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55章 习惯了

作者:想枕头的瞌睡更新时间:
    “已经分辨不出来了,那身衣服非常的污秽陈旧。”方林说道,“上面沾染了血迹,我们看到时已经变黑,难以辨认血迹浸染的情况了。而那衣服有比较严重的磨损,应该是有拖拽的过程,但就现场残留的痕迹来看,这尸体应该不是被拖到抛尸点的。”

    慕远听后,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这些信息有价值吗有!但依靠这些信息就能破案吗很悬。

    至少慕远暂时没能从这些信息中看到破案的关键点。

    一件衣服要有较严重的磨损,说明地面并不光滑。

    至少,铺了地板砖的家里肯定是达不到这样的效果的。

    同时,普通的泥土地面也肯定无法对穿在身上的衣服形成严重磨损的。

    不仅如此,要有严重磨损,被拖拽的时间应该比较长,这说明,被杀的地点距离停车的地方还有一段距离。

    当然,这一切都只是推测,具体是不是这样,还有待进一步考证。

    “你刚才说衣服磨损严重,那皮肤上有擦伤吗”

    “有!”方林很干脆地说道。

    “与衣服上破损的地方吻合吗”慕远问道。

    方林道“这个……衣服非常凌乱,已经难以做出判断。”

    墙上的幻灯片已经被方林切换到几张尸体的特写照片上,重点照了刚发现尸体时尸体的姿态、状况。

    这正好清楚地展现出了尸体所着衣服的特点。

    正如方林所说,这些衣服确实已经很难分辨了,别说花纹了,就连到底是什么样式都很难辨别。

    他说这磨损严重,还是挺保守的,这那叫什么磨损严重啊!都快成乞丐装了。

    “继续往下放。”慕远说了一句。

    方林立刻照着做了。

    一张张照片开始自动向下播放。

    现场照片、周围环境照片、尸检照片……

    要是普通人,看到这尸检照片,估计当场就扑街了,可现场的十来号人,每一个都面色如常。

    这其实与医生是一样的,医生总不能看到手术病人不敢下刀子吧

    “致命伤就是颈部”慕远忽然问道。

    方林道“对!尸检过程中,我们没有发现其他任何致命伤,各项体征均表明,死者是因为失血过多而死,而唯一的出血口,便是颈部。”

    慕远点了点头,随后继续往下看。

    慕远看得很快,但却很仔细,别人需要花很长时间才能看明白的东西,以他的知识底蕴,很快就能吃透。

    在看的过程中,慕远偶尔也会问一些问题,每一个问题都问在了关键点上,其专业性让人甚是佩服。

    就算之前有人怀疑慕远是“假”神探,这时候也怀疑不下去了。

    半个小时后,慕远一脸严肃,道“我看看卡口的车辆数据!”

    “这个……数据量太大,一时半会儿恐怕看不完。”方林说道。

    慕远笑笑,道“没关系,我看得比较快。”

    周围的其他人全都一脸懵逼,这个……再快能快到哪儿去

    那可是近十个车辆卡口近半个月的过车数据。

    虽说农村的车辆卡口每日的数据量无法与城市道路的车辆卡口相比,但也抵不住这时间长啊!

    当然,你要看也没问题,可在这里看,就有些不合适了吧大伙儿都在这里陪着

    没错,你作为省厅领导,来了后大伙儿陪着也很正常,但也只是刚到的时候不是当正式开始侦查工作后,不可能整天一大群人围着你屁股转不是

    如果真是那样,那就不叫过来协助破案,而是过来捣乱了。

    慕远扫了一眼,咧了咧嘴,甚是欣然地说道“当然,如果你们有什么事,就先去忙吧!我自己慢慢看就行了。”

    “没事!我们也想见识一下慕支队你的神奇破案手段呢。”秦局长一脸笑容地说道。

    这话刚说完,秦局长就恨不得扇自己两个大耳刮子。

    自己一个人留下来看当然没什么,可这十来人全留在这里,这不是浪费警力吗谁知道慕远要看几天

    可话都说出去了,总不能再收回来吧

    看来,只有等午饭时间,趁机减员了。

    慕远却是耸了耸肩,道“其实也没什么可看的,其实就算看了……估计也看不明白。”

    秦局等人感觉心中一痛……

    这话确实扎心了。

    什么叫看了也看不明白这不埋汰人吗

    不过总结教训的秦局长没再打肿脸充胖子,甚是客气地说道“那这样吧,我和夏支队留下来陪着慕支队你,方林也留下来,这些资料你最熟悉。至于其他人,就先忙活各自的事情去吧!”

    慕远略带嫌弃地看了二人一眼……

    “这事儿秦局长你们自己安排就好!”

    随着慕远这话说出,这第一次碰头的讨论会便至此结束。

    原本,正常的案件讨论会肯定不是这样的,可因为慕远提出要看车辆卡口数据,让秦局等人“知难而退”了。

    紧接着,一大群“无关人等”就先撤了,留下秦局和夏支队呆在研判室内,观望慕远如何破案。

    慕远犹豫了一下,这事儿,还是得出动思维风暴药剂才行。

    可这药剂后劲太足,得事先做好准备。

    否则到时候自己往地上一倒,估计又会被送医院了。

    这次他倒是没有拿出在西华市的做派,让人去准备一排的方便面,而是找借口去了一趟厕所,然后服了思维风暴药剂,同时服用了一瓶超级能量药剂。

    这不是慕远第一次服用超级能量药剂……

    但这玩意儿味道着实不错,有点像止咳糖浆。

    喝下去之后,胃暖暖的,感觉有用不完的劲。

    当他回到研判室,便没有再说任何的废话,直接让方林调出所有的过车数据。

    “以十六张图片为一组,快速地过一遍。”

    慕远那冷静的声音仿佛不带一丝的感情。

    “要不……慢点”秦局长忍不住说了一句,一页放十六张,还快速播放,这怎么看都像是闹着玩啊!

    “习惯了,慢不了!”慕远回答得非常淡定。

    秦局长总感觉这话有点问题,但却又说不上来!

    不管怎么说,对方以前的战绩摆在那里,既然对方这么有信心,相信也是有些本事的。

    墙上的画面开始快速变化,一页十六张过车图片,清晰地记录下了每一辆车的情况。

    包括车牌、车型、车身外观。

    大部分的照片还能看到司机的神色,虽不是特别清楚,但慕远那双眼睛自带模糊图像处理功能,再加上思维风暴药剂的作用,这些完全不是事。

    这一刻,慕远感觉自己仿佛变成了一台超级电脑——自带图形处理软件的超级电脑。

    眼睛就像是高速扫描仪,直接将一页页的图片印入脑中,然后快速分析。

    一条条非结构化的图片信息被转换为结构化的数据,而且还同步进行了提炼归纳。

    什么时间、什么位置、过去了什么车、下一次又在什么地方出现了……

    不仅如此,在慕远脑子里还有一副地图。

    关于周围道路交通状况和卡口位置的地图。

    那些数据,原本不具备太大的参考价值,毕竟某时某地过了某辆车,这不是正常情况吗

    但有了这份地图,这些数据便活了。

    两个车辆卡口的距离,过去的是什么车,正常车速是多少,需要花多长时间……

    再比较一下实际花费的时间,便能大致判断出该车在途中是否逗留、是否绕路等。

    而如果这辆车只出不进或者只进不出,那么再比较一下收集起来的这片地方村民所拥有的车辆,也能看出一些端倪。

    另外,这枚一张张图片,上面的人脸也能给人提供很多信息。

    慕远看这些照片,就是想着看能不能碰碰运气,直接通过开车之人的神情就把嫌疑人给找出来。

    这个希望还是蛮大的。

    毕竟这些照片,照到了整张人脸的超过了三分之二,这个比例还是蛮高的。

    如果嫌疑人开着装有尸体的车经过某处车辆卡口,其脸上的表情肯定会有一些不自然。

    慕远还是很相信自己的火眼金睛的。

    可随着时间推移,慕远发现自己运气确实不怎么好。

    那一张张人脸都很正常,呃……也不算完全正常,有哭的、有笑的、还有一脸猥琐、手不知放什么地方的。

    但那都与凶杀沾不上边。

    出现这样的情况,要么就是嫌疑人不在这个范围内,要么,就是嫌疑人太能演。

    好吧,这确实是废话,感觉忙活了这么久就像是无用功。

    实际情况当然不是那样的……

    看了,肯定是有用的,就算没有收获,但也能排除不是

    只是最后对过车数据进行时空分析也没捞着什么,慕远就有些怨念了。

    其实在一开始拿到这个案子的时候,慕远的第一反应便是第一现场与抛尸现场之间应该有很远的距离。

    一方面自然是因为抛得越远越安全这个常理。

    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警方在对周边进行了大量的dna检测后没有得出任何结果,这说明被害人不是本地人。

    可现在这些车辆卡口完全哑火了一样,有些说不过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