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308,我重伤我自己

作者:李古丁更新时间:
    辰龙天尊从来没有想象过,自己堂堂天尊,居然会沦落到这等境地。

    虽然他成就天尊只有区区十几年,积累远远不及老牌天尊,在天尊之中只是个弟弟。

    但天尊就是天尊,唯有天尊,才配作天尊的对手。

    天尊以下,再是天纵奇才,再是神勇善战,再是擅长越境杀敌,也绝无可能伤到天尊一根毫毛。

    然而今天,“天尊以下尽为蝼蚁”的铁律被打破了。

    辰龙天尊发现自己俨然成了天尊之中的耻辱。

    居然被一个从未被他放在眼里的小虫子,逼迫到这种程度。

    虽然真正令他受伤的,是他自己,是半步金仙级的天尊,留下的禁制。

    但不管怎么说,他都是在那个胆敢向天尊出手的小虫子逼迫之下,不得不自爆本命法宝,乃至永久献祭了两根手指。

    而现在,他又一次落入禁制之中,以比此前更加恶劣的状态,面对两道禁制的疯狂攻打,以及那时光之风仿佛永无休止的吹袭。

    辰龙天尊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误。

    他低估了两个小虫子的胆大与疯狂,方才脱困而出时,付出的代价也太少了一些。

    倘若他方才肯付出更多的代价,将龙爪禁制与雷霆禁制也一并摧毁,那现在的局面,就该是那两个小虫子,在他的怒火之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

    可惜没有如果。

    又一次陷入禁制之后,以他的状态,想要击破两道半步金仙级的强大禁制,彻底解决这个问题,就只能付出更大的代价——之前彻底击破那一道星河剑气禁制,付出的代价,乃是自爆本命法宝。

    此时他已经失去了本命法宝,也无法再拿出与阴阳石磨品阶相当的强**宝献祭,那他就只能付出另外的代价。

    想到即将付出的代价,即使以辰龙天尊的果决,也不禁犹豫了起来。

    就这么一阵犹豫,那无休止的时光之风,便又带走了他十几万年的寿元。

    “那就让你们看一看,天尊的决心吧!”

    辰龙天尊终于下定了决心,犹豫之色一扫而空。

    他面无表情,眼神森冷,抬起只剩下三根手指的右手,以臂作剑,横空一斩。

    一斩之下,空间轰然一震,他整条右臂,蓦地爆成齑粉,闪烁着紫青光芒的血肉,化为一口横贯天地的巨剑,先将四周的雷霆之海一扫而空,继而又破开这异空间,斩到了空间之外,抓握着这方异空间的龙爪之上。

    核心宫殿前,广场之上。

    正冲着龙爪手心中那颗“水晶球”,卖力喷吐时光之风的倪坤,忽然接连听到了两声咔嚓脆响。

    陆昔颜也听到了这两声脆响,回头一看,就见宫殿上悬挂的匾额上,那闪电道纹与龙蛇道纹,像是被一口利剑斩过,已然从中绽裂开来。

    陆昔颜心中一紧:“他破开禁制了!”

    话音未落,就见那龙爪抓握的水晶球,砰地爆裂开来。那闪烁着五色霞光的龙爪,亦在水晶球爆裂之时,随之爆成粉碎。

    已成独臂天尊的辰龙天尊身形再现,二话不说,一爪抓向倪坤、陆昔颜。

    这一爪朴实无华,但爪出之际,倪坤与陆昔颜只觉天地之间,再无它物,视野之内,只剩下这天尊一爪,摘星拿月、掌控乾坤,心中不禁油然生起一种宇宙之大,亦无处可逃的无力感。

    不过,有这种感觉,其实是好现象。

    因为第一次面对辰龙天尊出手之时,倪坤二人连念头都天尊气息彻底镇压,脑海之中竟是无思无想,一片空白,呆滞宛若泥胎木偶。

    而现在,在烛龙神时光领域之中苦修一千多年,修为突飞猛进之后,再面对辰龙天尊一爪,他们虽然心生无力之感,可至少还有思维能力,还能感受到无力、恐惧。

    这是生灵面对掠食者时的本能恐惧。

    就好像面对猛虎、狮群,再勇猛的人,也难免心中惊惧。

    但勇者之所以成为勇者,就在于能够克服恐惧、面对恐惧,乃至……

    击败恐惧!

    倪坤二人既然没有趁辰龙天尊受困禁制的机会逃跑,而是主动出击,自然早已考虑到了辰龙天尊突破禁制的可能,已经做好了多种应对预案。

    事实上,现在的情况,比他们预想的更好——辰龙天尊脸色惨白,只剩一臂,气息虽然仍然是碾压级数,可在倪坤天人合一的感应之中,辰龙天尊此时的气息,竟隐隐予他一种“外强中干”的玄妙感觉。

    倪坤感觉,强行破掉三道半步金仙级禁制,辰龙天尊付出的代价,或许比他外表的伤势更加惨重。

    不过,即使辰龙天尊“伤势惨重、外强中干”,他也仍然是天尊。其境界并未跌落,实力仍然远远超过倪坤二人。

    但恐怕……已不再是碾压。

    轰!

    辰龙天尊摘星拿月、掌控乾坤的一爪,狠狠抓在玄黄功德塔垂下的玄黄之气上。

    玄黄之气轰然一震,剧烈波动,看上去好像随时可能崩溃。

    但终究守了下来,没有被辰龙天尊击破。

    “此宝不错。”辰龙天尊面沉如水,眼神森冷:“勉强能弥补本天尊的损失。”

    说话间,他五指一握,变爪为拳,再次轰向玄黄气罩。

    这一拳,像是将一颗太阳握在了掌心之中,爆发出无穷的光与热,足以将八通界那样的大世界,一击轰成齑粉、焚成灰烬。

    这已不是随手一拳。

    而是天尊挟怒,全力一击。

    嘭!

    拳出之时,拳峰前的空间直接爆碎,化为无数空间碎片,附着于天尊拳峰之前,随那蕴含着无穷光热的重拳,狠狠轰向玄黄气罩。

    然而……这一拳居然打空了!

    就在拳头即将击中玄黄气罩之时,倪坤二人就好像之前从辰龙天尊手下逃走一般,再一次消失不见。

    他俩又发动了回程蜡烛,直接回到了近在迟尺的宫殿里面……

    辰龙天尊落空的拳劲,狠狠轰在了宫殿正门之上。足以摧毁一方大世界的全力一拳,居然没有把宫殿大门打爆,只是将整座百丈见方的宫殿,震得重重一跳,激荡起漫天尘烟。

    看着那只是被烙上了一道浅浅拳印的宫殿大门,辰龙天尊眼角微微一抽,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无名火,冷冷道:

    “你们两个小辈,以为躲到宫殿里面,就可高枕无忧了么?又或者,你们以为,区区一座宫殿,真的能挡住本天尊?”

    这座宫殿,乃是天尊遗府核心,拥有极强的禁制。

    但能够对辰龙天尊造成威胁的三道攻击型禁制,已经被他以惨重代价彻底破除。宫殿剩下的禁制,只是纯粹的防御型禁制。

    其防御力固然极其强大,可无法反击的纯粹防御,又怎可能挡住辰龙天尊?

    “你们已经无路可逃。若是出来请降,本天尊还可以给你们一个痛快。若顽抗到底……待本天尊打破大门,抓住你们,定要教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辰龙天尊话音刚落,倪坤带着笑意的声音,便自殿中传来:

    “堂堂天尊,居然说这么多废话,还要求我们出去投降……情况有点不对啊!”

    陆昔颜的声音随之响起:“不错。天尊杀人,还需要说废话么?直接动手便是。他现在说这么多废话,恐怕是受伤太重,有心无力,打不破这宫殿了。”

    “言之有理。”倪坤笑道:“辰龙天尊,您既然受了伤,那还是赶紧回灵霄天养伤去吧。又何必跟我们两个小辈纠缠不休?再纠缠下去,若是不小心阴沟里翻了船,那您可真要成天尊之耻了!”

    陆昔颜道:“如果实在不甘心回去,实在想取我们性命,那你还是自己动手,打进来吧!不过依我看呐,你这位天尊之耻,怕是已经不敢再动手了。”

    辰龙天尊脸色阴沉,知道方才那一番“劝降”的话,已经暴露了自己的虚实。

    倪坤二人说得没错,他现在的状态很不好。

    强行摧毁那龙爪禁制、雷霆禁制时,他看似只是献祭了一条手臂,但实际上已经伤及元神,乃至损伤了本源。

    他的境界,固然并未因此跌落,但实力已经大打折扣。

    像刚才那种足以一击摧毁一个大世界的全力一拳,已是目前他,所能发挥的最强攻击。而若是想要强行消磨拆解这宫殿的防御禁制,打破宫殿大门,他至少还要发动上百次同等程度的攻击。

    可同样程度的攻击,每发动一次,都会令他的伤势加重一分。若再发动上百次同等程度的攻击,伤势加重之下,他就算境界不会跌落,实力也将进一步削弱。

    到那时,还真未必能打破那玄黄宝塔的防御。

    正因此,他才要出言劝降。

    可惜,那两个敢于向天尊出手的狂徒,不仅胆大包天近乎疯狂,更无比狡猾,居然看破了他的虚实……

    辰龙天尊知道,那两个家伙,现在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出来了。

    但辰龙天尊也不会因为一番“天尊之耻”的激将,就冒着伤势加重的危险,强行攻打宫殿。

    他冷哼一声:“我倒要看看,你们能在里面缩上多久!”

    说完居然就在殿门前坐下,旁若无人的打坐疗伤起来。

    【求勒个票~!】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