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百四十八章 我对你很失望

作者:流连往返更新时间:
    梁镇岳却是脸色一变。

    本来白子平妥协,代表他和秦逸飞获得胜利,应该高兴才对。

    但是梁镇岳很了解白子平。

    白子平是个说一不二,意志坚决的人,一旦决定做什么事,轻易不会改变。

    刚才短短时间内,没有任何人劝阻,白子平却突然放弃使用上级领导权限。

    这绝对不正常。

    梁镇岳忍不住皱起眉头,心想“难道白子平还有什么底牌”

    叮铃铃,叮铃铃忽然,秦逸飞办公桌上的座机响起来。

    梁镇岳心里咯噔一声。

    这个时候来电话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啊。

    秦逸飞却似乎没有意识到,满面春风道“白总,既然你不使用上级领导权限,那闫志强的事就这么算了啊。

    我来电话了,不和你聊了,先挂了。”

    白子平淡淡道“你最好别挂,否则还得再连起来,多麻烦。”

    秦逸飞一愣“什么意思”

    白子平道“你先接电话吧,接了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其实他也不知道谁打来的电话,只是陈浩这么告诉他,先装个高深莫测的逼而已。

    秦逸飞惊疑不定的看了他一眼,没有关闭视频,转身拿起座机的话筒“您好。”

    话筒那边传来一个年轻柔美的女子声音“您好,请问是秦总吗”

    秦逸飞道“我是,您哪位”

    年轻女子道“秦总您好,我是领导的接线员,领导要和您说话,请您把电话按免提。”

    虽然她只说了领导两个字,但是秦逸飞瞬间就明白了,啊的一声,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不由自主的站起来。

    梁镇岳见状,顿时一个激灵,迅速走到他面前,用手指了指窗外的天空,眼里露出询问之色。

    秦逸飞脸色苍白着点了点头。

    身为教育老总,他反应也不慢,这个时候大领导来电话,恐怕事情不妙。

    礼堂这边,白子平和晨光学院众人也通过视频看到了梁镇岳和秦逸飞的动作,除了少数傻乎乎的学生不明所以之外,自然知道是谁打来的电话,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万万没想到,一件小事,竟然会闹到如此地步。

    随即,白子平便惊喜之极,忍不住向陈浩所在的方向看去。

    他没有想到,陈老师竟然有这么大的能量。

    要知道,即使他身为中平老总,想要上达天听,也是很难的一件事,否则他也不会费劲巴力、破釜沉舟一般的使用上级领导权限了。

    陈浩向他笑笑,用神识把和大领导结识的经过简单说了一遍。

    当然,他这个总教官是国家机密,即使对白子平也不能泄露,只能含糊其辞说是机缘巧合,简单带过。

    白子平何等聪明,自然明白,为陈浩高兴的同时,又不禁有些惭愧,心想“我过来是帮陈老师解决问题的,没想到最后还是陈老师替我解决问题。

    唉,我欠陈老师的,恐怕是永远也还不清了”这时,秦逸飞深吸一口气,强自镇静下来,按下免提键。

    电话里响起沙沙的声音,随即传出一个平淡的声音“秦逸飞。”

    虽然只是座机电话,但是秦逸飞仍然恭恭敬敬的站好,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沉稳平静“您好领导,我在,请问您有什么指示”

    声音缓缓问道“梁镇岳也在你那里吧,你们是不是正在和白子平视频”

    秦逸飞和梁镇岳脸色大变。

    大领导连这都知道了,那岂不是意味着他们刚才和白子平对抗角力,大领导也都知晓

    白子平突然放弃使用上级领导权限,难道就是因为知道大领导要出面

    但是他们一直在视频,没见到白子平联系别人啊。

    而且就算白子平联系了,又哪里能请得动大领导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逸飞和梁镇岳真是想破了脑袋也想不通。

    秦逸飞忐忑不安的道“是的,领导,梁总来京都办事,顺便到我这里坐坐,正好赶上白总打电话来,就一起视频说说话。”

    梁镇岳也是心神不宁“您好,领导,我和秦总还有白总只是闲聊,没谈工作。”

    话里话外,已经开始撇清关系。

    声音道“你们之间的事我已经知道了,我不发表具体看法,但是秦逸飞,我问你,中平大学的校长有没有犯错”

    秦逸飞闻听,瞬间一股凉气直冲脑门,不敢隐瞒“犯了。”

    “那白子平要处罚,你为什么袒护,说看在你的面子上算了”

    声音的语气并不严厉,只是平常,但是秦逸飞额头上的冷汗瞬间便流了下来,声音颤抖道“领导,对不起,我错了,我马上改正。”

    声音轻轻叹了口气“秦逸飞,你是教育老总,更应该**制、讲纪律、讲规则,让一切事情都做到有法可依,有法必依,而不是带头以权代法我对你,很失望”

    秦逸飞瞬间如遭雷击,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

    虽然大领导的责备并不严厉,但是他知道,自己完了“领导,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一定改正,绝不会再犯,请您再给我一个机会吧。”

    秦逸飞哆嗦着,急切的恳求道,同时看向梁镇岳,希望梁镇岳帮他求情。

    梁镇岳苦笑。

    他现在自身难保,想和秦逸飞摆脱关系都不知道找什么理由,哪里还敢帮秦逸飞说话。

    真没想到,白子平的底牌这般强大。

    不过奇怪的是,白子平既然有这等底牌,为什么不早使出来,非要等到现在

    是故意示弱,引他上钩,然后再来致命一击吗

    如果是这样,那这个老对手的心机可就太深了声音道“你不用再说了,梁镇岳呢”

    梁镇岳心里一跳,连忙上前道“我在,领导,请您指示。”

    声音道“梁镇岳,我告诉你一句话,个案无小事,每一起个案,背后暴露出来的,都可能是制度和执政的大问题。

    你以后看问题,不要看表面,要看的更深一些,这对你个人成长会很有帮助。”

    梁镇岳脸色瞬间一白。

    这话就是刚才白子平说的翻版,领导重复一遍,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虽然他没有像秦逸飞一样让大领导失望,但是在和白子平的竞争中,已经给大领导留下了不好并且不如白子平的印象。

    这是一个极其危险的征兆。

    “是,领导,我谨记于心。”

    梁镇岳低声应道,心里如同翻江倒海一般,深深后悔刚才跳出来。

    “白子平,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声音提高了一些。

    白子平一直凝神倾听,闻言赶紧道“领导,我在。”

    声音道“你做的很好,记住,以后工作,只要遵纪守法,不管遇到什么阻力,尽管使用你的权力,没有任何限制”

    白子平如何不明白这话的用意,激动道“是,领导,我记住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