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百四十二章 到底严不严重

作者:渐进淡出更新时间:
    温暖听了便道:“想来东陵国的疫情应该是早就有了,只不过还没有大爆发。”

    这个朝代不同现代,冬天穷苦人家多数都是不出门的,毕竟没有太厚的衣服穿。

    纳兰瑾年点了点头:“淮南府封城了吗”

    “回瑾王,在确认是瘟疫时,王爷已经下令封城了,不许城内的百姓出去,也不许城外的百姓进城,不过城郊也有百姓感染了,现在每天都有官兵四处巡查,看看那条村子有百姓感染了,便将人安置在一起治疗。”

    纳兰瑾年点了点头。

    温暖拿出一张药方递给王骁:“王将军,这是治疗瘟疫的良方,你不妨用这个药方给百姓们治病。若是药材够的话,没有生病的人也可以喝一些来预防一下。此外疫病一般是通过病人打喷嚏、咳嗽、说话的飞沫、呼出的气体,近距离接触的人直接吸入呼吸道内导致感染,所以要做好预防。”

    王骁接了过来,脸露喜色:“真的吗这真的太好了!”

    这时船上的士兵纷纷附和道:“对啊!我们从东陵国回来,这一路都是喝这个药方煎的汤药没有一个人患上疫病,郭姑娘因为没有喝,所以患病了,但也是用这个药方治好的!”

    “对啊,这个药方,可管用了。”

    郭明艳:“”

    “我患的根本不是瘟疫好不好!不然为什么江盈没有事”郭明艳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患的是疫病的!

    林庭轩:“大概是因为她每次都比别人多喝一碗汤药!”

    郭明艳:“”

    郭明艳瞪了杨江盈一眼。

    杨江盈低下了头。

    温暖没有理会他们的话,继续交代王骁应该怎么注意预防。

    王骁看着温暖,认真的听着,目光不自觉的流露出一抹慈爱,只是这一抹温情的目光只是一闪而过。

    纳兰瑾年:“”

    那是什么眼神

    天空上一只老鹰在盘旋,

    大灰趴在船头,百无聊赖的吹风,狼眼看了一眼王骁,又看了一眼温暖,侧了侧头,眼睛里露出了一丝困惑。

    温暖站在船边,细细的解说,末了她拿出一个棉口罩:“出门时,可以让百姓做一些口罩带着,能起一点防御作用。不过记得定时清洗,用完用开水煮一下,再用。就是这样带着。”

    温暖拿出了自己的口罩,示范了一下。

    棉口罩的防御作用没有医用口罩强,但是有防御总比没防御好。

    王骁接过口罩,上下翻看了一下,他见上面的针脚一大一小,歪歪曲曲,心想:这是那个士兵做的口罩吧绝对不可能是女子做的!

    他拿着口罩恭敬的道:“谢谢慧安郡主,末将一定将慧安郡主的药方和防御方法禀明王爷,”

    温暖点了点头。

    王骁又对着纳兰瑾年恭敬的问道:“王爷,要不要上岸”

    他一个武将自然不能阻止一个亲王上岸的。

    所以只能询问。

    郭明艳听了这话马上道:“当然不上岸!淮南王府有瘟疫,咱们还上岸,不是找死吗”

    温暖转头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的道:“你不是不怕死吗”

    郭明艳:“”

    “我是不怕死,但是你不是很怕吗上岸后,那咱们离开时,是不是又得一路风餐露宿的赶回京城!说什么隔离!我才不要!你们要上岸,你们想,我们直接从宁远县回京城。”

    纳兰瑾年摇了摇头:“既然有疫情就不上岸了!我们还得赶回京城复命。王将军让淮南王将淮南州府的疫情情况写一份奏折上报朝廷”

    纳兰瑾年还得去附近的城池了解一下有没有发生疫情。

    免得大爆发。

    “是!”

    纳兰瑾年对掌舵的舵手道:“!”

    王骁马上拱手行礼:“恭送瑾王,慧安郡主!”

    几名水手用一条长长的竹竿用力一撑

    船缓缓动了起来,很快便离开了岸边,开始航行起来。

    王骁看了一眼身边的侍卫:“走吧!回去禀告王爷,出使的队伍离开了!”

    “是!”

    两人走下码头。

    王骁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远去的船只。

    又看了一眼身边的侍卫。

    他捏紧了手中一卷小纸条。

    再次将纸轴揉成粉末。

    王骁看了一眼站在某个角落的一名士兵。

    瞪得太紧了,这次也没能将消息送出去。

    瑾王怎么就不留下来几天呢!

    不过想想也是,现在淮南府发生瘟疫,人人都避之不及。

    可是疫情根本就不算严重,是淮南王故意让自己夸大的。

    王骁在心里叹了口气。

    船上

    温暖和纳兰瑾年回到了屋里。

    林风直觉的守在门外。

    纳兰瑾年开始写信,让小黑送信回京城。

    温暖看着他写信,将自己心里的疑惑说了出来:“小黑通知得这么早,按理说江淮府的疫情不会像是王将军说的比较严重。”

    故意将疫情往严重里说是有什么原因呢

    温暖觉得绝对不会是不想他们上岸这么简单。

    纳兰瑾年听了这话动作一顿,微微抬头,眨了眨眼,轻应了一声:“嗯。”

    他低头了头,继续写信,冰眸晦暗不明,薄唇动了动:“他有目的。”

    温暖托腮欣赏着他遒劲有力,龙飞凤舞的字。

    心里想着淮南王将疫情往严重里说,会有什么目的。

    一个人做一件事情一定会有目的的,而这个目的通常能给行动者带来好处。

    按理说官府向朝廷上报疫情,一定是往轻里说,免得让皇上觉得他无能。

    疫情严重的话

    会死很多人。

    官府为了控制疫情就会烧村。

    他是想借此引起民愤吗让百姓不满朝廷的统治

    这个有一点可能,但是只是这样吗

    廷淮南王是异姓王,可以拥有私兵,纳兰瑾年做什么事,只要温暖在面前,他都没有刻意隐瞒过温暖。

    温暖知道纳兰瑾年试图找淮南王想谋反的证据。

    等等,谋反,私兵,死很多人!

    温暖想到什么,一把握住了纳兰瑾年的手,激动的凑到纳兰瑾年的耳边:“十七哥,我知道他有什么目的了!”

    纳兰瑾年没想到温暖这么快就想到了,他转头看向她:“什么目的”

    温暖靠得比较近,纳兰瑾年一扭头,他的脸就这么在少女柔嫩的唇上擦过。

    温暖:“”

    纳兰瑾年:“”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