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千七百三十七章:哭天抢地来讹诈

作者:鱼果酱更新时间:
    日子在指缝间溜走,玉瑶每天陪着孩子们玩乐,三天,疯了三天才将不见踪影的黑月等回来。

    自然她身后还跟着一个人高马大的尾巴。

    看着黑月双颊泛红的脸,玉瑶狠狠瞪两个人一眼。

    这家伙竟然不敢不声不响的将她的人带走,简直是色胆包天。

    “那个……我今日是来提亲的!”东篱博宇从她背后走出来,两个人的手还紧紧想握在一起。

    黑月挣扎几下,不仅没挣开反而脸颊上泛起了潮红,越发明媚动人,而她眉宇间那英气又衬托的她更多了几分英姿,这样的她美的让人移不开眼。

    “提亲好啊!拿来!”

    “嗯!什么”

    东篱博宇没想到玉瑶会答应的这般干脆,一下没反应过来。

    看着他呆呆傻傻的样子,旁边的初十都看不下去了,“喂,东篱公子,我家夫人这是在向你要聘礼呢还有媒人呢难道就你光杆一个就来提亲不成那你这心里把我家黑月当什么呢不是明媒正娶,我们才不会将黑月送给你!”

    玉瑶听了投给她一个赞赏的眼神,关键时候还是自己人靠谱。

    这不,还懂得要聘礼,不错。

    东篱博宇还真没想到这茬,松开手,立刻脸上露出窘迫道:“我这就回去准备,给我三天,不,两天的时间,我两天后再来,一定给黑月一个交代,等着我。”

    深深看她一眼,我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陌府。

    出了陌府就开始打听盛京城中最有名的媒婆,又特意请来东篱家一个远房的表姑姑上门求娶,当天这消息就送到了陌府黑月面前。

    玉瑶看着脸色红红的黑月,语重心长的道:“黑月,不是我要为难他,毕竟这是你的婚姻大事,若他真的草率将你娶进门,就会不知道娶你的艰辛,这样他才能更懂你爱你,视你如珠如宝。”

    黑月被感动的双眸擒泪,她哪里不知道这是夫人的苦心。

    正打算进来回报的黑夜,似有若感,望着初十的眼神带着一抹坚定。

    有了东篱博宇这个傻缺在前,他可不是省下很多麻烦

    偷摸的人总是让人一眼看到,黑夜还没进门就被黑逸抓个正着。

    手拍在他的肩膀上,“兄弟,别怪我没提醒你,好像听夫人说在帮初十找合适的相公呢,你这要再不下手恐怕就要变成别人喽!”

    黑逸有了荷花,荷花还给他生了一个大胖儿子,这会儿可是把他乐的不轻,有事没事就惦记着家里。

    这样的日子过起来才感觉自己活着。

    他自己幸福了,也想让这么多年的兄弟幸福,自然看不得他喜欢的人嫁给别人。

    可惜这家伙慢腾腾的,两个人守着主子夫人都这么久了,竟然还不见行动,他都替他着急。

    “还用你说!”黑夜说完傲娇的转身出了府。

    果真,两天后,东篱博宇带着媒人前来下聘了,其他的步骤都省了,不过看十八抬聘礼,玉瑶还是满意的,毕竟这十八抬都沉甸甸的,一看就塞了不少好东西。

    能在短短两天置办这么多,可见用了心思。

    玉瑶也不为难他,将他们的婚礼定在两个月后,玉瑶怕夜长梦多,毕竟北辰睿的身子时好时坏,自然要尽快完婚,省的遇到守丧,白白耽搁一年。

    皇上若是驾崩,举国一年不得办喜事,更不得举办茶会宴饮。

    黑夜受了点拨也不含糊,找个机会将初十拉到后院的竹林,两个人在里面待了半个时辰才出来。

    出来后初十脸颊泛红,眼眶含氤氲,黑夜就出门去了。

    三天,同一个媒婆再次登门,这次却是为黑夜求娶。

    玉瑶同样要求,黑夜要有准备,次日再次上门,聘礼跟东篱博宇一样,十八抬,里面同样沉甸甸的,恐怕这些东西真是用了心的。

    陌府一并办喜事,两个人的婚事定在同一天。

    玉瑶特意给他们送了压箱底,一人五千两银子,外加一座小院子还有城外的庄子。

    就比五品官家的嫡出小姐陪嫁都要丰富,足见玉瑶待她们的真心。

    两个人成了待嫁娘,自然不能再随玉瑶出行,玉瑶留他们在府里整理自己的嫁妆,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绣嫁衣。

    至于黑月则多了一个打理后宅之事。

    虽然东篱博宇说过,他手底下有人不用黑月操心,可玉瑶远比她想的多。

    “黑月,虽然东篱博宇可以疼你爱你,可你也不能真的什么事都依靠他,尤其是这内宅之事,东篱博宇现在是东篱家的家主,他不是一个人,所以你成了东篱家主母必须要能力跟手段。

    内宅之事你可以不必精通却必须要懂,你明白吗”玉瑶耐心的指导她。

    黑月跟在她身边这么久,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夫人放心我明白,我既然答应嫁给他就要成为他的帮助而不是累赘,我可以不聪明却也不能被人蒙蔽,我学!”玉瑶见她是真的明白,反而非常欣慰。

    如果不是见东篱博宇对黑月真心,她真不想让黑月嫁进东篱家。

    “好,明天我会请嬷嬷进府,你有空就跟在我身边多学多看,不懂就问,不用担心我会烦。”玉瑶道。

    黑月心都是暖的,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夫人,黑月多谢夫人……”

    “我从来都将你跟初十当成妹妹,你夫人我又怎么会让自己的家人吃亏你在东篱家放手做,你有娘家,若是将来受委屈尽管回来,有我跟陌染给你做主。”玉瑶双手将人搀扶起来,眼泪模糊了视线。

    “看夫人多偏心你,连我都要吃你的醋了……”初十进门就不忘打趣黑月。

    “你这鬼丫头,竟然还敢打趣我看我不好好收拾你!”黑月说着就去打她,有初十闹腾,气氛很快热络起来。

    日子过的飞快,到了该进宫的日子,玉瑶起的很早,先安抚好两个孩子,又喂他们吃过饭喂了些羊奶这才将孩子交给奶娘。

    两个孩子要喝奶,她的奶水本就不多,后来干脆就给他们断了,这两个小家伙却硬是不喝奶娘的奶,玉瑶没办法就专门给他们找来羊奶。

    好在他们喝的下去,再配上灵泉水跟玉露的温养,不仅没瘦还胖了一些,让玉瑶松口气。

    这会儿见两个小家伙玩的高兴,玉瑶转身去重新梳妆。

    进宫不同于府里,不能太过随意,从梳妆到换上层层叠叠的衣服就耗太多的时辰。

    幸好现在都是九月多的天气,不像夏天那么的炎热,穿的多一些也没什么,否则那么多东西堆在身上就真的遭罪了。

    看着自己这身珠光宝气华贵的样子,玉瑶重重叹气,行走的衣服架子啊!太累人!

    今日进宫,黑月跟初十想跟着,玉瑶却以他们快成婚为由将他们留在府里。

    昨日陌染亲自送了两个人给她,一个夏荷,一个春雨,这两个人不仅精通一些药理,还武功不弱,她们两个人护着,初十他们才放心让玉瑶进宫。

    坐在马车里,身边两个丫头跟她不是很熟,可他们听过太多关于夫人的消息,心里敬佩不已更是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心里门清。

    见玉瑶还有些恍惚,将旁边的软枕放平,“夫人,您先闭目歇息,等会儿到了我们再喊夫人。”

    “嗯!”玉瑶正有此意,干脆将身子软下来靠上去。

    单手支着脑袋,跟着马车晃啊晃,没想到竟然眯着眼睛睡着了。

    马车正走的稳妥,没想到突然赶车的嘞紧了缰绳,身子跟着前倾,如果不是春雨反应快,玉瑶的脑袋都要磕到车壁上。

    “夫人您没事吧”春雨跟夏荷焦急过来查看。

    蹙着眉头,被突然扰了梦,玉瑶脸色有些不好,“出去看看怎么回事”

    春雨应了一声,她就在马车里让夏荷下去查看。

    这是当初主子的交代,他无论出现任何事,她们必须有一人留在夫人身边。

    夏荷掀开帘子就看到一名妇人正躺在地上,嘴里还不停的直哼哼,“苦命的老婆子呦,马车是要撞死我啊!看来是想要我的命啊!到底还有没有王法了”

    哭天抢地的嚎丧让玉瑶听的蹙眉。

    这个老婆子是想唱哪儿一出啊

    此时已经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人,对着马车指指点点。

    “我看是这马车走的太快,把这老婆子撞倒了。”

    “我怎么看着不太像呢这马车刚才行的也不快啊!刚刚还路过我身边。”

    “你看错了吧你看着马车里面的人定是非富即贵,这老婆子今日是要自认倒霉喽谁让她招惹的权贵呢”

    夏荷跳下马车,却并没打算上前搀扶。

    反而在两仗外,双手环胸,冷冷的开口道:这位老人家,你没事吧可有伤到哪里”

    老婆子躺在地上哼哼唧唧,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惹来更多的同情。

    “难道老婆子不会说话不会的!刚刚说话还挺利索的。”

    “就是,人家这不和和气气的询问了吗再不说难道是有假”

    老婆子听见动静颤颤幽幽爬起来捂着膝盖痛哭流涕。

    “老婆子这腿断了,儿子早死,女儿改嫁,身边连个鬼影都没有,这下半辈子可怎么过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