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二九章 难兄难弟,郑志送的礼物!(求月票,第三更)

作者:大头文更新时间:
    “……”

    “……”

    “……”

    拜仁三巨头坐在办公室里,个个眉头紧锁。

    赫内斯、鲁梅尼格、贝肯鲍尔三个人都把双腿搁在了会议桌上,坐姿真的让人难以恭维。

    “这个家伙,”

    “做事太不小心了。”

    “大白天的,他就不能忍忍?等天黑了再去?”

    “唉,这一周的训练场没法待了啊,我们要封闭训练场。”赫内斯无奈的摇头说道。

    “封闭了也没有用,这事儿在一个月内都会是这样的,不会是勒沃库森那边搞的鬼吧?什么时候不冒出来,偏偏这个时候冒出来?”鲁梅尼格立即怀疑了勒沃库森,认为这是一个阴谋。

    “不至于。他们咋可能会想到希斯菲尔德身上,就是希斯菲尔德不小心被人发现了,然后被捅了出来。目前还是赶紧叫希斯菲尔德召开新闻发布会吧,最好就在中午之前,晚了新闻会闹得更可怕。”贝肯鲍尔收起了双腿,重新坐直了身子。

    “在这件事情上,我们不能站在希斯菲尔德这一边,但又不能放弃他。把公事和私事分开,性质上,他和当时的道姆是完全不同的,道姆那事儿是无法容忍的,而希斯菲尔德的这件事,终究不是那么恶劣……”

    “弗朗茨,你这话说的,我不太赞同。”

    “这也会影响拜仁慕尼黑形象啊。”赫内斯翻了个白眼。

    贝肯鲍尔耸了耸肩,“我无法控制他是不是找情妇啊。”

    “我倒是希望他伟光正。”

    唉,那个笨蛋!他心里头骂了一句。

    回头老子得悠着点啊,绝对不能被狗仔们发现……

    好吧,其实他也有一个情妇……

    ……

    ※※※※

    希斯菲尔德是不管威胁的,他在中午十二点召开了新闻发布会,之前他没有和罗斯谈妥,但他直接和老婆和盘托出了一切,够狠的!

    “对,我是有这一丑闻”,

    希斯菲尔德说,“但是今天这一切全都过去了,我已经向我的夫人坦白了一切。”

    “对我来说这从来就不是一种爱情的关系,这完全是一桩丑闻。我深知,我对我的家庭犯下了一个不可原谅的错误。”

    “我对我的妻子坦白了一切,我希望我们的感情重新稳固起来,我们的女儿都已经20岁了。”

    希斯菲尔德还真有脸,说得头头是道啊。

    ……

    ……

    郊区别墅内,美丽的罗斯坐在电视机前,全场观看了希斯菲尔德的新闻发布会。

    “果然,”

    “他真的很能演戏啊。”

    “20万美元就打发我?还被说得那么无情?”

    “呵呵。”

    随后,她主动给《图片报》的记者打去了电话。

    半个小时后,她在家里接受了采访,但是说辞完全和希斯菲尔德完全不一样。

    “1996年,当时希斯菲尔德还在多特蒙德任教,我们俩经朋友介绍而相识。我们刚一认识,互相对对方就有好感,然后我们频繁地通电话。一开始,我感到很好奇,后来我就有了一些受宠爱的感觉。但是当时我有固定的男友。希斯菲尔德对我说他已经结婚了。那时我们只是打打电话。”

    “直到一年以后,1997年末,我们才进一步接近。从那以后,我们开始频频幽会,甚至还有一次是在巴西,希斯菲尔德招聘球员的途中,我们都在一起。”

    哇哦,劲爆啊!《图片报》狗仔心中相当激动啊。希斯菲尔德想快刀斩乱麻,息事宁人?想得美啊。

    “我怀孕了。”

    “我坏了他的孩子,两个多月了。”

    !!!

    更加劲爆了!

    ……

    ……

    “怀孕了……”

    希斯菲尔德下午出现在训练场时,心烦意乱啊,本以为开个发布会,直接堵死罗斯,划清界限就完了,没想到罗斯还怀孕了?

    这特么是真的吗?

    真的吗?

    这就是糟糕了啊。

    孩子抚养费也是个大问题啊,钱不是问题,但这事儿何时了啊……

    心神不宁,他把训练交给了助教,一个人默默地回了办公室。却迎头撞上了鲁梅尼格。

    鲁梅尼格也是神色慌张啊,似乎也发生了点什么事?

    “奥特玛尔,”

    “今天真是见鬼了!”

    “啊!”

    “操,该死的《时事》!”

    “怎么了?”反而是希斯菲尔德安慰起了鲁梅尼格。

    “我特么,我特么!”

    “我也被爆出来了,其实,我也养了情妇。”

    “没道理啊,今天的报纸已经发出来了啊。”

    “不,是《时事》,不知道《时事》是从哪里得到消息的,”

    “唉……”

    呼~

    希斯菲尔德重重吐了一口气,总算不孤单了,有难兄难弟啊。

    在今天出版的《时事》上面,确实有关鲁梅尼格的报道,有人给《时事》杂志寄去一封匿名信,杂志公开了这封信的原文:

    “拜仁副主席鲁梅尼格(45岁)有一个秘密小情人,她才27岁。3年以来,鲁梅尼格一直有个小情人,她名叫亚历山德拉,住在慕尼黑的xx街,他俩每周都要多次碰面,3年以来鲁梅尼格的所有外出旅行都有亚历山德拉陪伴,如去巴黎、伦敦、里昂、米兰、马德里、日内瓦、苏黎世……”

    “亚历山德拉,现年30岁,来自卡尔斯鲁厄,住到慕尼黑已多年。她是一个小公司的头儿,她长得很漂亮,苗条,住在一栋四户人家的小平楼里,房租为每月1022欧元,但自从她与鲁梅尼格相识后,她一直没去工作,白天总是呆在家里,也就是说鲁梅尼格总是在白天去与她会面。”

    《时事》杂志还对最近的两次碰面还作了记录:1月14日14点50分鲁梅尼格去看亚历山大拉,一直呆了2小时40分。1月17日,他直接将车开到亚历山德拉的门口,并给她带去一个大蛋糕,这次他呆了一小时。1月18日17点他又去了,这次很休闲,领带也没系。甚至鲁梅尼格全家上次去sylt岛度假时,亚历山德拉也悄悄去了,并住在鲁梅尼格附近。”

    ……

    ……

    “卧槽,郑志,牛逼大了,”

    “你这些信息到底都是从哪里来的?”

    “鲁梅尼格这事儿又是怎么回事?你早就叫人去查鲁梅尼格了?”

    严强在郑志的家里拍着大腿,大呼过瘾。

    “你不去做狗仔真是太可惜了啊。”

    “这就是送给拜仁慕尼黑的礼物?就为了报复他们挖走了泽·罗伯托?”

    “不,还没完。”郑志笑笑。

    ……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