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六五一章 谁来扮演绣琴

作者:七死八活更新时间:
    听说是围甲的事,李襄屏不好说什么了,去年花钱多签下一个“陀老”,名次却由前年的第一降为去年的第三,李襄屏现在想想都有点对不起人家老蔡。

    “哦,是去你家是吧那行,对了,咱们怎么过去”

    “坐他的车,”蔡珊珊一指赵道恺“道恺刚买了新车。”

    “哦”

    李襄屏把目光转向死党,赵道恺一脸得意,摆明了就是想显摆,口中却说道

    “是呀是呀,不过我现在发现我的车真不该买,不仅要当电灯泡,竟然还要当你们司机,这简直没有天理。”

    “滚蛋。”

    李襄屏笑骂一声“那行咱们走吧,还待这干嘛。”

    和其他人告辞来到外面后,李襄屏有点惊讶,因为这是一辆别克,虽然说怕死开别克,这车倒也符合赵道恺的脾气,可这辆最新款的也要将近90万啊,明显超出他目前的预算。

    “哟赵大画家,你这是,哪里发了一笔横财”

    “没有没有,我一画画的哪来横财,这不刚完成一幅作品被人看上…对,你李大棋圣知道的那幅。”

    说这话的时候,赵道恺有意无意看向蔡珊珊,而李襄屏一听就明白了。

    赵道恺下一幅作品,那不就是画蔡珊珊么现在他能增加预算买这么好的车,那么这钱,大概率是蔡珊珊那个富婆本人给他的。

    想到这李襄屏狠狠瞪死党一眼,只是碍于正主就在身边,很多话不好当面说就是。

    很显然,赵道恺本人也知道李襄屏为什么瞪自己,所以他打个哈哈道

    “哈哈你丫别墨迹,人蔡叔说是要给你接风洗尘呢,快点快点,我也有阵子没见蔡叔了。”

    不大一会功夫,赵道恺就开车来到老蔡家,等到地儿之后,李襄屏却发现两位围甲队友周小羊同学以及“陀老”都在。

    已经加盟两年的周小羊同学还好点,见到李襄屏之后,他一句“老大”了事,“陀老”却依然有点拘谨,他恭恭敬敬的称呼“李老师”。

    赵道恺当时就爆笑“哈哈哈,李老师…”

    连蔡珊珊也忍俊不住,李襄屏挥挥手笑道

    “别,别呀,叫老师都把我给叫老喽,你还是和小羊一样喊我老大吧。”

    下棋的当然大多老实孩子,“陀老”果然马上改口,重新恭恭敬敬称呼一声“老大”。而就在这时,老蔡蔡志雄同志迎了出来,他先大笑着对李襄屏表示祝贺,祝贺李襄屏帮中国队捧起“农心杯”。

    祝贺完之后,作为棋迷的老蔡又眉飞色舞的聊起昨天的决胜局,聊到李襄屏的反杀

    “哈!昨天我在看比赛时候,那无论是电视直播还是网络直播,几乎所有解说都宣判你的死刑,唯有我一直不信,心说我们的襄屏哪那么容易就那样输棋,后来一看果然,果然…啧啧,后面的反杀真是精彩,我当时整个人都看傻掉了…”

    嗯,假如李襄屏没有见识过狗狗,那么他对这样的表扬会坦然受之,他也会觉得自己的反杀确实精彩。

    只可惜李襄屏是见识过狗狗的穿越者,他心里无比清楚,昨天自己的那个翻盘手段,面对狗狗是肯定无效的,自己真要那样下,只会是越输越多。

    当然喽,虽然人类围棋的水平在整体上比狗狗低很多,但低水平也有低水平的魅力,比如说昨天那盘棋自己如果是面对狗狗,那可能120多手时候就起立认输,因为自己知道不可能有任何机会。

    然而是面对人类棋手的话,即便是大李这个级别的高手,自己当时也可以继续周旋下去,并且自己的周旋,还可能换来老蔡现在这样的眉飞色舞。

    这是职业棋手能给棋迷带来的快乐,而在“狗时代”来临以后,这种快乐很可能越来越少。

    李襄屏谦虚一番之后,两人又聊起其他的事,聊到李襄屏上大学,聊到李襄屏的“请全国人民作证”,聊到李襄屏参演“大国手”,最后终于聊到新赛季的比赛以及围甲。

    “襄屏,对于今年的围甲,你自己有什么想法没有”

    等老蔡同志提到这个问题,并直接询问李襄屏本人的意见,他当时就不知道怎么接了-------

    要知道今年是偶数年,是传统意义上围棋比赛的“大年”,因为除了那些一年一度的世界大赛,两年一届的“丰田杯”以及“春兰杯”,今年同样会重燃战火。

    这样对于李襄屏来说,他今年国际比赛的任务,肯定要比去年繁忙不少。

    如果再考虑到他今年又要念书,还要去参演电视剧,那么到时需要在一些比赛中做出一些取舍的话,那毫无疑问,李襄屏最不看重的围甲比赛肯定是首选。

    可现在问这话的人是老蔡,人家不仅是围甲俱乐部的老板,并且还对自己一直挺好,给了自己围甲第一高薪不说,队伍的很多事情还对自己言听计从,这样面对这样一个人,李襄屏当然不知道说啥是好。

    不过李襄屏也不想说假话,于是他苦笑道

    “蔡叔,你看我今年这情况,所以这围甲比赛嘛,看来……看来……”

    见到李襄屏面露难色,老蔡同志善解人意的笑笑“看来要多仰仗其他人是吧呵呵我懂,我懂。”--------

    老蔡同志当然是真的懂的,首先他知道李襄屏的家庭情况,知道他不差钱,所以他不会像其他普通围甲棋手那样,把围甲看得很重,看成是自己安身立命的基础赛事。

    其次到了李襄屏目前的水平,以及他目前的江湖地位,围甲的舞台对他来说已经太小,他现在肯定更关注世界大赛,只有在世界大赛中持续自己的优异表现,这样才能巩固自己的地位。

    别说是李襄屏了,就算是老蔡本人,如果让他在一盘世界大赛和一盘围甲比赛中做出取舍,老蔡心里非常清楚自己肯定会劝李襄屏先以世界大赛为重。

    “襄屏啊,我今天让你过来,是想询问一下你的意见,你说咱们今年,要不要再签下一两位棋手”

    李襄屏听了一愣“啊!蔡叔还想签人”

    “对对对,考虑到你的情况,我和吴教练商量过,他说今年若是还想取得好成绩,那最好再签入一两个新人,嗯,我们的要求也不高,只要能像去年的陀老就行,都知道你眼光好,所以问问你有什么建议。”

    李襄屏听了一乐,签下“陀老”这级别的高手还是“要求不高”,老蔡这野心未免也太大了吧,自己加周小羊加“陀老”,这已经是相当豪华的阵容,这如果再签入一个世界冠军级别的,那岂不是成了围甲梦之队

    李襄屏想了想,还是抵挡住组建梦之队的诱惑-------不是他做不到,实在是他认为没有必要,围棋毕竟是小众,围甲的关注度也不算高。

    这如果关注度不高的围甲赛场还存在一支梦之队,早早就让冠军失去悬念,那可能就更没意思了,容易让关注度进一步降低,从而影响整个联赛的发展。

    “呵呵蔡叔,签人就不用了吧就去年的阵容,怎么说也是排名前3的队伍,在围甲中也算强队吧,既然是强队,保持稳定还是更重要。”

    李襄屏顿了顿,觉得这样说可能说服力不够,所以他加了一句

    “现在关键就在于外面两个年轻人,只要他们能成长起来,蔡叔您放心,咱们任何时候都是围甲冠军的最有力争夺者之一。”

    “哈哈哈。”老蔡同志突然失笑

    “年轻人,襄屏你也称呼别人是年轻人了。”

    李襄屏表面陪着笑,心里却是是啊是啊,老蔡你没见连你女儿都长大了吗她现在可能都想着怎么泡我了吗难道你没发现

    在老蔡家吃了一顿饭后,李襄屏和赵道恺告辞离开,离开的路上,李襄屏不停埋怨自己死党,说他不该收蔡珊珊的钱云云。

    赵道恺依然那幅吊儿郎当模样

    “哈,当年大甜甜第一幅画,你花血本和她本人竞争,现在轮到你自家媳妇,你没理由不争了吧。”

    李襄屏黑着脸道“我就烦你现在这副奸商模样,你挖一个坑,竟然还想让我跳两次我说你丫能不能出息点,现在就只剩下坑我的本事了”

    “哈哈哈……”

    赵道恺大笑着把李襄屏送回家,然后以最快速度闪人。

    他跑掉了,赵家栋却跑不了,两天之后,他从南方返回,并直接找到李襄屏,让他准备一下,第2天去拜访教他表演的老师。

    “哦,在哪教”

    “你明天先来我公司吧,在哪教由老师定,襄屏我跟你说,我这次可是请的最好的老师,人家原先还不肯,最后还是看王老的面子才答应,所以你明天给我放尊重点。”

    “好的好的一定尊重,”

    李襄屏一口应承,心里却混不在意,心说你们文科生说话就爱夸张,教个表演而已,哪来那么多这水平那水平的。

    “对了赵叔,现在其他推进情况怎么样”

    “唉~~”

    听了李襄屏询问,赵家栋长叹一口气道

    “其他倒没事,尤其和日本人的谈判非常顺利,现在的问题还是在选角,尤其是范西屏的人选和绣琴的人选,已经是眼下最大的麻烦。”

    赵家栋顿了顿,他继续对李襄屏说道

    “襄屏你知道吧,其实现在的麻烦,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因你而起,毕竟你是第一男主角,范西屏是男二,而范西屏和施襄夏又是师兄弟,两人年纪相仿,并且同为棋圣,所以这个形象气质还不能和你相差太多,至于秀琴就更不用说,她在电视剧中和你是情侣,这样就更需要有一定的cp感,所以这个演员啊,不好找,不好找…”

    说到这赵家栋连连摇头,而李襄屏听了却有点不服气了,心说自己的形象又不差,难道就找不到和自己般配的女演员

    “怎么就不好找了”

    赵家栋盯着李襄屏笑道

    “谁让了你现在才19岁不到,面嫩,而秀琴呢,由于她的真实身份是秦淮河畔的名妓,因此像这样的角色呀,找个天真烂漫的少女来出演肯定是不行的,最好是那种举手投足很风情的那种女演员,最最起码,也必须是带点轻熟风,这样再考虑到你的年纪,如果真要和你年纪差不多的话,那这种类型的演员真没那么容易好找。”

    赵家栋顿了顿“比如你上次提到的刘天仙,我这次去倒是找过她,不过估计是不成了,一来她现在自己心大,神仙姐姐红了以后,她对电视剧都看不上了,一门心思想转战大屏幕,而来呢,其实我们也觉得不合适,尤其是王老,反对得相当激烈,认为像刘天仙那样说的演员,演神仙姐姐还可以,但想演秀琴这样的秦淮名妓,她肯定演不出那份神韵。”

    李襄屏听了一笑,仔细想想确实是这个道理,刘天仙的年龄和自己差不多大,现在才20岁不到,李襄屏认为那别说现在的她的,即便是30岁的她,那好像也没什么风情,她这一款应该演不出一个古代名妓的韵味。

    李襄屏再想到现在的大甜甜,既然刘天仙演不了,年纪更小的她自然就更演不了。

    想到这李襄屏和赵家栋开玩笑道“哎呀赵叔,这非要风情万种的话,您该不会找个阿姨来给我配戏吧”

    赵家栋哈哈大笑“哈哈那你给我说说看,你认为女演员到了什么样的年龄,就可以当你的阿姨”

    李襄屏笑道“我现在才19岁,听你这样一说,我现在也有了心理准备,这个秀琴估计会比我大点,但不好大太多吧二十来岁还可以,这要是过了三十……我现在喊声阿姨不过分吧”

    “哈哈哈哈。”

    赵家栋再次大笑“这个你放心,你也看到了,有王老在把关,他挑选演员可是很严格的,所以断然不会挑个阿姨扮演你的情侣。”

    等笑过之后,赵家栋最后说道

    “好了,其他事你也别操心,反正其他角色再难,肯定也没有你这个角色难,我们既然能找到你,相信肯定也能找到其他合适演员,你还是先操心自己的事吧,记住,明天过公司来找我。”

    “好的。”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