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百四十三章 就依王妃所言

作者:渐进淡出更新时间:
    温暖的脸瞬间爆红,她赶紧坐直的身体:“那个你怎么突然转头啊。”

    少女的脸,红成了水蜜桃一般,半开的木格子窗户,有海风吹进来,撩动着她的发丝。

    纳兰瑾年:“”

    明明是她靠过来的,居然恶人先告状!

    那便别怪他不客气了!

    看着她红红的脸蛋,纳兰瑾年升起了逗弄一下她的心思。

    他放下了手中的毛笔,信也不写了。

    他伸手轻轻拧了一下她的鼻子:

    “小丫头,你恶人先告状的本领越来越厉害了!明明是你自己凑过来的!还怪我突然转头嗯,我猜猜你是不是想亲我,所以故意的”

    “……谁想亲你!胡说八道!”温暖打下他的手:“别拧我鼻子!都要歪了!我是有话和你说!我想到……”

    纳兰瑾年的头凑了过去迅速在她红红的脸蛋上蜻蜓点水般的落下一吻:“礼尚往来!”

    男子笑得灿烂,冰眸灿若星辰。

    小姑娘第一次亲自己,虽然是意外。

    但他也忍不住心情荡漾。

    温暖:“……”

    这人!

    温暖红着脸伸手拧了一下他挺俊的鼻子,又揪了一下他的耳朵:“礼尚往来!加倍奉还!”

    纳兰瑾年愣了一下,然后失笑:“你怎么不亲我几下礼尚往来”

    “想得美!不许笑,我有正经事和你说!”

    “好,不笑,不笑,你说。”纳兰瑾年一脸笑意,一只手摸了摸鼻子,一只手摸了摸耳朵这丫头!

    一点也不懂得怜香惜玉,这是想谋杀亲夫啊!

    他拧她鼻子那次舍得用力

    温暖下手可是没有留力的,纳兰瑾年的鼻子和耳朵都红了。

    温暖看着他红红的鼻子和耳朵,也有点心虚,忍不住道:“很疼”

    “嗯,特别的疼,丫头,要不你帮我吹吹”纳兰瑾年将脸凑过去。

    温暖:“做梦!我是说正经的!你正经一点!”

    这人,有时候太不要脸了!

    纳兰瑾年坐直了身体,一本正经的道:“遵命,王妃你说吧!!”

    温暖:“”

    温暖直接无视他的故意胡闹,凑了过去低声道:“我怀疑,淮南王将疫情往严重里说是想制造虚假的死亡人数。”

    温暖点到即止。

    她说到这里,纳兰瑾年肯定明白自己要说的意思了。

    纳兰瑾年眼里闪过一抹赞赏。

    这丫头,对于事情总是想得很通透,一针见血!

    温暖:“不过这事得派人去私下查一查淮南府的疫情是不是真的很严重才能确定。现在淮南王府封城,你可以趁此机会让里面的人留意一下那些人的动静,说不定就能知道他的大本营在那里了。”

    “嗯,就依王妃所言!”

    温暖:“”

    纳兰瑾年其实也想到了,这次说不定是一个机会,他又拿起毛笔开始写信。

    没多久,小黑便从窗户里飞了进来,然后又飞走了。

    小黑先是去了淮南府找到了某个人,用鹰语传达了某些信息,然后才带着信往京城的方向飞去。

    淮南王王府

    书房里

    淮南王听完王骁的回报后,他招来了亲信又询问了一番,没有可疑后,他又叫来了一个人吩咐道:“统计一下各个镇子村庄到底有多少人得了瘟疫,然后将人数告诉本王,本王要写奏折上奏皇上!”

    “是!”

    “为了以防疫情扩散,那些病死的百姓一定要聚集在一起,然后统一火葬将那些名单登记好,本王一一上报给朝廷。死亡的人你记得处理好了,别扩散出去”

    “是!”

    ——

    傍晚的时候,船在宁远县的码头靠岸了。

    因为过了潜伏期,所以这次大家都可以住驿站了。

    温暖对纳兰瑾年道:“我回家里一趟。”

    郭明艳听了这话便道:“慧安郡主,现在纳兰国都有瘟疫了,你私自离开,到时候感染了瘟疫,传染给了大家怎么办”

    纳兰瑾年对唐将军和林庭轩道:“唐将军,林将军,你们直接回京复命。我和慧安郡主看看江淮府有没有疫情。回京的时候尽量走人烟稀少的山路,一路回去都要喝预防的汤药。注意别将疫情带回京城!”

    “是!”林庭轩和唐将军马上领命。

    纳兰瑾年又对林庭轩道:“回京的路上如果有人不听从你的命令,军法处置!”

    说完,纳兰瑾年还看了郭明艳一眼。

    郭明艳:“”

    “是!”林庭轩朗声应下。

    温暖似笑非笑的看向郭明艳:“这下你不用担心了吧!”

    郭明艳翻了个白眼,转身走开了!

    最好不用和这只山鸡同路,希望她得了瘟疫,永远都回不了京城!

    有林庭轩在,纳兰瑾年没有什么不放心的。

    交代了几句,便带着温暖离开了驿站。

    纳兰瑾年先是送温暖去了静福街。

    马车停在养生楼的大门前。

    纳兰瑾年对温暖道:“我去一趟衙门,一会儿回来这里接你。”

    “好!”

    纳兰瑾年说完,他自己上马,单独骑马去衙门,将马车留给温暖用。

    这一路,纳兰瑾年的马都是带着身边的,虽然为了陪温暖坐马车,他一路都没有骑过。

    温暖走进了养生楼。

    潘世昌看见她回来高兴道:“暖姐儿你回来了”

    “潘世伯,最近的生意如何”温暖见大堂没有人吃饭,但是外面依然有人在排队。

    “最近纳兰国传闻有瘟疫,已经有很少百姓出街了。但是这丝毫不影响养生楼的生意,来预定菜式的人更多了,毕竟养生菜有治病强身的功效。只是我担心太多人来酒楼里吃饭会造成传染的情况,所以便建议大家让下人打包带回府吃。”

    温暖听了点了点头:“潘世伯做得好!宁远县的有人得了瘟疫吗”

    “暂时没有听说有,不过有备无患嘛!”

    温暖点了点头,然后她又拿出了一个药方:“按这个药方抓点药,每天煎些汤药给酒楼的人喝,可以起到预防的作用,嗯酒楼的客人也送一份,明天煎几大坛子,让人在城门外免费给百姓们喝好了!药材我让我二伯给你送过来!”

    “好!”潘世昌应下。

    温暖交代完又去温家祥的铺子里看看,叮嘱了一番。并且让他们去酒楼里吃饭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