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54章 罪过

作者:想枕头的瞌睡更新时间:
    慕远无比娴熟地将车停入旁边的一个停车位,那年轻人也走到了他身边。

    “慕支队,我是刑侦总队的辜军,林总队派我过来的。”这年轻人热情地招呼了一声。

    慕远笑笑,道“你好!那就麻烦你了,你先稍等一下,我去一趟办公室。”

    “好!”

    当下慕远快速走向刑侦大楼。

    他去办公室倒不是需要准备什么,而是需要拿那份文件——省厅今天早上发下来的文件。

    有这份文件,他才能理直气壮地给龚支队汇报,然后去乐雅市出差嘛。

    不得不说省厅那边的效率很高,或者可能是领导关注这件事情,催促得很急。

    反正不管是什么原因,慕远到办公室时就已经拿到了文件。

    然后一个电话打给龚支队,将相关情况作了汇报。

    龚支队二话没说,直接就同意了,不过却还是让慕远再给冯局打个电话汇报一声。

    其实原本慕远请假是只需要给龚支队请假的,但他毕竟是在领导面前挂了号的人,经常被领导惦记着呢,所以还是得说说才好。

    “冯局,我要去一趟乐雅市,向你说一下。”慕远打通电话,便开门见山地表明意图。

    冯局长估计是正在晨跑呢,略有些气喘地道“今天周末嘛,你直接去就行了。怎么准备到乐雅市玩两天那边有些地方的风景倒是不错。”

    “不是旅游,是去办案。”慕远回应道。

    “Σ(“a,办案什么案子”

    “一起杀人案,七年前的,省厅发了文件下来,要求我过去一趟。”慕远答道。

    冯局长嘟囔道“陈年旧案我们局还有两件成年旧案没破呢。”

    慕远心头一阵自恼,咋就忘了先看西华市这边的案子了呢

    虽然慕远在西华市重案大队呆了三四个月,但办的一直都是刚发生的案件,至于积案,几乎都是近两年的连环案件。

    而像这种丢了七八年、十多年的命案,他真没去关注过。

    不是他不想破这样的案子,而是之前在这方面的能力确实有些欠缺,就算最终能破某一件案子,但花费的精力确实太大。

    与其如此,还不如先刷侠义值,等成长一波后,再回过头来搞这些大案。

    可尴尬就尴尬在,自己现在先去搞了其他局的命案,而将西华市这边的给放在了一边。

    “呃,市里的,回头再研究。到时候我们重案大队重点攻克这方面的案件。”慕远当即说道。

    冯局长其实也只是单纯地抱怨一两句,听了后立即笑了起来,道“行!到时候你们拿出个方案来,想这类陈年旧案,只要能破,局里要钱给钱、要人给人!”

    “冯局,市局除了几个月前已经破了的917强奸杀人案,还有几件未破的命案”慕远关心地问了一句。

    冯局道“二十年之内的一共有五件!这都是扎在我们全是公安干警心头的针啊!”

    慕远……

    “既然是省厅安排的,你就去吧!不过快去快回。”冯局随后说了一句。

    “我尽量。”慕远回答了一句。

    也幸好对面的冯局知道他的性格,否则估计得发火了。

    领导安排的事情你敢说尽量你啥意思

    你是不是打算等到时候任务没完成,一句我尽力了,就算完事一个单位的人,如果工作态度都这样,那这个单位估计也拿不出什么工作成效。

    可冯局却是知道,慕远所说的尽量,那是真尽量。

    挂断电话后,慕远离开办公室,径直下了楼。

    在楼下,辜军还静静地等在那里。

    他见慕远下来,迅速走到那辆黑色迈腾旁边,拉开了副驾驶的门。

    慕远嘴角抽了抽,额头差点没冒出汗来。

    “不用这么客气。”他连忙说了一句。

    那年轻人很自然地说道“林总队说了,要我一路上必须得照顾好慕支队您。您是刑侦方面的专家,不能将精力用在这些毫不起眼的小事上。”

    慕远有种冲动,直接打电话过去问候一下林副总队长,不过最终还是忍住了。

    门都拉开了,自己总不能再把门给关上然后再自己拉开吧那太形式主义了。

    当下慕远坐进副驾驶,辜军顺手关上车门,一头钻进了驾驶室。

    辜军的车技不错,车开得很稳。

    虽然这在慕远看来也就那样,但这世上又有几人能在车技上超过他呢人嘛,有时候不能把标准拿得太高,不然很容易没朋友的。

    差不多两个小时时间过去,这辆迈腾已经停在了乐雅市公安局的大门口。

    这不是慕远第一次到乐雅市来,但却是第一次到乐雅市公安局。

    论办公楼的气派程度,乐雅市局完全无法与西华市局相比,差了不止一个档次。

    没办法,这东西,是与一个市的经济实力挂钩的,西华市的经济体量,碾压乐雅市完全没商量。

    车开进乐雅市大门,慕远看到了几个熟人。

    其中站在中间的那位豁然便是乐雅市分管刑侦的副局长秦局长。

    就在慕远疑惑这些人站这里干嘛呢,结果对方一看到慕远这辆车开进来,便立刻迎了上来。

    “慕支队,没想到这才过了几天,我们便又见面了。”秦局长热情地与慕远攀谈上了。

    慕远淡定地回了一句“巧合嘛!正巧你们这边有案子。”

    秦局长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接下一句了。

    “慕支队,这边请!我们到会议室坐一坐,相关资料都已经准备好了,一会儿就在会议室看。”

    “行!给秦局你们添麻烦了。”慕远腼腆地说着客气话。

    他可是知道,自己昨晚才打电话呢,今天早上就准备好了,像这样一件命案,资料可不会少,昨晚估计许多人在熬夜加班呢。

    想到这里,他忽然觉得有些罪过……

    以前,自己老爸被叫到单位加班,自己心里可没少抱怨过。

    可现在,自己似乎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人。

    为什么我们最后都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样子慕远忍不住发出了灵魂拷问。

    秦局立马说道“慕队你这话可就不对了!这事儿怎么能叫添麻烦呢这是我们自个儿的案子呢。你能过来指导,我们就已经感激不尽了。估计现在许多市州局对慕支队你都是翘首以盼呢。”

    这倒是实话!慕远自个儿也能猜到。

    一行人向会议室走去,秦局长带着慕远走在前面。

    人虽然不多,但却是走出了浩浩荡荡的气势。

    乐雅市局的会议室倒是挺宽敞的,至少相对于他们这十来人说是这样的。

    慕远被安排在了主位上——从身份上他代表了省厅,从能力上,在座的都是弟弟……

    乐雅市局这边对命案的重视程度确实很高,这从他们保存侦查资料的方法上就可看出端倪。

    现在呈现在慕远面前的所有资料,全都是电子档的,用一幻灯片投到墙上进行观看。

    其实之所以能将首次讨论的地点放在了市局这边,也正是基于这一点,毕竟这起案件,当时的主要侦办单位是琼舟县局刑侦大队,而所有纸质资料存档,也都是放在琼舟县局的。

    要把那些纸质资料搬到市局来,还不如一群人直接去县局讨论呢,但电子档的就没这方面的担忧了。

    负责案情前期解说的,便是琼舟县刑警大队的大队长方林,七年前他还是刑大的副大队长,对于这个案子的所有细节都非常清楚。

    解说以一份ppt开始,这应该是经历过无数次案情研讨的ppt了。

    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张图片!

    现场图片。

    尸体!

    无头尸体!

    这样一张巨大的图片呈现在墙面上,还是给人带来很大的视觉冲击力。

    不过这间会议室里的所有人,哪个不是看过了无数具尸体的

    相比较而言,这无头尸体确实不算恐怖的,哪怕是交通事故现场,很多也比这恐怖得多。

    “这是一份尸检报告!”方林说道,“根据几位法医会商确认,死者的头是人用利器砍下来的,残留的颈骨上明显残留有利器劈砍留下的痕迹。这也是我们确定这死者确实死于他杀的主要证据。而根据尸检,死者应该是死于被发现前的十天左右,而抛尸的时间与发现时间之间的差距不可能做到非常精准,不过根据我们后面做的侦察实验,这个时间应该不会超过五天。也就是说,那死者是在死了五天左右之后,才被人抛尸在路边的。”

    “另外,尸检还确定了死者的大致身高,应该是在169的样子,男性,年龄四十七八岁。他身上没有什么特殊的痕迹,这也给尸源确认增加了难度。”

    “在这个案子中,这具尸体可以说是我们直接掌握的唯一证据,可通过它能分析出来的东西也就这些了。”

    慕远认真地盯着墙上的画面,以他的视力,墙上的每一个字、每一个细节都看得清清楚楚。

    几分钟后,慕远问道“当时你们确定没有,这尸体身上的衣服,是不是死者生前穿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