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三一章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第五更,求月票)

作者:大头文更新时间:
    “主席辞职了?”

    “那谁给我涨工资啊?”

    “赫内斯说的还算吗?”

    训练场内,卡恩抱着皮球走着,和身边的埃芬博格闲聊。

    “这些老家伙,”

    “都一大把年级了,咋还不安稳呢,五十多多岁的身体,能扛得住吗?”

    “啧啧,”

    “也是倒霉啊,一连两天,三个大人物出事。不知道希斯菲尔德会不会辞职?”

    埃芬博格龇牙笑了,“我说德国最近那么多光棍,原来都被这些老家伙包了。”

    “哎,”

    “个个都看着德高望重,原来大家都一个鸟样。”

    “鸟样?是啊,鸟都是一样的,都忍不住。”

    “奥利弗,你是不是也打算这么做?最近的绯闻不少啊。”

    “去,去,去,我又不是马特乌斯那个家伙。”

    “真的?我老看着你鬼鬼祟祟跑到一个地方去啊,你别说不是?”

    “没这回事。”卡恩摆摆手,极力否认。

    但他心虚呐。

    最近在迪斯科和一个女孩鬼混在了一起,真怕出事啊。

    也不算低调了,但居然没有媒体捅出来,真是奇怪,那几个老头的事情做得那么隐蔽都被捅了,自己却安然无恙?

    真是奇怪。

    这两天他没少担惊受怕……

    幸好和那女的没有多大牵连,也就是**而已,赶紧断了。

    就是不知道这么唐突和对方说,人家会不会直接跑到媒体面前说啊?

    愁,

    太苦恼了。

    完全无法集中精神训练啊,偏偏埃芬博格还跟他提这事儿……

    ※※※※

    “郑志,”

    “我是大写的服啊,”

    “这三连击,让被人直接没有了主席。”

    “鲁梅尼格虽然没有辞职,但他也不可能做主席了吧?群龙无首啊,现在拜仁就一个赫内斯管事了。”

    “希斯菲尔德的女友怀孕了,他有心思带兵打仗吗?”

    “我看这一战,拜仁悬了。”

    “这三个大礼送得太重咯。”

    严强对郑志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啊。

    “我想着啊,谁要是真的得罪你了,准出事!噢,对了,足协不是有好几个领导看你不顺眼吗?你要不也对他们耍耍?”

    “别,”

    “在这里随便玩玩而已,在国内算了,环境不一样。”

    “得,这事儿,你就开始当缩头乌龟了?你知道吗?在国内,想要进入国家队都要交钱呢。你想想多不公平啊,有些有实力的球员无法进入国家队,那些送礼的却轻松进了。”

    “你觉得公平吗?”

    “这……”郑志沉默了,颜强说得对,他不否认。进国家队确实是要送礼的。上辈子他也送过,但这辈子没有。

    这辈子谁要是敢开口让他送礼?他一定不会客气。当然,他现在的实力需要送礼吗?不需要。有人敢把他拒之门外?没有……

    但其他人可就不同了,没有郑志这种硬实力,没有钱?不招你就不招你,管你是谁呢?

    “慢慢来,”

    “慢慢来吧,”

    “一切总归会好起来的。”

    他不是圣人,也不是超人。

    ……

    ……

    周六中午,勒沃库森的大巴车南下,往南部之星而去。这一周实在是太清净了,整个德国的体育媒体都在关注拜仁慕尼黑,而把它的对手勒沃库森忘记了。几乎没有记者来到勒沃库森的训练场采访球员。

    只有《踢球者》的狗仔不时来到训练场观察和采访,人家毕竟是专业的体育报纸,不像《图片报》等更热衷于花边新闻和其他新闻。

    早上《踢球者》已经开始预测这场比赛的结果,认为勒沃库森虽然在客场作战,但应该会全身而退,拜仁慕尼黑无法在主场拿下勒沃库森。

    原因?自然是拜仁慕尼黑高层动荡了,从主教练到副主****,拜仁出了太多的事情了。

    特别是主教练希斯菲尔德,这几天来,无论是在训练场还是在家里,记者们都尾随着他,就是睡觉都不得安宁啊,偏偏他的情妇每天都接受采访,大爆她和希斯菲尔德的情事。

    希斯菲尔德能够静下心来备战这场比赛?

    连新闻发布会他都没去。当然,新闻发布会还是要开的,只是他让助理教练去了,自己则躲在更衣室里,此时的他就是一个糟糕的老头啊。刚才在布置战术的时候,好几次他都分神了,经常性卡壳。

    走出来热身时,埃芬博格又吐槽了。

    “头儿今天就像得了老年痴呆症啊。”

    “我都以为见到了另一个人。”

    “今天这场比赛,我们要靠自己了。”

    “他甚至于忘记了发表站前动员!”

    “天啊,他真的不记得今天是一场什么比赛了吗?”

    作为队长,埃芬博格心系球队呢。

    想了想,他还是把大家召集了起来。

    “兄弟们,”

    “球队的状况,大家都一清二楚。”

    “今天我们面对的是榜首勒沃库森!”

    “这是我们必须要拿下三分的比赛!”

    “赢了,我们就可以夺回主动权,”

    “凉了,我们就要像头儿和主席那样了!”

    “我们不要一个碌碌无为的赛季,我们不要没有冠军的赛季!”

    埃芬博格慷慨陈词,还直接把丑闻拿来当教材了。

    “今天我们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干掉勒沃库森!”

    ……

    拜仁将士的热血被点燃,他的激励似乎起到了效果,连着卡恩都有点儿激动起来。

    不过刚刚热身结束走下场,郑志就靠了过来。

    “嘿,奥利弗,”

    他主动和卡恩打招呼。

    “郑,”

    “今天我不会让你进球的。”

    见到郑志,卡恩就来了精神。

    “哈,”

    “这就难说了。”

    “我们中国有句古话,叫做——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你这知道这句话的意思吗?”

    “不懂,”

    卡恩摇摇头,谁懂这么复杂的中文?

    “意思就是说,如果你经常在河边走,鞋子肯定会湿的,就比如你们的主席们,老是在外面搞女人,肯定会出事啊。人不能有侥幸心理。”

    “靠,你和我说这个干嘛啊,又不是我。”

    “嘿嘿,”

    郑志邪邪一笑,拍了拍卡恩的肩膀。

    “我这不是提醒一下你嘛,万一,”

    “你老是站在球门前,不可能保证永远不丢球啊。”

    “同样的,生活也是如此。”

    “我们中国还有一句古话,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意思就是说如果想要别人不知道,除非自己真的没有做过啊。”

    “我做什么了啊我?”

    卡恩依旧很强硬,可是内心已经虚了。

    他怎么会知道?!

    该死的!

    难道他也去那个迪厅?

    “郑,”

    “你老实说,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啊?”

    “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我就纯粹提醒一下你。”

    ……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