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三十章 多少食邑?

作者:渐进淡出更新时间:
    依然是刚才的天元殿

    敞大的天元殿,群臣已经退去。

    皇上依然坐在最上方的龙椅上。

    纳兰瑾年也在。

    下面站着礼部尚书,太乐署署令。

    中间跪着温婉。

    太乐署署令看着温婉皱眉:“温婉姑娘,那首曲子是你作的吗”

    大乐署署令说不失望是假的。

    本来以为找到个好的苗子,没想到原来是个买曲子的冒牌货。

    温婉吓得手心都出汗了,她动了动嘴皮。

    “你要想好了,欺君可是砍头的大罪!”礼部尚书提醒道。

    温婉心中一颤,她快速在心里权衡过利弊,然后才道:“回皇上,曲子是教乐坊的乐官给民女,让民女当成自己的曲子参加千秋宴竞选的,我也不知道曲子是谁的,他说朝廷需要琴技好的人,让我去试试。”

    太乐署署令差点骂爹了!

    朝廷是缺琴技好的人吗朝廷是缺作曲好的人!

    那样的好曲子,给任何一个太乐署乐师练习上半年也能弹出她那水平啊!

    皇上也不耐烦面对一个戏子,他摆了摆手:“打十五大板子,谴退回去吧!”

    温婉:“”

    ——

    没多久纳兰瑾年便回到了马车上了。

    马车里温暖将自己不明白的地方问了出来:“封地就是食邑吗一年有多少银子是我自己征收的吗”

    温暖有封地,但不是她管理的,只过是封地收上去的赋税有一部分会属于她。

    这比一个没有封地的郡主令的俸禄多太多了。

    “我朝律例,为确保国库充足,所有食邑的赋税都由朝廷代收,然后按比例给三成食邑之人。南宁县只是个很小的县城,很贫困,人口少,还经常有水灾,一年的赋税也没多少,你每年能拿一两千两已经算多了。”

    温暖:“……所以皇上是给了一个鸡胁给我吗”

    “本朝郡主好几个,但有封地的郡主只有你一个。再说好歹有一个地方,治理好了,赋税就多了,你拿的银子自然就多了!”纳兰瑾年安慰道。

    温暖点了点头:“老娘一定让它的经济好起来!”

    有的确比没有好,有个县在那里,可以说是有无限的可能啊!

    纳兰瑾年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江淮府是你的封地”

    江淮府纳兰国第二大府,除京城最富庶的州府!

    皇亲国戚果然不同。

    “嗯。”纳兰瑾年靠在马车壁上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

    “你每年有多少食邑”

    “也不是很多,也就几千万两吧!”

    “……”

    她的几千两。

    他的也是几千,不过是万两为单位!

    不能想,想想这日子就没法过了!

    温暖掀开马车帘子看向外面。

    她要呼吸一下新鲜空气,看看外面的蓝天白云,才觉得这日子还有些盼头!

    温婉被两个人抬着出宫,然后放在宫门外,便让她自己离开了。

    不远处,小朱氏和温玉早就等在不远处了。

    她们迫不及待的想知道温婉到底得了什么赏赐!

    温婉忍痛从架子上爬了起来。

    温玉眼神比较好,一眼就认出了那个被抬出来的就是温婉。

    “娘亲,姐姐!”

    两人赶紧跑过去。

    “婉姐儿,你怎么了”小朱氏看着女儿一身白衣,屁股有血迹吓得声音都发抖了。

    “姐姐,皇上有没有赐封你为县主了”温玉可没注意到这些,迫不及待的问道。

    温婉脸上血色全无,什么都来不及说,直接痛晕了。

    “婉姐儿!”小朱氏赶紧接住她!

    温玉这才发现不妥!

    “快,快抬你姐姐去看大夫。”

    这时瑾王府的马车在她们面前经过。

    温玉看见温暖的脸:“娘,是温暖!”

    “快去拦马车啊!”

    温玉赶紧追过去,可是,那马车一下子就跑远了!

    温玉追着喊了很久都没有停下来。

    温玉气喘吁吁的跑回来:“娘,那瘟神太过分了!居然见死不救!”

    小朱氏心里也恨极,她心里悲凉极了:“别说了,赶紧抬你姐姐去看大夫!”

    温暖和纳兰瑾年回到了王府。

    皇上御赐的黄金百两,绫罗绸缎等物品便下来了,来传旨的太监是李公公。

    李公公宣读完圣旨后,笑着道:“恭喜慧安郡主!恭喜世昌伯,吴夫人!”

    慧安郡主真的大厉害了,半年不到连跳三级!

    这都可以载入史册了!

    古往今来,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将乡君,县主,郡主都当一遍的!

    而且以一人之力,带令全家人被赐封。

    这真的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李公公佩服不已!

    温家瑞和吴氏被这天大的馅饼砸得呆呆的,还没反应过来。

    温暖笑着道:“谢谢李公公。辛苦你走一趟了!”

    温暖看了一眼铃兰。

    铃兰上前给李公公一个荷包。

    李公公笑着:“不辛苦,不辛苦!”他还想天天来颁旨!

    李公公摆了摆没接荷包:“慧安县主,要是想给小的打赏,你打赏小的一盒点心或者一篮子青菜也行!”

    在皇上身边当差,他真不缺银子。

    但年纪大了,整日整夜站在皇上身边侍候,一天下来他的老腰可受罪了!

    每晚躺下就像僵了一样,痛得不行!

    可是吃了慧安县主家里的菜和点心,你竟会觉那天腰都不会痛!

    温暖笑了:“一点小钱给公公买酒喝,蔬菜有,糕点也有!”

    温暖看了一眼铃兰:“给李公公拿一箩筐菜和一食拿点心。”

    “是。”铃兰马上去安排。

    最后李公公高兴的拿着一箩筐青菜和一个食盒离开了。

    京城中无数人盯着李公公去瑾王府颁旨送御赐之物,当那些下人传话回去。

    各府的主子傻眼。

    李婉婉:“慧安郡主给李公公的打赏是一箩青菜和一盒点心哈哈哈……小门小户出来的,果然难登大雅之堂!李公公当时是什么意思表情”

    “这打赏还可以是一把青菜吗哈哈……好想看看李公公的表情,什么笑得很高兴内心估计泪流满面了吧!”

    “史无前例的打赏!简直贻笑大方!笑死人了!”

    “丢人现眼!”

    ……

    然后那些想上门结交的贵女,心思都淡了。

    她们可不想收到一把青菜做礼物啊!

    担心拿出去,会被人笑死!

    是夜

    一处废弃的宅子里。

    一个黑衣人站在那里,双手背在身后。

    很快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女子出现。

    “慧安县主是谁”

    “只查到她是温家村一个土生土长的农女。”

    “农女懂这么多再查。”

    “是。”

    “那人的手怎么回事”他的计划都打乱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