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985 欠揍(二更)

作者:我吃元宝更新时间:
    夕阳下,池塘边,炊烟袅袅。

    身为一名纨绔,在吃喝玩乐方面,萧元嘉可谓是样样精通,一通百通。

    鱼要怎么剖,肉要怎么腌制,调料味如何掌握运用,火候如何把握

    他头头是道,如数家珍。

    鱼还没有烤好,已经闻到阵阵香味。

    瞧着他念念有词,嘚瑟显摆的模样,燕守战就忍不住说他。

    “读书要是有这一半用心,何愁不能考个举人进士回来,也让老夫高兴高兴。”

    萧元嘉嘿嘿一笑,不反驳。

    燕世杰嘴欠,“祖父,以二公子的身份何需考举人进士。天下举人进士都得奉承他。”

    打死你这个嘴欠的臭小子。

    燕守战挥起鞭子,还没抽下去,燕世杰已经跑远了。

    他可是逃跑小能手,绝不能让鞭子近身。

    燕守战哼哼两声,臭小子要多打几顿才行。

    嘉宁县主低头一笑,燕世杰到底是故意的还是故意的。

    这么大的人了,还记吃不记打。

    明知道要被鞭子抽,还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巴。

    他是故意的吧

    燕世杰“”

    嘤嘤嘤

    他就是嘴巴快,嘴巴比脑子还快。

    尤其是面对唠叨的亲亲祖父,他永远都管不住自己的嘴巴。

    罪孽啊

    鱼肉烤好,分食。

    先给祖父,然后杜先生。

    接着按照年级大小,一个个分下来。

    “焱表哥今儿辛苦了,多吃点。”

    萧焱“”

    有点感动,怎么回事。

    嘉宁县主也嘱咐他多吃点。

    “我大致问了下你们的伙食,三天才吃一顿肉,平日里都吃得格外清淡。今儿开荤,能吃就多吃点。”

    萧焱冲她笑笑,“我吃得挺好,大姐不用担心我。我都长了肉。”

    的确长了点肉。

    但

    不像是伙食催肥的,更像是心宽体胖。

    心情一好,吃得多,自然也就长了肉。

    嘉宁县主微微垂眸,她有点欣慰,又有点伤心。

    得经历多少苦痛磨难,多少的爱恨纠缠,多少次徘徊在生死边缘,恨不得直接了结了自己

    才有了今日的豁达和坦荡。

    她想说点什么,又克制了自己。

    弟弟好不容易走出了阴霾,她不该再提起过去的事情,惹来伤心和逃避。

    于是,她露出笑脸,“快点吃,趁热吃。今儿是二公子下厨招待我们,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千万要仔细品尝。”

    “味道好不好我的手艺还不错吧”

    萧元嘉凑到她跟前,一脸求表扬的样子。

    嘉宁县主抿唇一笑,“味道好极了。要是辣子少放点,或许会更好。”

    萧元嘉哈哈一笑,“烤鱼就是要重口味,否则盖不住鱼腥味。今儿我已经手下留情,考虑到你们的口味,没敢多放辣子。换做往日,我自个烤来吃,这面上都是一层辣子。”

    “无辣不欢。二公子口味重,也说明肠胃好,真令人羡慕。”

    萧焱竟然主动搭话,少见啊

    萧元嘉嘚瑟一笑,“焱表哥平日里吃得清淡,这个味道能接受吗”

    萧焱含蓄一笑,点点头,“挺好的。第一次吃烤鱼,还是在野外,别有一番情趣。”

    “别千万别整人那一套。”萧元嘉赶紧打住。

    紧接着,他又悄声提醒道“外祖父在场,千万别提和读书相关的事情。否则,我们大家都逃不过一顿功课。”

    萧焱恍然大悟,原来二公子怕写功课啊。

    他本想说他不怕,他爱写功课。

    不料,刚张嘴,萧元嘉直接用水壶堵住了他。

    “吃了烤鱼,要多喝水。焱表哥快喝水,千万别辣着自己。”

    萧焱差点被呛了个半死,心头却极为高兴。

    这是第一次,同龄人,如此放肆又自然的亲近他,同他聊天说话,还有小秘密。

    突然之间

    那种孤独的感觉,随风飘散。

    似乎

    他也有朋友了,既是亲戚,也能当朋友。

    怪高兴的。

    燕守战说到做到。

    说过要好好“教导”萧焱,就不会打半点折扣。

    于是

    萧焱就开启了水深火热的生活。

    原本,他以为所谓的教导,就是夫子教导学生读书明理。

    结果,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一大早,燕守战带着他去爬山。

    “你来此地教书已经两个多月,可曾走遍这里的山山水水,遍访每家每户村里头的人,你都认全了吗”

    萧焱很羞愧。

    他不曾走遍山山水水,更不曾认全村里的人。

    他就是个宅男,无需任何人限制行动,每天忙完教学工作,他就窝在房里看书,要么写章。

    出门游山玩水,与民同乐,主动和村民接触,那是不可能的。

    燕守战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你既然选择来偏僻地方教书,你不走访四邻,不看遍山水,这同你待在城里面有何区别而且,生活还不如城里头方便。来山沟沟,是要干什么你告诉老夫”

    萧焱战战兢兢,不太确定地说道“逃避我娘”

    “没出息”

    燕守战那个气啊

    “除了逃避你娘,你就不想干点别的事情不想换种生活方式你当这里还是大正宫吗就窝在那小屋子里,这样下去,一辈子都别想有改变。”

    萧焱沉默。

    燕守战冷哼一声,这是他带过的最差一届学生,朽木不可雕也。

    他轻咳两声,“既然大胆地走出来,为何不大胆地继续走下去改变啊,体验啊。

    你怕和村民来往,和小孩子来往总没有问题吧。问官府租赁一小块地,自个种点什么也行吧。

    或是,主动问村民买点农产品,一来而去也就熟悉了。办法都是人想出来的,你别光盯着书本看。

    你看了这么多年书,看够了是时候睁大眼睛看看外面的世界,看看普通人是怎么生活的。

    你口口声声想过普通人生活,可你的生活根本不普通,十里八乡你都属于相当的另类。你瞧瞧其他教书先生,教书之余,都在搞副业。”

    萧焱小声反驳,“其他先生,闲暇之余也都忙着读书,他们都准备考科举。”

    燕守战呵呵一笑,气坏了他。

    他问道“你打算考科举吗”

    萧焱连连摇头。

    开玩笑,他堂堂亡国之君,岂能去考科举。

    生怕不够引人注目吗

    燕守战冷哼一声,“既然不考科举,也不打算做学问,你天天抱着一本书看做什么”

    萧焱愁眉苦脸。

    不看书,他想不出别的事。

    洗衣,他请了村里的大娘帮忙。

    吃饭,吃大锅饭。

    剩下除了教书,看书,好像没别的事情可干。

    燕守战气得胡子抖三抖。

    “你和别人的志向不一样,你得找点别的乐子,懂吗”

    萧焱小心翼翼问道“写书可以吗志怪。”

    哎呦

    燕守战将他从上到下打量,“写出来了吗”

    萧焱点点头又摇摇头,“写了几章,也才一两万字,怕是入不了世人的眼。”

    “那不一定你要是愿意,一会下山,你将你写的书给老夫看看。老夫要是看得进去,帮你引荐一二书商。说不定,将来你不用教书,光是靠写书就能养活自己。”

    萧焱耳垂都红了,他觉着怪难为情

    “我是随便写写,怕是难登大雅之堂。”

    “本就是志怪,何必强求大雅之堂。你这人,被那帮腐儒给教迂腐了。灵活点,多想想,多看看,脑子里就有了办法。”

    “哦”

    他就像是个没精打采的乖宝宝,又像是癞蛤蟆戳一下跳一下,都是别人说什么是什么。

    实则

    他心里头有自个的想法。

    只是,他不习惯辩解。

    当年,他当皇帝,坐在金銮殿上,他就是个摆设,萝卜章。

    朝议从来都没他的份,也轮不到他发言,没人会征求他的意见,谁让他小。

    那会,他自然没机会同人辩论,口才也无从训练起。

    后来,他和石温发动宫变,还来不及学会口若悬河地同朝臣争论,就被石温赶下了龙椅,关押在四方小天地。

    故而,他这一二十年,说话的机会很多,争论的机会几乎没有。

    到后来,他甚至连说话都不乐意,嫌弃张嘴太累,更何况争辩。

    一向,都是别人说什么,他就听着。

    听得进去,就多听几句。

    听不进去,就放空自己,将他人说话当做耳边的伴奏。

    什么左耳进右耳出,那都是不存在的。

    不爱听的话,他都不给进耳朵的机会,全都是嗡嗡嗡。

    这会

    他就有放空自己的趋势。

    砰

    脑袋上挨了一下,背上也挨了一下。

    痛死他了。

    燕守战大怒,指着他怒斥,“老夫说话,都是金玉良言,你还敢走神。老夫瞧你这模样,就是欠揍。回去,让老夫打一顿。”

    萧焱一脸懵逼。

    他被打了

    他竟然被打了

    他这辈子,被人打的次数,五根手指头都数得出来。

    今儿,他竟然被打了两回。

    突然觉着好委屈。

    燕守战眼一瞪,“你还敢委屈。信不信老夫现在就抽你一顿。”

    萧焱“”

    连委屈都不行,那他要怎么办

    难道学燕世杰,跑吗

    哎呀,太羞耻,做不出逃跑这种事情。

    太难了

    他堂堂亡国之君,太难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