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百七十章 毛都没捞着一条

作者:渐进淡出更新时间:
    丞相大人一脸凝重:“定下来了,就在西城门外扩建!”

    晴天霹雳!

    丞相夫人脸色白了白!

    她今天又去东边买了好些良田,而且因为扩城的消息已经传出去了,所以那些田特别贵,已经高到五十两一亩了!

    她买了五十亩!

    本来以为五十两一亩也是赚的,毕竟一亩能盖间酒楼了!

    李婉婉的身体摇了一下。

    完了!

    丞相大人只认为她是因为不在东边扩城,所以才会出现异样,他安慰道:“没有关系,我们让人去西边的那些村子,帮村民买一些地和房子也行。只不过花的银子比较多,但也没办法。以后总能赚回来的。”

    扩城一事,定然许多百姓都收到风声了。

    而且皇上已经定下来,那么皇榜马上便会张贴出来了。

    村民们定然会就地起价的。

    丞相夫人没有回答这问题,只是抓住丞相大人的手迫切的问道:“怎么会这样你不是说慧安郡主如此过分,已经引起众怒,这么多大臣一起提议在城东门外扩城,皇上一定会同意的吗”

    丞相大人一脸无奈:“别提了,那一大片地不是慧安郡主买的,是瑾王十年前买的,只不过他全都过到慧安郡主名下罢了!说是娉礼!十年前,谁知道皇上会扩城!说慧安郡主抢占先机,贪得无厌,投机倒把这一说法便不成立了!人家是好运,有个恨不得将整个天下都交到她面前的未婚夫。皇上现在已经定下在西边那一带扩城了!”

    “真定了”丞相夫人脸色红了又青,青了又白!

    “真定了,已经开始做规划了。”丞相大人心里也郁闷。

    看了一眼女儿,早知当初皇上试探自己将女儿赐婚给瑾王时,他别推了。

    谁能想到瑾王的手能治好。

    李婉婉:“”

    瑾王竟然对慧安郡主如此好

    将全部地都赠给慧安郡主

    也就是未来四分之一皇城的铺子都是慧安郡主的!

    慧安郡主到底凭什么得到瑾王如此宠爱啊

    除了容貌出色了一些,她实在没看出慧安郡主比起她们京城的贵女又哪一点好!

    整日抛头露脸,四处出风头!

    日日在军营里和那些士兵厮混,说是练兵,这教武功,不是要肢体接触的吗也不知道她还干不干净!

    她还听说许多士兵,那些公子哥儿,都想当她车夫呢!

    为什么

    慧安郡主整日坐马车到处去,也不知道有没有和马车车夫干点什么,就她那妩媚的样子,一看就是不安分的。

    估计是因此那些男的才想做车夫,不然谁会犯贱去做下贱的车夫。

    李婉婉心里妒忌了。

    不过,皇家的人都是这么宠妻的吗

    她是丞相之女,马上就定亲了,定亲对象自然也是在皇家的皇子,皇孙,再差也是王府的世子里选。

    想到这里她又释然了,以后说不定自己会有一个更疼爱自己的夫君。

    瑾王再好,皇位也不是他的!

    除非皇上脑子进水了!

    “府中账面上还有多少银子”丞相问道。

    “两千多两现银。”丞相夫人心虚的道。

    “怎么这么少”丞相大人一惊。

    昨日只花了几千两,前阵子买下了以前郭家的一间铺子花了十万两,算来下来起码还有一两万两吧

    丞相夫人:“这不是入秋了吗,我便去置办了一些秋冬的衣服,花了二万多两!然后我今天早上又去东边买了些良田,花了两千多两。”

    丞相夫人越说越小声。

    丞相大人:“你这是穿金子做的衣服”

    二万多两置办衣服

    疯了吧!

    他记得去年府里置办衣服一季也就一、两千两而已啊!

    丞相夫人:“这不是四季柔裳的衣服太贵了,但是这也是值得的,中秋马上便来了,婉婉也该好好的表现一番,趁机入了那些皇子府里的皇孙的眼啊!一些好的衣服不是必备的吗”

    李丞相不想说了,买了便买了,他马上道:“将银子拿出来,我让管事,去西边的村子高价买一些地和房子,快不然都被人卖光了!以后咱们丞相府在京城就成最穷的了!”

    丞相夫人闻言马上道:“我这就让账房去取银子!”

    此时,扩城的皇榜已经张贴出来了。

    整个京城的百姓都轰动了。

    西边的村民今天有人进城的,正好看见了,马上激动的跑回村里!

    各府也派出了许多管事去和村民交涉。

    两个时辰后,那些管事都回来,那些地已经卖出去,村民的房子出十倍的价格,那些村民都不愿意卖!

    除非出十万两!

    以丞相夫人为首,许多夫人毛都没捞着一条,气得砸坏了家中许多花瓶。

    十万两都可以在城内买一间铺子了,去买他们那破屋干嘛

    顺天府府尹担心会有人强买强卖,闹出人命,安排了捕头在那些村子里四处巡逻。

    京城因此很是热闹了一番。

    这一番热闹的漩涡中心却是温暖。

    拥有了这么大一片地,可以说是在未来拥有了四分之一个京城,谁不妒忌啊!

    家家户户吃饭的时间都是讨论她呢!

    不过这些事很快就被另外两件事情取代了。

    第一件是皇上现在说的事。

    金銮殿上,皇上看着底下的满朝文武,气愤的道:

    “东陵国欺人太甚,私自派兵参与我朝内战,试图帮助逆贼淮南王颠覆咱们纳兰国!不赠礼道歉便算了,还来信说将他们东城十万援兵杀了,让我朝给个说法!

    这分明是公然挑衅我们纳兰国的权威!简直不将咱们纳兰国放在眼里!其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哼,养鹰飏去,不给点教训他们,都不知道谁是其主子了!”

    群臣马上附议:

    李丞相:“譬如养鹰,饥即为用,饱则飏去!区区一个仰着咱们纳兰国鼻息的才能生存到今天!现在却忘恩负义,过河拆桥!皇上,微臣认为得狠狠给东陵国一个教训,不然以后各国都以为咱们纳兰国好欺负的!其他三个附属国见此也都跟着造反了!岂不是反了天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