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83章 断掉的手指

作者:想枕头的瞌睡更新时间:
    慕远内心是不以为然的。

    倒不是说冯局这话有问题,而是觉得对方多此一举。

    难道没有冯局你的吩咐,我就不上心了吗

    “冯局,这个事情你就放心吧!这样的案子,肯定是没问题的。”慕远自信地笑了笑。

    冯局点了点头,内心却是将这小子批判了一番。

    他对慕远的办案还能不放心之所以这样说,不是因为有这位刑侦总队的领导在这里嘛。

    虽说这位林总队长的级别也没他高,但在省内的刑侦条线上,对方却也是有数的几位大了,而慕远现在也算是刑侦条线上的一员,给对方留下一个好的印象也是很有必要的。

    很显然,慕远的这番回答,还算让冯局满意。

    谦虚什么的没必要,甚至他觉得慕远的这番回答已经算是谦虚了。

    按照林总队长的要求,慕远没做任何停留,直接就出发了。

    这也符合慕远的想法,拖得越久,破案难度越高。

    这个难度高与能否破案无关,只会影响破案成本,诸如时间成本、侠义值成本

    不过慕远并没有一个人独自前往,而是带上了赖洋、萧雨和赵元明。

    毕竟,他们昨天值班才结束,距离下次值班还有三天,足够去办这个案子了。

    慕远亲自开车,萧雨坐在副驾驶,赖洋和赵元明两个糙汉子则坐在后排。

    慕远悄悄瞄了一眼萧雨,想着自己要不要来次十连抽。

    萧雨长得虽比蔺晴稍逊一些,但一张娃娃脸却也是非常可爱的。

    但考虑到现在自己账上的侠义值又一次突破到了520点,他觉得自己应该再稳一下。

    十连抽虽然能抽到不少好东西,但是否真对侦查破案有用,那就不好说了。

    相比起那些不确定之物,慕远现在却有一条更稳妥的路子。

    那就是继续让小毛升级

    上次的让小毛使用灵魂锁链控制人,让他吃到了不小的苦头,但同时也吃到了甜头。

    而之所以吃了苦头,纯粹是因为小毛的意识太弱。

    如果小毛的意识足够强,是否就可以控制任意目标了呢

    到时候任何犯罪分子都将在自己面前无所遁形,想想就觉得很嗨。

    至于沿用上一次的方式让目标睡着再使用灵魂锁链,慕远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觉得那不可取。

    上次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从李东的记忆中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纯粹是因为这件事情刚刚发生,而且在李东老子里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以至于达到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效果。

    可就算如此,那次翻查的记忆也不够完整,很多事情还是后面通过审讯问出来的。

    而如此收获的代价也是蛮大的,被灵魂锁链控制,让李东迅速醒了过来,差点没将小毛给弄挂!白白损失了二十多年的生命值。

    若长此下去,小毛真就一直处于死去活来的状态了。

    那不是慕远想要的结果。

    慕远也想过用安眠药什么的,可若是服用的安眠药过少,无法让目标达到深层睡眠的效果。

    可如果真达到了深层睡眠效果,意识都停止运转了,又怎么去读取记忆

    这不是慕远推测的,而是暗戳戳地做过一些实验。

    事实证明,读取记忆需要很多前置条件

    因此,想要真正实现记忆读取,最佳的办法就是让小毛的意识强过人类。

    虽然慕远也不敢保证小毛再升一级就能让其意识达到人类的水平,但至少有希望不是

    就算没达到自己想要的标准,小毛的共享感知距离也能倍增,同时大小如意这个能力的效果也会升级。

    总得来说,这是一笔稳赚不赔的买卖,唯一的代价就是侠义值需求有点高。

    上次小毛升级,就已经花费了320点侠义值,按照系统的尿性,下次升级妥妥的640点。

    这绝对是慕远自获得系统以来投入最大的一笔,若是用来搞十连抽,都能搞七次,还有剩余。

    但侠义值这东西又不能下崽,慕远觉得这个投资还是很有必要的。

    一路沿着高速公路飞驰,慕远虽从未去过灵兰市,但有林副总队长的车在前面带路,倒也不至于迷路额,高速公路上也不太可能迷路。

    灵兰市属于省内比较偏远的一个地级市,距离西华市差不多有五百公里的距离,按照正常行车速度,差不多得五个小时才能赶到。

    林副总队长是个正常人,估计是不喜欢飙车的感觉,一路以低于限速的速度抵达了灵兰市。

    原本是上午出发,结果赶到灵兰市时已经下午三点了。

    不知道是因为有省厅领导带队的关系,还是因为慕远的名声已经传到了灵兰市,当这一行两辆车抵达灵兰市局外面时,本地市局的几位领导已经侯在门口了。

    一番寒暄,慕远也算是认识了灵兰市迎接的这几个领导。

    当然,对他来说,认识与不认识并无太大区别,最多也就是称呼的时候能更方便一些。

    “林总,要不先去会议室,我们再把案情详细汇报一遍”灵兰市分管刑侦的钟副局长热情相邀。

    林副总队长却没有立即回答,而是看向了慕远,问道:“慕大队,你的意见呢”

    “我个人觉得可以先去现场看看。至于案情,可以边走边谈。”慕远一本正经地说道。

    “那就按慕大队说的办吧。”林副总队长当即拍板。

    钟副局长稍稍愣了一下,接着赞赏地说道:“慕大队看来还是一位工作狂人啊!对时间太精打细算了。”

    慕远咧嘴笑了笑,道:“人的一生时间终归是有限的,不能浪费。”

    钟副局长哑然,这话题太大,他有些接不下去。

    半晌,钟副局长转头吩咐道:“去把那辆依维柯开过来,坐一辆车,也好讨论案情。”

    很快,一辆依维柯警车便停在了他们面前,一番谦让之下,钟副局长陪着林副总队长先后上了车,其他人也陆续跟了上去。

    坐定之后,钟副局长说道:“林总,各位领导,这起案件,得从五天前的上午说起。当时有一位农妇,在河边洗衣服的时候,发现了一具尸体漂浮在河里,得到报警后,我们立即组织警力赶到了现场。通过现勘和初步的尸体检查,我们判断这具尸体为他杀。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因素,便是他的手指被斩断了一根。断口非常整齐,应该是被利器斩断,而不是折断的。”

    “当时我们以为这只是一起普通的命案,也启动了命案侦破机制,第一时间展开调查取证。”

    “可还没到当天晚上,我们又接到了一起报警,在距离上午发现尸体的河边不足五公里的地方,又发现了一具尸体。等我们赶到现场时,其他特征倒是不明显,但有一点却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力死者的手指也断了一根,断口同样非常整齐。而且,第一具尸体断掉的手指是食指,第二具尸体断的手指是拇指。与第一具尸体漂浮在河里不同,第二句尸体就扔在荒野中。而且从尸体的痕迹判断,抛尸时间应该是在一天多以前。”

    “根据那手指的情况,我们第一时间对两件案件进行了并案侦查。”

    “侦查还没有明显的进展,当天半夜就又接到了报警,又有人发现了尸体。不同的地点,不同的抛尸环境,唯一的相同点,就是死者那断掉的手指。”

    “这第三个死者,断掉的是中指!”

    “这一发现,让我们突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这三个死者,相互间并无关系,为什么会死在同一人手上呢凶手杀掉三个人,斩断三根不同的手指。如果对方是为了手指而杀人,那是否还会继续行凶我们甚至猜测,会不会还有其他死者,我们还没发现毕竟,一个人有十根手指头。”

    “这人渣,心理变态吧”赵元明低啐了一句。

    钟副局长苦笑道:“心理变态的是肯定的,正常人也干不出这种事情来。”

    很显然,林副总队长已经提前知道了一些案情,对于钟副局长的汇报并未觉得意外。

    他稍作沉吟,便问道:“你们想过没有,那些手指到哪儿去了”

    “会不会这凶手有收藏癖”赵元明惊讶地说了一句。

    “收藏手指”萧雨有种毛骨悚然之感。

    很显然,这个问题暂时没有答案。

    这要是有了答案,案子也就离破不远了。

    慕远皱着眉头问道:“钟局,你们不是说,当时有目击者看到了凶手吗是怎么看到的”

    钟副局长立刻说道:“这是我们在走访中发现的,在第二具尸体发现现场的附近有一住户,他称在发现尸体的头一天傍晚时分,曾远远地看到有一个人从抛尸的林子里走出来。当时他也没多想,也没注意。”

    “就这样”慕远愕然问道。

    “对!”钟副局长讪讪一笑,“现在我们也不能确定那从林子里走出来的人是不是凶手,但终归还是有可能的不是”

    “平时那林子进出的人多吗”

    “不多!”钟副局长立刻说道,“以前经常有人上山捡柴火,可现在,除非有需要砍树什么的,一般都没人进那些树林了。”

    慕远点了点头,如果是这样,那目击者看到的那人是凶手的可能性倒是蛮高的。

    “死者的身份确定了吗”慕远忽然问道。

    钟副局长道:“已经确定了!若没有确定身份,我们也不敢说死者之间没有关系了。”

    “他们出了断掉的手指,还没有什么共同的特征”

    “都是男的!”灵兰市局刑侦支队赵支队长在一旁说道,“年龄都在20至40岁之间,都是青壮年。”

    “户籍呢”慕远再次问道。

    赵支队长再次道:“户籍都是灵兰市本地人,不过并不都是榆林镇的人发现的三具尸体,有两具是在榆林镇内,另一具是在榆林镇临近的铜陵镇。”

    慕远听完,却陷入了沉思。

    他赞同灵兰市局这边给出的结论,这三具尸体,应该是被同一人或者同一伙人杀害。

    可死去的三人并未查出有什么联系,这就有些诡异了。

    当然,没有查出是否有联系,并不代表没有联系。

    能成为同一个案子的受害者,肯定是有内在联系的,只不过现在还没有被警方发现而已。

    “有没有三个死者的详细资料呢我想系统地看看。”慕远说道。

    灵兰市这边明显早有准备,赵支队长招了招手,立刻有一位年轻警察打开了一个文件袋,从里面取出了几页资料。

    “这是目前我们所查到的这三人的所有信息,包括我们询问其家属得到的一些资料。”赵支队长一脸严肃地说道。

    慕远没有再问什么是否调取周边监控、是否采用某些技术手段。

    作为市局主管刑事犯罪的一个部门,这些都属于常规操作。

    现在案情既然毫无头绪,肯定是没能从这些方面找到突破口。

    慕远结果那几页资料,认真地查看起来。

    林副总队长一直没怎么说话,这里面除了是他不想班门弄斧之外,同时也不无考验一下慕远的真实水平的想法。

    现在慕远停下来翻查资料,他终于还是和其他人聊开了。

    他们所聊的内容自然还是这些案子,与慕远有目的性地直奔关键信息不一样,林总更多的是问一些大而全的东西。

    这也没错,你要破案,首先得对案件有一个整体把握不是

    慕远逐字逐句地查看手中的资料,那份认真劲儿,估计就连高考时审题都没这么认真。

    然而,十分钟过去,他看完了所有资料,发现结果与钟副局长所说一致,确实没有从这些信息中找出他们的关联性。

    杀人案,动机很重要。

    一般来说,动机不外乎三种:情杀、仇杀和谋财。

    当然,还有一种疯狂报复社会的乱杀,但那可能性就太低。

    根据眼前这个案子的基本情况,谋财基本上可以排除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