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〇四章 喜当爹

作者:罗玛更新时间:
    第二〇四章  喜当爹

    渠掌柜,你这是啥眼神?就这你也信?

    一只脚在院里,一只脚在院外的林西,此时随手撤去守护符阵,奚霜慕和梅长吟直接就从他身边冲了出去。

    是谁?是谁和我兄弟生娃了?让老奚我瞅瞅这弟妹靓不靓,娃像不像?

    老奚你特么给我让开,你靠嫂子这么近,是不是想鹊巢鸠占?跟你说老奚,你胆敢起这贼心,不用老大放话,小梅我直接跟你拼命哈!那谁嫂子是吧?让我瞅瞅我家侄儿长牙了没有?

    两个二货,此时激动到哆嗦。

    不能在校园里浪了,关在小屋子修炼,都关出恐黑症来了。

    诶呀擦,这不是多美丽吗?这这这是要成为老奚的弟妹,小梅的嫂子?山地少民,异域风情,林西兄弟,你这重口味嗷呜——

    话没说完,直接被多尔勒一拳勾翻了下巴,几颗牙齿飞出。

    山地少民咋啦?异域风情咋啦?俺姐还配不上林西学长了是咋地?重口味你丫的再给老子说一句?

    梅长吟立即上前打圆场:

    那啥,老大的小舅子是吧?那咱们是兄弟啊!来来来,别跟老奚那货说话,影响智商,那啥你跟哥说说,你堂姐这娃啥时候的事?

    滚——

    多尔勒立即将不断和他飞眼的梅长吟一脚给踢开。

    什么娃?谁的娃?什么时候的事情泥煤的,他就没有事情好吗?

    多尔勒简直要疯掉了。

    本来是想要将多堂姐领来,和林西学长多多亲近的。

    但是喊下堂姐来,却发现这堂姐怀里抱着一个吃奶的娃。

    这也就罢了,一听说多尔勒要带她去找林西,堂姐立即哭嚎咒骂,声言要替可怜的儿子去找他那没良心的爹。

    一路上,神神叨叨,颠三倒四的听着多美丽说话,终于明白,堂姐这是得癔症了。

    臆想着自己和林西成为一对,并且在一起生活了三十多年,还养下一个娃,但是林西跑了,不管她们娘俩了。

    多尔勒这下吓坏了,就要拖着多美丽回去。

    但是多美丽浑身都是武器,指甲牙齿甚至头发,都能用来撕搏他。

    挡不住发狂的堂姐,还被她一路追撵着,来到林西小院门口。

    此时奚霜慕和梅长吟打了鸡血一般冲出来,直接就将多尔勒给惹毛了。

    米菲瞪着水眸,觉得不可思议,眨巴着眼睛看向布飞烟。

    烟武王,这是哪一出?

    布飞烟乐得双峰都在颤抖。

    怎么样?你的小情郎都和人生娃了,你这得抓紧点哈,不然汤都没得喝

    米菲羞红脸,白了布飞烟一眼,直接不理这个不知来历的烟武王。

    陆晓云则是冷眼看着多美丽,觉得那怀中的娃实在是扎眼扎心。

    哼!等不到我高攀不起,你估计孙娃都出来了吧,你个畜生

    凌若曦皱眉,明知这多美丽是犯病了,但是也没多少同情怜悯。

    这是闹哪样?还不赶紧回去?这是学院,你当是你们山地村寨?

    多美丽看到凌若曦,立即瞪圆了眼睛,朝着多尔勒嘶声咆哮。

    堂弟,就是她,就是他抢走了你姐夫,你赶紧上去给堂姐报仇,直接灭了她,让这骚狐狸精去死,娃他爹就回来了啊!

    多尔勒双手捂脸,直接对着墙蹲下,额头抵着墙面哀嚎。

    这是做的什么孽啊

    噗嗤嗯咳咳

    渠水来在林西身后,不由得笑出声来。但是又觉得不应该笑,于是干咳几声,表示自己不是故意的。

    林西此时一只脚,直接就收了回来,凶神恶煞一般叉腰盯着渠水来。

    你笑啥?你想说啥?你特么看我笑话是吧?

    嗯咳

    那啥林少,稍安勿躁

    林西焦躁,面目狰狞,低声怒吼:

    能安吗?能不躁吗这个?娃都出来了,可怜我才十五岁,半年前才有梦遗

    渠水来憋住笑:

    说明林少您玉树临风,风华绝代惹人爱,才十五岁,就有美女为你痴情为你狂,了不滴呀

    林西恶狠狠点指渠水来:

    你等着,不给我出主意,还敢调侃我,你等着等我见了渠长老的,不把你这小小掌柜给剥夺了,算我惹不起你

    渠水来哈哈大笑。

    笑你个大头鬼,赶紧的,我出去还是躲起来?

    当然是——

    还没等渠水来说出个主意来,就听得院门咣当一声被撞得乱响。

    娃他爹,我闻到你的味儿了,你看看咱的娃,想你想的都不喘气儿了

    娃他爹,你不能吃干抹净不认账啊,可怜我这黄花闺女仙子身,可怜我娃聪明伶俐小脑筋。娃他爹——

    轰!

    外面有人轰然大笑,也有人大声斥责。

    笑什么笑?没听说过痴情女子负心汉吗?多美丽虽然是得病了,发了癔症了,但是何尝不是她用情至深所致?难道要和你们几个花花太妹一样,夜夜做新娘那种就行了?

    可怜我的多美丽小妹妹,一大清早起来,就发现她抱个娃喂奶,娃都快被饿死了,她也挤不出一滴奶来啊!

    问题是,美丽这是啥时候得的病?然后这娃哪来的?

    这件事情告诉我们,不要对太优秀的男人动心,不然有可能走火入魔得癔症,大家引以为戒

    凌若曦好不容易将一群看热闹的少年少女轰散。

    横了一眼乐得嘻嘻哈哈的烟武王,直接进了林西院子。

    此时,多美丽一手抱娃,一手抱着林西的大腿,死活不起来。

    林西无奈,只得将院子再次打上守护法阵,叠加封印法阵隔绝外界窥视。

    多美丽姑娘,你先起来好吧?

    米菲担心地看着林西,布飞烟捂着嘴巴呱呱低笑,花枝乱颤。

    陆晓云冷眼看了一下林西,直接回屋修炼去了,屋门摔得砰砰响。

    奚霜慕和梅长吟,直接一人挨了林西一脚,被踢回到小黑屋去了。

    小土狗和小蛟小雕在看热闹,不理解这些人搞什么玩意儿。

    多尔勒对着林西直拱手:

    林西学长,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我姐会变成这样子,我

    林西对着多尔勒摆摆手,示意他不要多心。

    对这个天真烂漫的少民天才,林西还是有着极大的好感的,说他有什么诡异心思,林西绝对不会相信。

    问题在于,目前这个状况,多美丽臆想成魔,已经完全把自己臆想的东西,当做真实的存在。你和她说啥都没有用。

    林西看着眼神不善地看过来的凌若曦,觉得自己比冤大头还冤。

    你明知道不是那么回事,你这么看我,难道我是那样的人?

    凌若曦看看布飞烟,再看看米菲,眼角撩了一下陆晓云的屋子,最后意味深长地哼了一声:

    哼!你当然不是那样的人,你比那样的人还可恶

    这是打翻醋坛子了。

    林西没办法,将求救的目光看向布飞烟。

    布飞烟直接摊手耸肩:

    我的小男人啊,自己点的火自己去灭,姐姐我是无能为力哦嘻嘻哈哈

    林西哀怨的眼神,看向米菲。

    米菲低头想了一下:

    要不找校医来给她看一下?

    就在此时,多美丽直接尖叫。

    我没病!我不看医生,你们这群狐狸精,抢老娘的男人,你们都该死——

    此时的多美丽,直接将娃丢进林西怀中,从地上蹦起来,张牙舞爪,以一敌三,要将这大小三女直接咬死掐死。

    林西抱着娃,这娃不哭,居然朝着他美美的笑了。

    林西无奈,对着娃龇牙。

    笑啥,我又不是你爹

    哇——

    娃听了,四肢狂抓狂踹乱踢腾,刹那哭得死去活来,连鼻涕泡都出来了。

    泥煤

    林西立即掂着娃开始哄。

    哦哦哦,不哭不哭,乖娃不哭哈

    然而娃哭得更厉害,似乎立即就要上不来气儿了。

    多美丽回转,直接对着林西怒吼:

    死鬼,你咋地咱娃了?娃一出生你就不见了,现在见了,还给老娘吓成这样,你这是想跪搓板还是想挨竹片子?

    林西快被逼疯了。

    我我就是说不是他爹,他就朝死里哭。我能把个吃奶的娃咋地?

    多美丽更是不依不饶,撕扯着林西的头发摇晃。

    你这坏了良心的,你不是他爹谁是他爹?你这是想赖账还是想说老娘我不守妇道?

    哇哇哇——

    哇哭得快要死了,林西也快要被吵死了。

    行了,别特么嚎了,我是你爹,是你爹行了吧?诶呦喂我滴天啊

    嘻嘻咯咯

    此娃居然刹那就不哭了,拽着林西的一根食指吸吮,笑得快乐死了。

    我

    见状,所有人呆住。

    这还真的是了,一承认是娃他爹,还真就不哭了?

    林西挨个看向众人,发现众人都以诡异的目光看他。

    尤其是布飞烟,竟然对她竖起了大拇指。

    我的小男人,看不出来呀,还真是你自己的娃啊哈哈

    我不是——

    林西眼珠子都红了,冲着众人怒吼。

    哇——

    娃再哭,依旧死去活来,鼻涕冒泡。

    林西手忙脚乱哄着,怎么都哄不下来。

    我我承认,我是你爹,我特么喜当爹行了吧,我的小祖宗

    多美丽一下子感动到开嚎,抱着娃的两只脚,脑袋靠在林西肩膀上:

    我的娃,你爹终于回来了呜呜哇哇

    林西仰首,怒问苍天。

    我特么造了什么孽啊我?

    汪!

    老大,恭喜你喜当爹哈,本狗来瞧瞧,我这嫂子和侄子,是什么来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