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六章 唐艾出奇谋 李亮三斫营(上)

作者:赵子曰更新时间:
    曹斐、张韶、田居等人应召至莘迩的帐中。

    因为氾宽等被逐出了朝堂,现今的王城谷阴形势比较安稳,故是莘迩此回离都,只留下了黄荣和羊髦、羊馥兄弟,把唐艾、张龟等,及新投他不久的杨贺之等都带在了军中,做个参谋,并为了显示与麴爽的“摒弃前嫌,重结盟好”,把督府右司马郭道庆也从军带着。

    唐艾、张龟、郭道庆、杨贺之诸人亦相继来到。

    诸人坐定。

    先由张龟给大家介绍目前的综合敌情。

    张龟腿脚不便,瘸拐着走到挂在帐壁上的彩绘地图前,睁着独眼,从地图上找到了陇西郡郡治襄武县的位置,拿直鞭指住,说道:“根据侦查,现屯驻於襄武县内的秦虏,约有五千人,其主将是吕明。”

    他扭头顾与曹斐等人,说了一下吕明其人的事迹,说道,“吕明此人,以前在虏秦并不出名,他的得到虏秦重用是近年来的事。他本是蒲英的属吏,后来蒲英谋叛,他聚集了四五党羽,於蒲英的王府之中,当堂把他擒下,由此得以名显於虏秦,得到了孟朗的器重;又据传闻,他有个小奴名叫青雀,不知怎的,似乎是被蒲茂相中,成了蒲茂的男宠,总之,此人乃是虏秦目下的新贵。从他擒拿蒲英就看看出,此人不但颇有胆勇,且有决断,不可轻觑。

    “与吕明一起据守襄武的,是个叫季和的。季和是孟朗的属僚。此人深得孟朗的赏识,有智谋,前回赵宴荔所以投我定西不成,就是败在了此人与吕明的合力下;曹将军、田将军被阻於两山间,不得援到陇西郡,亦是因此人与吕明的阻挠。此人也不可小看。”

    说到“曹将军、田将军被阻於两山间”的时候,曹斐老脸一红,田居面黑如铁。

    对这两人的表情,张龟反正一只眼,只当没瞧见,把脸扭回,重新落目於地图上,提着直鞭,顺着襄武县,朝西南方向移动了约四五十里,停在了鄣县上。

    他与诸人说道:“鄣县是前代秦朝的旧县,因了秦末的战乱,当地人口锐减,到的前代成朝时,省掉了此县,本朝沿袭成朝,亦将此县并入到了襄武县;但是虽然而下无有鄣县,鄣县的县城还是犹存的。据情报,现有姚桃部与襄武的秦虏兵马数量相近,也是约五千人,屯驻此城。”

    说完鄣县的敌军情况,他再次转顾众人,介绍姚桃,说道,“姚国与虏秦一战,君等都是知晓的。姚桃即姚国之弟。姚国死后,其部曲拥戴姚桃接替姚国,做了他们的头领。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姚桃上边还有几个兄长,而姚国之部曲却一致拥戴姚桃,并且他的那几个兄长对此也无异议,可见此人必非寻常之辈,至少能得人心。

    “去年的时候,虏秦发生了一件比较重大的事件,便是风传姚桃将要叛投虏魏,结果姚桃没有叛投,他的弟弟姚谨倒是逃去了虏魏。虽是根据之后的情报判断,蒲茂对姚桃仍是相当的信任,可姚谨的叛逃,肯定会对姚桃带来不小的影响。他要么感激蒲茂的宽宏大量,或许就此会对蒲茂死心塌地;要么他可能会表面卖力,内心则实忐忑忧惧。如是后者,说不定能为我军利用。”

    张龟顿了下,接着说道,“曹将军、田将军被阻於两山间时,姚桃及其所部也是拦阻的秦虏部队之一。”

    曹斐的老脸又是一红。

    田居怒火上窜,脸皮由黑变为黑红,怒目而视张龟,心道:“瞎眼龟,故意的么”

    张龟还真不是故意的,他特地点出这一条,是为了引起大家对姚桃的重视。

    讲罢姚桃,张龟转向地图,直鞭顺着漳县往西北方向,移动了亦四五十里,停在渭水源头的北岸,此处是首阳县。首阳县与襄武县、鄣县刚好形成一个大致等边的三角形。

    张龟说道:“首阳县此地,距离我军最近。现下其城中,所驻之秦虏兵马最众,约有万人,其主将是虏秦的前军将军石首。石首刚被蒲秦任命为陇西太守,他亦是此三城秦虏的主将。石首,就不用多与君等介绍了,此人乃是蒲秦有名的战将之一,名仅亚於苟雄。此人性格严峻,治军整肃,之前曾数与麴侯交锋,两下互有胜败。”

    介绍完了三县的敌情,张龟放下直鞭,转过身,面对帐中诸人,总结说道,“我军当前所面对之秦虏各部情形就是如此。秦虏据此三城,扼守渭水两岸。首阳当先,襄武、鄣县分处首阳后方之左右;除此之外,三县之后,又有天水郡为援,三县之北,复有南安郡为屏障。

    “我军如攻首阳,则姚桃部出鄣县,可胁我军之右翼;吕明部从渭水南岸的襄武县渡过渭水,自渭北沿水而上,足胁我军之左翼。我军如舍首阳而攻鄣县,则石首之兵出首阳,可攻我军之后阵;吕明之兵出襄武,可击我军之侧翼。

    “总而言之,秦虏当前占据着地利,这场仗很不好打。”

    张龟掌握着莘迩的情报系统,故是对吕明、姚桃、石首、季和等蒲秦将领、谋佐们的情况都很了解。他做完了整体上的陈述和介绍,向莘迩行了一揖,退回到自己的榻上坐下。

    莘迩腰杆笔直地跪坐榻上,双手放於膝盖,环顾曹斐、田居、唐艾、杨贺之等等众人。

    他的心情尽管急迫,流露於外的神情却从容镇定。

    他说道:“大体的敌情,便是长龄适才说的这些。我再补充两点。

    “一个是,现今武都郡基本上全境已经沦陷,张太守、李亮二人,引兵不足千人,唯困守仇池山而已。

    “一个是,蒲獾孙领兵万余,已然兵至阴平县外,也许就在此时,他已展开了大举的进攻。在孟朗攻我陇西的时候,冉僧奴一边攻打武都郡,一边派人潜入阴平郡,勾连本地的羌豪反叛,北宫越虽是平定了几处,然仍尚有约数千之众的叛羌,作乱於阴平、平武两县。

    “诸君,武都郡且不多言,阴平郡的情势现在是非常的危险!鸣宗、北宫越总计不过才有兵三千余,外有万余秦虏攻袭,内有数千叛羌扰乱,可谓是内忧外患。我军绝不能在武始郡多做耽搁,宜尽快突破石首、吕明、姚桃等秦兵的防线,驰援阴平郡!

    “君等对此都有何高见,请畅所欲言!”

    当日吕明、姚桃撤兵之后,田居拒绝了唐艾急攻陇西郡,以缓解武都、阴平压力的建议,急忙忙地带兵去接应麴球,——麴球以大局为重,不以个人的身家性命为意,压根就没有生过撤回到陇州的念头,田居当然是接应了空,他无功而返以后,便仍与曹斐合兵,驻於武始郡,一直待到现在。

    既是因刚才受张龟两次“嘲讽”他的闲气,也是为了给自己争口气,田居头一个发言,他说道:“我有一策,可败石首等秦虏,光复陇西郡!”

    莘迩问道:“君有何良策”

    田居昂首挺胸,说道:“秦虏分据三城,度其用意,他们打的必是‘我军攻其一,则他们余下两城便即支援,以形成围攻我军之势’的算盘,既是如此,我军何不围城打援佯攻首阳,设伏兵於道,候姚桃、吕明部来援,野战胜之!如此,已歼灭其战力,三城也就轻松可下了!”

    帐中的这些将校、军吏,唯有郭道庆与他俱是麴爽的故吏,两人算是一党,田居道罢了自己的意见,先是看向莘迩,见莘迩沉吟不语,旋转目郭道庆,望能听到他的一声“有道理”。

    郭道庆半仰脸,蹙着眉,手指下意识地敲打腿上,似是陷入了思考。

    田居却是半晌没有等来他想听的那三个字。

    於帐中一片沉默中,田居终是忍不住了,问郭道庆,说道:“子善,你怎么看”

    郭道庆醒过神来,说道:“卿之此策有……”

    话说一半,他顿了下来。

    田居问道:“有什么”

    “有点难成。”

    田居愕然,问道:“有点难成为什么”

    郭道庆说道:“我军统共只有两万余,而首阳之秦虏计约万人,我军如果用於攻城的部队数量过少,则无用也;如果用於攻城的部队数量过多,则设伏怕就不好设了。”

    田居说道:“我军可以虚张声势,多树旗帜、置空垒,以迷惑首阳的秦虏!”

    郭道庆说道:“此乃征虏将军攻龟兹之计也。长贤,我以为当下的局势与征虏攻龟兹时的情况不同,似是不宜用於当下。万一此计被石首识破,他引兵出城,击我设伏部队之后,到的那时,落败的就不是秦虏,而是我军了!”

    田居怒道:“那你有何高见”

    郭道庆只是觉得田居的意见不行,他本人却是无有“高见”,然亦不尴尬,说道:“这个、这个,我一时还无主意。”

    要说起来,田居的这个围城打援,的确是个办法,莘迩也想过此策,但与郭道庆担忧的不同,莘迩担忧的是如果吕明、姚桃认为石首部众万人,据城而守,应是足能挡住定西军的攻势,而皆不援石首的话,那么如用此策,就只能是浪费援助麴球的时间。

    莘迩不好直接驳回田居的建议,见他面色难看,便笑道:“田将军此策,也不能说不可用。不过,不用急着下决定,咱们大家再议议。”顾视张韶、唐艾、张龟、杨贺之等,问道,“卿等有何谋策”

    张龟的才能,不在军阵,他费尽心思也只想到了一条下策,便是田居适才之所言,还没有能找到上策,就没有开口。杨贺之亦在思量。

    莘迩看到唐艾手摇羽扇,稳坐榻上,像是一幅胸有成竹的模样,就问他,笑道:“千里,你定是已有主意了,是何妙计快快说来,莫再卖关子了。”

    唐艾确是已有对策。

    他说道:“明公,若是咱们不打此三县,或言之,佯攻此三县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