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15章 你说的有道理

作者:想枕头的瞌睡更新时间:
    慕远紧紧地盯着对方,王思宇果然苦涩地说道:“我确实记得不是很清楚了。”

    慕远却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道:“你回忆一下,近期有没有与人结怨”

    王思宇立刻道:“没有啊!我们夫妻脾气都很好,没有与人结怨。”

    忽然,王思宇面容一变,问道:“警官,你问这个干嘛难道你怀疑我是死于他杀这不可能,当时现场就我和我老婆,根本没有第三者在场。而且我敢肯定,胡甜真的只是脚下一滑,掉进了河里的。”

    他那言之凿凿的样子,让坐在一旁的万大队皱了皱眉头,带着一丝迷惑看向慕远。

    其实在万大队的心中,他已经认为这就是一起意外落水事件了。

    根据王思宇的描述,如果这个案子可能是他杀,那么这个“他”就只能是王思宇。

    可看王思宇刚才的样子,也不像是在撒谎。

    慕远一本正经地说道:“这个事情毕竟涉及到一条人命,我们必须得谨慎。而且,你的岳父岳母专门找到我们公安机关,认为胡甜坠河不是意外。”

    王思宇苦笑一声,道:“我知道!他们肯定怀疑是我把胡甜推到河里的。这个我也能猜到,当初我和胡甜走在一起,他们就不是很赞同。所以,他们二老一直对我有意见。而且,这次胡甜落水,我也有责任。当时我若是把她拉紧一点,说不定就将她拽住了。”

    说到最后,王思宇声音有些哽咽

    慕远犹豫了一下,说道:“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你刚才讲述的情况,我也基本相信。不过这世上,有些事情眼见不一定为实,更何况还是在晚上。我想你也不希望你妻子死得不明不白吧呃当然,你妻子也可能还活着,毕竟现在都还没有找到尸体。”

    王思宇颇为感激地说道:“谢谢警官!不过我觉得胡甜活着的可能性很低了。她如何还活着,不可能不联系我的。”

    慕远颔首,道:“先不讨论这个吧!你再仔细思考一下,近期有没有什么反常情况。或者说你妻子有没有给你说过什么比较特殊的事情。”

    王思宇再次陷入沉思,然后一脸茫然地摇了摇头,道“我真不记得有什么反常情况了。”

    慕远停顿了一下,转而问道:“那你们晚上回去,经常路过那座公园的事情,又有谁知道呢或者说,有谁知道你妻子经常在那石栏杆上走”

    “这个知道我们回去要路过那公园的人挺多。但知道我们要走石栏杆的人,很少。毕竟,这只是生活上的一些细节,我们也没必要到处说不是真正知道这个事情的,估计就火锅店的那些人以及几个要好的朋友。毕竟有时候我们也会一起路过那公园,我妻子也喜欢到那上面走走。”

    慕远虽对胡甜的这一习惯很想吐槽,但毕竟事情都发生了,对方又生死未卜,他也没说出口。

    “那你们与这些人有没有什么冲突呢”

    “没有!”王思宇很干脆地说道。

    慕远看了王思宇一眼,看来这是问不下去了。

    “那这样吧!你回去后好好想想,如果想起什么,请立刻与我们联系。”慕远说道。

    王思宇应了一声。

    他有些踌躇,似乎对自己能否想起什么不报太大希望。

    随后,签字、按手印

    王思宇离开了询问室后,万大队终于憋不住了。

    “慕队,你为什么怀疑那胡甜坠江,可能存在人为因素”万大队有些无法接受地问道。

    慕远认真地点了点头,道:“这个可能性很大。”

    “为什么”

    “胡甜是一个成年人,正常情况下,她走在那石栏杆上,是不会那么容易掉下去的。而且,大晚上地走在那栏杆上,肯定非常谨慎,人的潜意识里会向着内侧倾斜。这种情况下,就算真的不小心失足,在下意识之下也会向内侧倾倒。”

    “可总不能有人把胡甜往外推吧王思宇都说了当时现场没有其他人。如果真如你所说,那最有可能作案的便是王思宇了。”

    慕远摇了摇头,道:“也不一定是有人推。比如当时胡甜受到某种惊吓,大脑在瞬间处于空白状态,失去对身体的控制,也是可能掉入江中的。”

    “惊吓”万大队一脸不解,“什么惊吓能只吓着胡甜,而王思宇却是毫无所觉”

    慕远说道:“这个可就多了!刚才王思宇不是也说了吗在胡甜落水的那一刻,王思宇眼睛一直注视着胡甜,也就是说,胡甜视野前方是什么情况,他并不知道。”

    “好吧,就算你说的这个情况成立,最多也只能证明胡甜是受了惊吓掉进江里的。那时候都凌晨1点了,说不定某种视觉上的错觉,都能带来惊吓的效果呢。这也不能证明胡甜是被人故意吓到江里的不是”

    慕远点点头,道:“你说的有道理,但也不能否决我说的那种可能不是只要存在可能,我们就应该去调查。”

    万大队确实无言以对。

    慕远道:“等会儿我再去现场一趟!”

    “我也一起去”

    “你们不还在搜索尸体嘛,这也是现在的当务之急呢。”

    “呃好吧!那让李铭陪你去吧。”

    “也行!”

    慕远这次倒是没有反对。

    李铭此刻的想法其实与万大队差不多,理智告诉他慕远此行不可能发现什么。

    但不知为何,他脑子里却又有那么一些侥幸,万一能有所发现呢

    不过几分钟的时间,警车便停靠在了那座公园旁,慕远和李铭一道重新站在了那围栏前。

    慕远来到胡甜落水的位置,二话没说,直接爬上了石栏杆,甚是轻松地在上面走了几步。

    挺稳的!

    随即,他停下身子,目光注视着前方

    正面,他所观察到的是一棵树,很大的一棵桂花树,枝繁叶茂。

    慕远猛然从栏杆上跃下,三步并作两步跑到了那树前。

    几个小时前,他就曾让小毛搜索过一遍这棵树了,但却一无所获。

    但就在刚才询问的过程中,他又让小毛对这棵树进行了更为细致的观察。

    这一找啊,还真有收获。

    其实这并不意外,毕竟一个人爬到那树上,肯定会留下一些痕迹的。哪怕前几天下雨冲刷了一遍,但这毕竟只是雨滴冲刷,又不是直接泡在洪水里,留下一些比较“顽固”的痕迹还是有可能的。

    不过,小毛找到的这些痕迹无证,不能由小毛直接弄下来,还需要自己带人到现场来固定证据。

    所以慕远这才急着再过来一趟。

    现在前戏也做得差不多了,慕远自然要开始他的表演了。

    “李铭,你看这树皮,是不是最近被蹭过”慕远一副指点后进的样子。

    李铭凑过去一看,只见那颗桂花树上确实有几片老树皮脱落了,露出相对比较新的树皮。

    “好像是的。”李铭眼睛忽闪忽闪的,“看这样子,时间应该还不长。咦看这里!这里也有。”

    慕远打量了一下,甚是肯定地说道:“这应该是有人爬树留下的。这个位置刚好在胡甜落水时视线的正前方。”

    “你在下面等着,我爬上去看看。”

    慕远说着,也不等李铭说话,便蹭蹭蹭地爬了上去。

    “慕队爬树比猴子还厉害。”李铭脑子里不由得冒出了这样一个念头。

    随后他迅速把这个念头给驱逐出去了,怎么能用猴子来形容慕大队呢太不尊重人了。

    这时,慕远已经爬上了这棵桂花树的一根横枝上,他脑袋慢悠悠地转动着,搜索着每一个区域。

    没过多久,慕远目光停留在一处枝丫上。

    “这个”

    那是一根丝线,白色的。

    慕远小心翼翼地取了几张照片,然后将丝线取了下来。

    其实慕远也清楚,这根丝线对寻找嫌疑人并没有什么用处,但它至少能证明,最近几天,确实有人爬到这棵树上来过。

    换做是农村某些长在路边上的树,经常有人爬也是很正常的。

    可在城里,而且是公园里,一般也不会有人爬树就算有熊孩子,那也只是极少数,正好爬了这棵树的可能性很低。

    从目前发现的这些痕迹,可以判断这种爬树行为就发生在最近几天,这就够了。

    搞定一切,慕远回到了地面上。

    “果然有问题!”慕远扬了扬手中的物证袋,“这丝线勾在一段枝丫上,并不是很牢固,应该也是最近才挂在上面的。看那样子,应该是一副被树枝挂住,拉扯之后留下的。”

    李铭心脏忍不住多跳动了几下。

    虽然现在他们所发现的这一切,可能与案子一点关系都没有,一切都只是巧合。

    但万一真是如此呢这是否就能证明,胡甜的坠江不是意外,而是人为的。

    或许这个“人为”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夹杂着一些巧合的因素,但只要这个人真有主观故意,将其定性为故意杀人案,肯定是没问题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