唇。她的容貌让我的心脏差点夺胸而出,但终又恢复平静。

    虽然酷似小艾,但她,毕竟不是我的女友。

    yi只塞口球,正卡在她的口中。我这才明白,为何这女生yi直没发出声音。而低沉的呜咽声,她的喉咙里回荡几圈,又被厚厚的头罩挡了回来。

    我叹了口气。是如释重负,还带着千层繁杂的滋味,难以形容。

    这不是我的女友我其实真应该高兴,但更重的疑云却压上心头。我的女友没有辞职成功,显是仍受陆总之迫。面前这女生所受的情形简直就是小艾的榜样——如果女友真是yi直受制于陆总的话。

    更有可能,小艾的下场会比眼前的女生更加悲惨。如果yi样东西,你追求了几年都不能得手,却在yi朝得偿夙愿,是不是会把几年来的**都发泄出来?

    我眼前再yi次出现女孩被踩在地上滛弄的情景,只不过这次,真真切切的就是小艾。我摇了摇头,期望这种景像不会成真。

    各种想法混杂起来,我离开这家公司时,恍若大梦yi场。在回去的路上,同车的方工看我满腹心事,还道是自己提供信息太不及时,以致谈判受挫。他以技术员特有的沉默,拍了拍我的肩,便坐我身旁,不再说话。

    下午,我刚回公司,就给小艾打了电话。

    小艾在电话里显是刻意压低声调:「老公,上班时间哎,有什么事吗?不要讲太久哦。」

    我问道:「为什么要压低声音?」

    小艾没好气道:「他们都在办公啦!」

    我又追问:「你没有坚持要辞职?」

    小艾似是喘了两口气:「没有啦后来我想了想,这样是不是太任性了?我们毕竟有yi个稳妥的计划嘛,我太心急了,怕误了以后啦!加上公司又用更多的薪水挽留,我就留下来了。」

    我会承认她说得对——如果没有那张光盘的话。

    悠嘻书盟.yiyiii.cyi)免费tt

    但现在我已知道,陆总曾用光盘胁迫她。拿回了光盘,以小艾的性格,必会坚持辞职。这样重要的过程,她却对我隐瞒。为何要这样?

    我正打算将这事拿出来问,却又听见小艾低低的喘息了几声,说道:「主管在看我了啦,不能说了!有什么事回家我给你打电话吧?」

    这已是她第二次压抑不住的喘息。声音虽小,但这种喘息却从听筒里清晰的传出,在我耳中回旋,又箭yi般冲进大脑。我心里yi阵悸动,正要追问,又听到小艾像是用力吸了口气:「死人!我刚从楼下拿文件跑上来,气还没喘够你就打电话问这问那,你吃错药啦?」说完这些,又突然换了副柔媚的声音:「老公乖嘛,回家躺床上等我的电话哦!拜!」

    我还要说话,只听「嘟」的yi声,电话断了。

    若是平时,小艾这样的反应可说是非常正常。她活泼,可爱,时常用这种重yi句,轻yi句的语气跟我说话,给我们的电话粥平添了很多滋味。但今天,在听了陈明说出以往的事情,又在周总那见识了他们如何对待「交换来的情妇」,我已开始捕风捉影,对女友将信将疑。听筒里的那几声喘息,真是如小艾这般解释吗?或者小艾说了那番话,就是特意要解释这几声喘息?

    我不知道。

    看见陈明的时候,我简要汇报了情况,只略去滛乱部份没提。陈明听到我们的产品并没有造成质量事故的时候,呼了口气。

    我接道:「这件事的后续能不能交给你?我想立即到小艾那边去yi趟。」

    陈明愣了yi会,才说:「不放心她?呵呵,去吧。上头那边我顶着就是。」

    我道了声谢,匆匆离开了公司。

    赶到女友公司时,已近下午六点。昏黄的夕阳,落寞的秋叶,让我的心情yi阵低落。这家公司已是下班时分,yi群群穿着得体的上班族从大堂鱼贯而出,在门外分成几股人流,汇向不同的公车站台。我仔细辨认了yi会,没有发现小艾夹在其中。只好在前台报了女友的名字,得以通行入内。

    女友所在的客户服务部在三楼,等我赶到,他们显是离开多时了。所有电器都已熄灭,紧闭的办公室大门,拒我在外。我在走廊上从窗口往里望了yi会,确认里面已空无yi人,才抱着失落的心在走廊上随意而行。

    「对不起请让yi让。」yi阵匆忙的脚步声从背后响起,我连忙把路让开。

    几名公司员工,抬着口yi人来高的柜子,急急的从我身边擦过。那口柜子稳稳的压在这几人的手掌上,显是有点份量。

    等等这柜子,似是在周总公司里看见的那口?

    悠嘻书盟.yiyiii.cyi)tt电子书下载

    我立即明白了。柜子里装的,正是上午被周总狎玩的女生。她和小艾十分相像,或许就是陆总找来的「小艾的替代品」。这件玩物,被交换给了周总,而今天正是交换到期的日子,所以她和柜子yi起,又回到了陆总的公司。

    哈,用柜子运送供人滛乐的尤物,这种点子只有周和陆那样穷极无聊满脑滛念的人才想得出!

    我不禁又想起了小艾。她在这样荒滛的陆总手下,不知要受多少委屈?更何况,陆总本就yi直垂涎于她。现在她的「替代品」正被几人运送着,没入走廊深处。我的小艾,又在哪呢?

    我站定身子,盘算着去哪寻找小艾。

    找到之后,又该如何?我也许会在办公楼的某个角落,发现她正加班整理文件;也许会在公车站台前,找到她等车的孤单身影;也许直到她的住处,才突然看见她正独自yi人吃着泡面这时,她该把筷子yi扔,飞似的扑到我怀里,快乐的喊我「老公」。

    这应当是最好的结局吧?我会告诉她,我已知道yi切,但仍然爱她,要她,让她辞职,不用有丝毫的害怕和顾虑——任何胁迫我们都能应对。

    我打定主意,掏出手机,拨了小艾的号码。

    无人接听。

    再拨,还是无人接听!

    若是平时,我只会认为下班路上人声嘈杂,使她没有听见手机铃响。但现在,我已沉不住气,只觉脑中yi乱,刚才想像的所有温馨镜头全数扭曲,最后竟变成那个极像小艾的女生,光着身子被周总扔在地上,再用皮鞋去踩的画面。这让我又气又急。

    我心爱的女友,有着可爱动人的脸庞,凝脂般的皮肤和玲珑丰满的身材。更重要的,她的性格既鬼灵精怪,又善良体贴,实在是我的心头之肉。这样让我倾心的女子,真会在别的男人身下辗转承欢,哀吟受辱么?

    想到这里,我竟有yi丝兴奋和期待。这类阴暗的念头,平日里只被阳光晒得干枯欲死。但近几天的所见所想,让我心底想要女友受辱的期望慢慢发酵,成形。而现在

    它已冲破层层束缚,在这yi瞬间击垮了刚才所有的担心和愤怒。我还爱着小艾,但,更想看到她最为滛荡的yi面!

    「让yi下,谢谢!」又是yi阵脚步声,从身后响起。

    几个员工,抬着yi只半人来高,yi米见方的木箱子,以同样匆忙的步子,从我身边走过。

    悠嘻书盟.yiyiii.cyi免费tt

    我呆了yi呆,直到抬这箱子的几人和刚才抬柜的人yi起消失在走廊尽头的楼梯处,才醒悟过来!

    再无多想,我立即将手机调成振动,跟了上去。

    5

    5

    要追上前面的人,还得放轻脚步不被发现,真不是件容易的事。yi想到小艾很可能就在前面的箱子里,我既担心,又期待不管是哪种心情,将发生的事我都要看在眼里,甚至,掌握在手中。这几日来,或者更有可能是这yi年来,我yi直被蒙在鼓里。若今天不拿回主动,任这只箱子流落出去,那么yi切都将失去控制,任何事都有可能发生。

    赶到走廊尽头,正是楼梯间。我yi眼瞥见那几名员工,和他们抬着的箱子yi道,正消失在楼上的转角处。正要去追,却又听见沉重而杂乱的步子,隐约从楼下传来——显是抬柜子的那几人。

    他们分道扬镳了?箱子往楼上,柜子则下了楼?

    我无暇细想,人已往楼上赶去。

    箱子被抬到四楼,这几人出了楼梯间,转了个小弯,又到了电梯前。他们把箱子轻轻放下,其中yi人按亮了电梯。

    要保护小艾的安全,还想看到女友被滛虐。这种矛盾让我没有靠近他们,而是退回楼梯间,往楼外张望。刚巧看见那口柜子正被抬到街边,缓缓行至yi辆商务车后。车门打开,这几名员工将柜子yi点点放平,塞了进去。

    商务车启动的时候,楼梯间外也传来了电梯开门的叮当声。我怕丢了小艾,只好收回目光,听着那几人带箱挪进电梯,直到电动门关上的声音响起,才急忙出来,看着电梯上闪动的数字,缓缓跳到顶层,停了下来。

    顶层?曾听小艾说过,顶层是公司的杂物间,用以存放设在郊区工厂生产的yi些较为笨重的样品。很多时候,客户需要看样,并不会直接到工厂去看,而是由客服将成品调到办公楼来,让客户过目。久而久之,yi些笨重而又价值不高的产品就被堆放在顶层空余的房间中,需要的时候直接用搬运工具顺着电梯取送给客户,也是十分方便。

    我按亮另yi架电梯,跟了过去。

    这两架电梯,分别隔层停靠。因此,我只能停在次顶层,再走楼梯上去。耽误的时间虽短,在我心里却显得格外漫长。不知能否及时找到小艾?如果我的女友真在那口箱里,她被送往顶楼的目的已十分明显。我若赶得及,可以在箱子到达前截下它。虽然会很难看,毕竟能让小艾免于受辱——但我真的想截下它吗?

    若去晚了,小艾yi定会被他们尽情滛弄,而我只能坐看这yi切发生如果去得再慢yi些呢?可能会失去他们的行踪,那可真是发生什么我都不会知道!

    想快yi些,却在踏上最后yi个阶梯的时候,不由自主的停顿下来。

    悠嘻书盟.yiyiii.cyi)免费电子书下载

    不如给楼上的人yi些时间?被我奉为珍宝的女友,就让你们多看yi会,多玩yi下,她玲珑的身材是那样完美,她的秀发c瞳孔和嘴唇,|乳|房c小腹和屁股,每yi样都在引诱别人去侵犯。相信任何男人看到不着寸缕的小艾都会无法自持。我的心脏彭彭跳着,想要追去,却不能挪动;脚步要动时,又转念想再等等思想拖住步子,步子再又拖住思想,直到时间的概念慢慢积累,尖锐得无以复加——再耽搁下去,只怕小艾不是被玩yi玩这样简单!

    终于打定主意,踏出楼梯间。

    却迎面撞在yi人身上。看他气息微喘,手心上还有些被重物压过的痕迹,定是抬箱的员工之yi。

    突然照面,双方都有些吃惊。我正想过去,却被他拦住,狐疑的审视:「抱歉,这里是公司的杂物间,您yi个人可能不太方便。如果需要找人,可以乘电梯到yi楼问问前台。」

    我不想惊动和他yi起抬箱的其他几人,只好说了声「走错地方,抱歉」。他礼貌的点点头,才作了个「请便」的手势,关上大门,将我隔绝在外。

    干,原来我这样背运,刚好撞到你走过来!话说回来,我来找自己的女友,还要鬼鬼祟祟,而你们抬着别人的女友竟能抬头挺胸,通行无阻。真是想想都气愤。而且,他抬箱子上去,不好好休息或「办事」,跑这来做什么?难道,我已被他们发现,使他专程来阻我?

    带着疑问,我折回下楼,去搭电梯。这场小意外,让我觉得时间飞样的流逝而去,心中越发焦急。等到达顶层,那几名员工却失了行踪,我举目四望,竟找不到yi个人影。

    天色已暗,走廊里没有亮灯,所有房间都紧闭着门,四周yi片寂凉。我挨个窗户去看,经过间间满是杂物的所在,终于在yi间堆着搬运工具的房间中,找到yi抹肉色掩在金属器械之中。

    房间中除了她,早已没有别人。我急忙去撞房门,没想门锁已坏,被我轻而易举的打开。

    两台用于托起重物的起架器,其举托双臂正对着排成yi列。小艾双手后绑,身体被固定在两只托臂上,垂着头,让yi袭秀发遮住了脸庞。再看她全身衣物被扯得不成形状,露出yi侧|乳|房,对着窗外初升的月光。女友的下身已没有遮盖,黑密的森林下,yi道白浊的液体缓缓而出。

    靠的,竟然真的干了我的女友,还把她当成货物那样捆在起重臂上!

    房间里光线昏暗,更给眼前这yi幕添了些凄凉的味道。我心里内疚,凌辱女友的念头早已消失,只是赶过去给她松绑。女友感到有人碰她,身体触电似的弹起,嘴里呜咽着yi些不清不楚的语句,双手被解开以后,更是身子yi软半跪在我面前,抱住我的双腿。

    我连忙去扶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