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入府方法

作者:寒山石径侠更新时间:
    见他看了字条后自言自语并若有所思,徐玉婵心中纳闷儿,忍不住问道“师父,谁啊,这么神秘。”

    “哦,我在景文帝国的仆从。他有事要和我见面。今晚你自己留在客栈,机灵着点。”常不易回过神来,告诉她说。

    “嗯,师父。我会注意的。你也要小心点啊。”徐玉婵说。

    “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的。他既然约我在那里见面,那里便应该没有什么危险的。”常不易笑笑,说道。

    他们师徒正在说话,吴富贵差人来叫他们去吃饭。他们便结束谈话,跑去跟大家吃晚餐了。

    晚饭过后,燕向北的人回来了。他带来了使团的住址。

    为了显示对使团的重视,也为了便于保障他们的安全,使团被安排在了靠近知州官衙内。

    这令常不易觉得有些头疼。因为,他们住在那里的话,便意味着自己要去见沈岩,就得避开一些明岗暗哨,多一点麻烦。

    不过,就算是如此,他也要去见一见沈岩的。一来,他要同沈岩敲定此次谈判的一些细节问题。二来,他要想他打听一下,自己离开醉烟峡关隘的事,有没有被赵小七、金玲珑和妹妹狄妙妙发现,以及她们发现后,有没有生气或采取什么行动。

    在拿定主意后,他又向燕向北派出去的那人询问了一下知州府衙的情况。比如府衙在客栈的什么位置,距离有多远,府衙的房屋布局等等情况。

    那人都一一回答了。

    他听取了之后,称赞了他一句。又向他询问知不知道紫竹院这个地方。

    那人听以后,用自己很理解他的眼神看了他一眼,说“主公,紫竹院就在客栈东边隔着两条街的地方。您要到那里去啊不过,属下得提醒您一句,因为价钱便宜,光顾那里的男人多是本地的贩夫走卒之类的下等人。以您的身份前去,怕是不妥。再说了,那里的姑娘怕是也有些不干净,容易染病的。您若想找个喝花酒的地方,不如去城中的流苏河畔吧。那里停泊的楼船上,都是些既漂亮又文雅的姑娘。个个都会弹琴,还会唱曲,吟诗作对,很有情趣的。”

    “哦,原来紫竹院是那种地方啊。哈哈,我知道了。不过,你不要误会,我向你打听它,可不是要去喝花酒的。哎,话说回来了,你这家伙对这种地方好像很了解啊以前去过吗”听说紫竹院竟然是那种地方,且被自己的手下误会,常不易不由地尴尬地笑了笑,问道。

    那人笑笑说“以前经过南化州州城的时候,我们跟着燕二爷去过。”

    燕向北听他把自己给说了出来,忙抬腿在他屁股上提了一脚,说“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带你们去过”

    “哈哈,燕二爷,男子汉大丈夫,做过就要敢承认嘛。”常不易玩笑说。

    他的玩笑令燕向北脸红得像块红布一样,很是窘迫。吴富贵等人见了,不由地笑了起来。

    等大家笑声平息,常不易便带着徐玉婵离席而去。

    回到房间后,常不易要徐玉婵休息,独自离开了客栈。

    谢七跟他约定的时间是三更天,现在才二更一刻,他尚有很多时间去见沈岩。因而,在离开客栈后,他便先去了知州府衙。

    府衙在客栈南面,中间隔着四条街,直线距离约莫三里多路。他若施展轻功,不过数分钟便可到达。但现在天色尚早,大家都还没有休息。他若以轻功高来高去的,难免会让人发现。另外,骑马也不行。骑马的话,动静太大,不利于他隐藏行踪。因此,他只能步行前往。

    好在时间尚早,他不用着急赶时间,因此步行前去也耽误不了什么事的。

    他便扮作饭后闲逛的路人,信步而行,夹杂在州城的百姓中,向知州府衙慢慢走去。

    慢悠悠地走了约莫二十分钟,他来到了距离府衙外的大街上。

    大概是因为使团到来的缘故吧,府衙外的这条大街上,挂满了灯笼。这使得常不易这种想要暗暗潜入府衙的人,一走到这里,便无所遁形。

    常不易一瞧这情形,不禁想到,自己若想偷偷潜入府衙,只怕有些不可行了。

    “暗中潜入这办法不行了,只能另想其它办法了。”常不易心中计较。

    心里面这样琢磨着,常不易将目光看向了那些巡逻兵。他发现,这些兵士在巡逻一阵之后,便会进入府衙,跟府衙内的人换班。

    发现了这一规律后,他心里灵机一动,有了个主意。

    他趁无人注意,拐进大街旁的一条小巷中,隐藏了起来。

    随后,他屏住呼吸,在黑暗中默默等待。约莫五分钟后,一队巡逻兵向着他这边的巷口走来。

    在他们将要经过时,常不易向外抛洒出两块碎银子。然后,他又在这两块碎银子的落点的不远处,继续抛洒碎银子。如此操作,他将碎银子一直洒进了巷子的深处。

    他刚刚洒完银子,那队巡逻兵便到了巷子口。

    只见,领头的伍长突然就在巷子口停住脚步,并蹲了下来。别人见状,问他怎么了。他向那些人说,由于自己不小心,脚崴了一下。他得好好推拿一下。

    别人听到,就不再管他,继续他们的巡逻。

    伍长在大家走远了以后,得意地笑了两声,便伸手将自己踩在脚底下的碎银子给拾了起来。

    就在他起身的时候,他的眼睛又瞥见了距离他不远处另一块碎银子。他道声“发财了”,便向那块碎银子走去。当他拾起这块碎银子,他又发现了不远处还有碎银子可捡拾。他喜不自禁,忙跑过去捡银子。

    他不断地发现碎银子,不断地去捡。丝毫也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深入小巷中的距离有多远。

    他继续捡着,直到他被黑暗中冷不丁窜出的黑影儿给袭击,昏倒在地为止。

    不用说,袭击他的黑影,正是以碎银子布置陷阱的常不易。

    他成功地将这名伍长诱骗至小巷中后,便快速出手,一下将他给击昏了。

    然后,他便将点了这名伍长的穴道,令他失去知觉。

    三下两下将他的衣服扒下来后,他从世界钥匙中取出绳索,将这人给绑了起来。接着,他便换上了这人的衣物,返回到巷子口。

    巡逻的队伍转了回来,他在他们经过巷子口时,悄无声息地跟在队伍最后,与他们一同向府衙走去。

    在走的过程中,他使用了轻功,刻意令自己落脚时没有脚步声。令别人注意不到他。借助这个办法,他很快便随队伍到达了府衙的大门前。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