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一十二章 亩产

作者:渐进淡出更新时间:
    又过了三天。

    温暖一家的麦子已经晒干了,正在晒谷场计算亩产量。

    纳兰瑾年在温暖身边站着。

    梁涣章和欧阳怀安都在他们身旁站着。

    村里的村民都一窝蜂围到了晒谷场,想看看到底小麦亩产有多少斤。

    村长带着有福等人,大家一起合力将麦子称出来。

    越称越激动!

    拿秤的人激动得手都抖了!

    有人心急得不行,见此忍不住夺过秤:“我来!”

    然后手抖得更厉害了!

    秤砣都掉在地上。

    好不容易总算全部都称完了。

    最后村长算了算,虽然他心中有数,但他依然怀疑自己算错了!

    他又重新算一遍!

    然后一脸难以置信的看向温家瑞:“家瑞,你算到了亩产多少斤”

    温家瑞将他算出来的结果给了村长看。

    旁边的人心急了:“村长,家瑞,到底多少斤啊!你们倒是快点说啊!”

    “对啊!急死人了!”

    ……

    村长这时站了起来,他咳了两声,清了清喉咙:“亩产一千零五十六斤!”

    “”

    寂静,全场死一般的寂静!

    半晌,一个村民对自己的媳妇道:“婆娘,你拧拧我耳朵,我怀疑我耳朵不好使了!”

    “村长,你是不是算错数了这怎么可能”

    一季冬小麦种出的粮食,居然比两季水稻种出的粮食都要多

    “绝对没有错,大家都看着的,而且我算了几遍了!”

    “啊我的天,发了!这回发了!以后都不用饿肚子了!一亩田就能收一千多斤粮食,只种一季都够吃一年了!”

    “老天爷开眼啊!难怪那天咱们阻止慧安县主家种小麦,喜鹊会来报喜,野狼会来守着麦田!这都是上天派下来的!慧安县主也是老天爷派下来拯救百姓的。”

    有一个村里的老人跪了下来给温暖磕头:“慧安县主多谢你!你真的是大家的福星啊!是我们的福星啊!”

    其他人见此也赶紧跪了下来,不知道有谁大喊一声:“慧安县主简直是天下百姓的福星!慧安县主千岁!”

    “慧安县主千岁!千千岁!”

    “慧安县主千岁!千千岁!”

    其他村民纷纷跟着叫嚷!

    温暖的心尖抖了抖:你们别害我啊!

    千岁是随便叫的吗

    温暖站看了那人一眼,随即无可奈何的,赶紧跪了下来,然后向着京城的方向磕头开始拍彩虹屁:“是皇上爱民如子感动了上天,才让我做了这样的梦!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纳兰瑾年看着温暖挑了挑眉,这丫头的求生欲还是挺强的。

    然后他目光一转,落在某个人身上,眼底一片冷凝。

    一车一车的麦子从温暖家运走了。

    当最后一车麦子都运走时,夕阳已经西下了。

    纳兰瑾年在温暖家吃完晚饭后,他对温暖道:“明天辰时出发。我来接你们。”

    “好。”温暖点了点头。

    千秋宴快到了,明日要进京参加千秋宴,顺便领赏。

    “大灰今晚就留在这里吧!”

    纳兰瑾年没有意见,这头畜生有奶便是娘,都忘记谁是她的主子了!

    温暖等纳兰瑾年离开后,她坐上了大灰的背上:“大灰带我去找那个人。”

    大灰一溜烟的消失在夜色里。

    纳兰瑾年回到了山上。

    他回到了书房看见一只信鸽落在窗棂上。

    纳兰瑾年走了过去,解下了信鸽上的小竹筒,将里面的纸条拿了出来。

    打开看了一眼,性感的薄唇一勾,冰眸里讳莫如深。

    这时林风在门外求见:“主子,人抓到了。”

    纳兰瑾年将手中的纸揉碎,飘散在空中。

    “带进来!”

    林风将一个村民打扮的人带了进来,松开手,一脚踹在他的后膝盖上,那人便跪下来了。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我知道错了!”

    天啊!他怎么这么倒霉,刚刚才被一头狼和一个狼女打了,还没回过神来又被人抓了!

    “谁让你说慧安县主千岁千千岁的!”纳兰瑾年看着他被打成猪头的脸,看向林风。

    林风点了点头。

    “大人饶命,我只是随口一说的啊!”

    纳兰瑾年一脚踹在他的身上:“带下去,打到他说为止!”

    “啊,大人饶命,我说!我说,是……”

    ——

    晨光微熹,三辆马车一辆一辆马车排在温家瑞家门口。

    他们要上京谢恩了!

    家里的下人一个个出来排队相送。

    族长和村长,还有全部村民都出来相送了。

    他们知道温暖一家今日进京谢恩。

    温暖一家刚将行礼放好,纳兰瑾年的马车便出现了。

    在一片恭喜和祝福声,一家人踏上了进京的路。

    族长看着远处的三辆马车,抹了抹眼泪,对村长道:“咱们温氏一族要出头了!”

    他们温氏一脉,雄起了!

    村长表情一肃:“族长,以后更加要约束好族人,千万别借着慧安县主的名头做些不正当的事!”

    族长表情一变:“对!以后咱们温氏之人做人做事更加要小心翼翼,绝不能给县主惹麻烦,大家听见了没有”

    一个村子是真的什么人都有的。

    许多人都高声应着,可是放在心上的没有几个。

    这次进京温淳三兄弟没有去,他们继续留在书院上学。

    温家美最近陷入了疯狂的创作热情中,她也没有去。

    温家瑞不放心她一个在家,王氏也不放心,便送了她和秋实去吴家暂时住一段时间,正好在那边有窑洞,方便她将做出来的瓷器烧出来。

    走了半天的路,中途只在一个小镇上吃了午饭,便继续赶路。

    温暖的马车让给了年纪大的王氏,华嬷嬷和吴氏和温家瑞坐了,那是纳兰瑾年送的马车,县主的配制,避震比较好。

    傍晚时候,驿站到了,温暖下了马车,精神有点不振,都是被颠簸的。

    温暖吐槽:这具身体比较娇气!

    纳兰瑾年见此问道:“怎么了”

    温暖摇了摇头:“没事,坐太久马车闷的!”

    温家瑞知道温暖会晕车便问道:“晕车吗要不要吃药”

    “不用,我没事。”

    纳兰瑾年看了她一眼,然后道:“先进去吧!”

    林风早就先走一步,将驿站都打点好了。

    他适时开口道:“主子,慧安县主,驿站的厢房都准备好了,热水和饭菜也准备好了。”

    驿站的驿长这时也恭敬的行了一礼:“恭迎瑾王,慧安县主。”

    一行人便走了进去。

    温暖一家进去后,大房一家随后便到了驿站门外。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