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五九章 他们……都死了吗?

作者:罗玛更新时间:
    第四五九章    他们……都死了吗?

    林西朝着韩碑一努嘴:

    “你上!”

    韩碑一愣:

    “不是说好了的,我对付那谁吗?”

    那个谁,说的就是史家老祖史祖康。

    对此,韩碑当初虽有怨怼之意,但是也并不畏惧。

    都是五层初期武皇境实力,打不赢,还打不平吗?

    然而,史祖康直接暴露出武皇境中期境界之时,韩碑其实心里多少是发憷的,赢是不可能了,不要死在这老帮菜手里就知足了。

    但是现在林西竟然让他去对付一个四层中期的武皇境,他当然愿意了。

    但是他理解不了。

    这是用大炮打蚊子的节奏,是欺负人。

    那接下来韩长庚怎么办?

    去和史家五层后期武皇境干一场?抑或直接去史祖康那里找死?

    但是这不是他考虑的事情。

    林西奴役了他,虽然他不得不听林西的,但是心中的怨怼不平之气,不可能消散,甚至对韩长庚的恨意很深。

    “让你去你就去,问那么多干嘛?”

    韩长庚其实也是有些不解。

    但是他对林西很有信心,知道林西做此安排,一定有他的道理。

    林西和韩长庚,离开了决斗台。

    韩碑满怀委屈,直接就走向了史家四层中期武皇史克伦。(昨天误写成石克伦了,今天改过)

    石克伦没想到,出场和他对战的,竟是韩碑,这一下冷汗就下来了。

    转目看了史家家主一眼,史家家主也一样错愕。

    韩长庚这边,这算是一个什么安排?

    最强大的五层初期武皇先出手,虽然能够先胜一场,但是接下来呢?

    一旦史克伦战败,老祖史祖康一定会出场,第二局必胜。

    那么,那个在角斗场不断闹事的朱大昌,能够胜过史家的四层后期武皇?

    开什么玩笑!

    那小子虽然隐藏了自己的境界和实力,要说他一个二十不到的小子,能够战胜四层后期武皇,谁信?

    这个安排,简直就是自忖必输,垂死挣扎,总算是胜过一局,死也死得好看一点罢了。

    史家家主史克乱不屑一笑,知道自己家的面子终于要挽回了。

    可惜的是,这个四层中期武皇境实力的史克伦,不是被打死,就是被打残,一点胜算都没有。

    史克伦看家主史克乱一眼的意思,其实是希望得到暗示,自己直接认输,保住一条性命。

    然而让他绝望的是,家主在和他对视一眼之后,竟然将目光移开了。

    这是要他继续战斗的意思啊!

    悲愤的史克伦,此时有着无尽的悲凉和愤怒。

    他知道史克乱的意思。

    直接认输,史家的脸就再丢一次。

    宁可战死,绝不认输,这是史家要展示给整个天花国都无数势力的一个姿势。

    自分必死的史克伦,此时看到韩碑与他对峙,忽然仰天哑然失笑。

    “五层武皇境,我虽不敌,但我无惧!来,韩武皇,一招分生死吧!”

    韩碑负手而立,尽显高手姿态。

    “分生死?你有那个能耐吗?本皇就出一只手,一招灭了你,你信不信?”

    此时的史克伦,丹田之中鼓荡压缩无量罡元,甚至让这海量的罡元,全部将元丹包裹,在丹田之中高速旋转。

    无量罡元,带动周身天地之力,朝着他的丹田之中席卷而来,形成一个淡青色的力量旋涡。

    这一招,直接就将韩碑惊得朝后退了一步。

    作为高一个大境界的强者,他如何不知道,此时的史克伦在干什么?

    “尼玛,你这一招就是要自爆丹田元丹,和本皇同归于尽吗?”

    史克伦一边急速集聚全身的能量,一边朝着韩碑走去,速度不快,但是步伐坚定。

    “韩武皇,我自知不是你的对手。但是老子豁出去自爆丹田,自爆元丹,自爆元神,也要求得和你丫的同归于尽?”

    韩碑此时脸色极其难看,战斗他不怕。

    他怕对方拼命。

    史克伦不想活了,他还想活着呢。

    他要有那个耿气,当初林西奴役他之时,他就会直接和林西同归于尽。

    所以,此时看到整个脸都扭曲变形,神色狰狞的史克伦一步步朝他而来,此时他竟心生畏惧,开始继续后退。

    不知不觉之间,浑身颤抖的史克伦,气势已经凝聚到了极点,随时一个意念爆发,就可能自爆出来。

    而韩碑此时,已经退无可退,已经处在了决斗台的边缘。

    此时,强大的五层初期武皇境,竟被一个四层武皇境逼迫得肝胆俱裂。

    所有人看到这一幕,都对史克伦的悍不畏死感到惊悚。

    史家武皇境强者,为了史家的尊严和决斗的胜利,不惜自爆,这种事情,简直刷新了所有家族势力对史家的感官。

    特别是此时,史家家主竟然振臂高呼,给史克伦摇旗呐喊。

    “我史家不才,有战死的英雄,没有认输的狗熊!史武皇,克伦,你放心的去吧,自今日起,你的儿子就是我的儿子,你的老娘,就是我的老娘,我史家,绝对不会亏待他们!”

    吼!

    史家家主一番话,直接将史克伦逼上了绝路。

    但是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他若直接认输,那史家会怎样惩罚他和他的亲人?

    也许会灭了他这一支吧!

    想到此处,史克伦怒吼:

    “韩武皇,要么直接认输,要么同归于尽,你只比我高不到一个境界,打败我容易,想阻止我自爆,休想!”

    浑身浩荡之气滚滚的史克伦,此时咆哮着:

    “认输!”

    “或者死!”

    韩碑此时冷汗涔涔,有一个下意识的念头,就是直接认输,跳下决斗台活命。

    然而就在他犹豫之际,他的识海之中响起林西冰冷的声音。

    “不准认输,你胆敢跳下决斗台,我直接引爆你元神之中的神识炸 弹!”

    我艹!

    刚想抬脚的韩碑,立即止步。

    想到自己堂堂大汉帝国派出的卧底,此时被奴役威胁不说,更是被一个四层武皇境逼迫要同归于尽。

    他是有一些手段防御史克伦的自爆。

    但是那种防御,至多算是地阶中品的一副软甲。

    这副软甲,抵挡五层后期强者全力一击,自然不在话下。

    但是,史克伦的自爆,足以将一个六层武皇境给炸死。

    七层三清境武皇当然不怕,至少人家有两个分身,至多舍弃一具分身,换得史克伦自爆,虽然不值,但是也不至于本尊受创。

    但是自己不行啊!

    一旦史克伦自爆开来,躲无可躲之时,自己直接就会被炸得飞灰湮灭。

    这林西,这是要老子送死啊!

    这林西,一定是知道自己心怀怨怼,虽然奴役了自己,还是极其不放心的,所以现在让他送死,这是要彻底解决一个后患啊!

    韩碑回首望了一眼台下已经坐在自己座位上的林西。

    眼中有绝望,有恨意,更有后悔。

    “我特么怨怼他干嘛?既然被奴役了,就要有被奴役的觉悟。我这是……自己作死啊……”

    但是,他心中还抱有一线希望。

    希望史克伦的自爆,没有想象的那么强悍,自己一旦手段齐出,说不定还能苟活下来。

    念动之间,他身上气势直接催动到极致。

    身上浮现一套地阶中品青色铠甲,不顾消耗,将罡元在铠甲之下,再次布置了一层罡元铠甲。

    甚至,直接拿出一张六级守护符箓,顶在自己的头上,刹那激发,有符光垂落,守护他全身。

    他几乎用哭腔怒吼。

    “来呀史克伦,你特么自爆啊,怕你的不算好汉,今天你炸不死老子,老子逍遥天地,你丫的魂归地府,不……你丫的是身魂俱灭,不入轮回啊哈哈哈!”

    史克伦本想着以自爆逼迫韩碑自动认输,虽然自己已经到了自爆的边缘,但是一旦对方认输,他可以拼着自伤自残,境界跌落,解除自爆。

    那样的话,至少自己还有命在。

    有命,就有希望的,是吧?

    然而,看着就要被他逼迫成功的韩碑,此时竟然发疯一般,要承受他的自爆。

    而他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自爆的能量已经难以压制。

    史克伦直接就朝着韩碑冲了过去。

    “那就一起死吧!嗷吼!”

    嚓!

    就在此时,角斗场台上主持决斗的老者直接闪离。

    脸色难看,疯狂怒吼:

    “开启七级守护结界!”

    轰!

    一道透明的结界冲霄而起,在辽阔的的决斗台上形成一个巨大的穹庐。

    本想惊慌远离决斗台的武修,此时安下心来。

    因为大家都知道,角斗场上,一旦决斗,会有六级守护结界时刻运转守护,一般五层及其以下武皇境强者决斗,都能够承受得住。

    但是此时史克伦要自爆,那这六层守护结界就不够看了。

    角斗场自建造之日起,就预备着一套七级初期的守护结界备用。可以抵御六层巅峰武皇境强者的对轰。

    这不是什么秘密,大家都知道。

    然而这一道七级初期的守护符阵,这是角斗场花了无数的代价,才请动帝国某大符阵师布置的。自从角斗场开业以来,还没有一场决斗,需要开启这道七级初期守护结界。

    角斗场老者冷眼看着史家家主。

    “开启这一道七级守护结界,你知道需要消耗多少极品元石吗?”

    史家家主皱眉,但是依旧点点头。

    “前辈,所耗极品元石,我史家事后会全额补偿。”

    老者点点头,但是脸色依旧很难看。

    此时诗含烟张大殷红的小嘴,惊恐地看着决斗台上已经炸起的大团能量海潮,一只手不由得就紧紧地抓住了身边林西的手。

    “他们……都死了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