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百七十二章 兄弟情

作者:渐进淡出更新时间:
    董瑞:“自然是捷足先登!”

    三皇子捻了捻手中的黑子:“捷足先登”

    “民心非一天经营可得,这事事关重大!绝对不能让瑾王独占了!我们也得开始经营了。

    其它事情可以一击即中,但民心不行,民心需要徐徐图之!

    此事,瑾王已经有了打算,我们也不能慢了。

    以前瑾王虽天资聪颖,能力卓越,可他性子太冷,独来独往,总是拒人千里之外,朝中大臣信服他,但他从未拢络过人心,从未在民心方面下功夫。

    但现在慧安郡主却很懂得笼络人心和民心。

    皇上此举,我斗胆猜测,皇上十有将会传位给瑾王!”

    三皇子听了这话,直接捏碎了手中那颗黑玉做成的棋子。

    “父皇素来疼爱瑾王叔。”三皇子声音平淡的道。

    瑾王叔出声,他们已经长大成人,那是真的将皇上如何疼爱纳兰瑾年看在眼里。

    比亲儿子和亲皇孙还要疼爱。

    自己的儿子小时候顶撞了纳兰瑾年一句,都被父皇狠狠教训一顿。

    反正就没有纳兰瑾年错的时候,他做什么都是对的。

    父皇有什么好东西都是只民心想着纳兰瑾年的。

    纳兰瑾年喜欢的东西,就没有其他人的份。

    “确实如此,所以带领百姓发家致富,这的确是最好的拉拢民心的法子。”

    “带领百姓发家致富,不知道先生有没有什么好的法子”

    “南宁县一年时间,赋税翻了好几倍,这就是慧安郡主的功劳!无可否认慧安郡主是有大才的人。我们可以先学着宁远县的法子,然后找个地方开始笼络人心。这个地方只要避开瑾王就好。一个一个地方的带动起来,那样以后,在民心上,殿下和瑾王也可以平分秋色!”

    三皇子点了点头:“先生言之有理!”

    他是没有慧安郡主那么多发家致富的法子,不过那些都是小法子,而且南宁县的确是个先例了,他不会做,还不会搬吗

    南宁县的赋税一下子翻了那么多倍,他可是让人去好好的研究了一下原因的。

    毕竟将来他要治理整个纳兰国,如何让百姓过上好日子,这事他也是需要懂得的。

    “先生觉得我们应该从哪里开始”

    “我猜瑾王会从南边开始,我们便从北边开始吧!最好现在马上安排人开始,不然我们就失去了先机,皇上和瑾王发现了会怀疑咱们是在和瑾王打对台,这样就不好了。”

    纳兰瑾年从宫里离开回到了安国公府,他将皇上的想法说了出来。

    温暖听了微微诧异:“皇上的意思是让我们做钦差大臣,四处扶贫顺便将那些贪官清理了”

    温暖不是傻子,四处扶贫还清理贪官,这事做好了,纳兰瑾年以后在整个纳兰国,绝对是深得民心的。

    皇上这么做,他是打算将来传位给纳兰瑾年不成

    这

    如果不是的话,皇上是在捧杀吗

    可是她感觉不到皇上对纳兰瑾年一丝一毫的敌意啊!

    除非皇上演得太好了。

    那么皇上应该是真的想将皇位给纳兰瑾年了。

    如果真的是,这有违祖训,纳兰瑾年势必会

    温暖两手交握,两只食指轻轻的相互点着,这是她思考大事时怪有的动作。

    穿过来,这动作她还是第一次做呢。

    纳兰瑾年看了一眼她的手,知道她想远了。

    “皇兄是有这个意思,不过这事我还没答应。向回来问问你的意见正好我也想带你四处去看看,看看纳兰国的大好河山。不过如果你不想,也没有关系。我们就用你刚开始说的法子也是一样的。”

    温暖回过神来,她拿起桌子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茶水,然后才道:“也不是不想,只不过我担心,这样做,会不会损害到某些人的利益”

    纳兰瑾年一听便知道她担心什么了,他伸手握住她的手:“别想太多,皇兄是真心的,你不用担心他的出发点,皇兄为了我可以命都不要,我为了皇兄,亦然!你只需要考虑的是你想不想做这一件事而已,其他的一切都交给我来考虑和去做。你做你自己喜欢的和想做的事就好。”

    纳兰瑾年顺便将他和皇上的感情简单的说了一下:“我和皇兄的感情不一般”

    这一份信任,从某个寒冷的冬天,他那时候年纪还很小,跑出宫外玩,不小心掉进沼泽里,那时候他身边只带了四个侍卫,他马上安排四个侍卫们都去砍竹子做竹排,以最快的速度救人了。

    皇兄自己一个担心他,为救他,他解下身上的披风,折成馒头状,放在头顶亲自进入沼泽,然后他将自己托起,并叫自己拿他头顶的披风包好身体,他却一点一点的深陷泥潭。

    那时候皇兄说的话,他记忆犹新。

    数九寒天,那沼泽地都是半结冰状态的,他因为托着自己,整个人慢慢的陷下去,直到鼻子都快被淹没,侍卫总算找到主子,做了竹筏,过来救起他们。

    后来,他有一段时间特别的听话,但皇兄见自己这样,反而担心,担心自己留下心理阴影,担心自己太懂事,失去了童年的乐趣,但又担心自己不学无术,又担心自己慧极必伤,反正他能感受到他诸多的担心,整个人矛盾极了!

    他也觉得皇兄太孤单了,觉得皇兄喜欢自己对他不要像其他人那样对他言听计从,小心翼翼的样子,便恢复了原状,所以世人觉得自己在皇兄面前放肆,皇兄太宠自己!

    皇兄是宠爱自己,但自己也比任何人,比他任何一个儿孙都要真心待他!

    所以,他珍惜皇兄对自己的这一份,他的儿子这么蹦跶,他也没想过杀了他的儿子。

    让皇兄承受白头人送黑头人之痛。

    他们之间,不能隔着杀子之仇。

    但做错事,他这皇叔教训一下,他是不会手软的。

    皇兄也不会怪他。

    “皇兄重情,多情,他登上皇位,手底下也没有任何一条手足的命!”

    “这个江山,皇兄重视,纳兰国的每一个子民,皇兄重视,他想纳兰国在他的手下能够繁荣昌盛,富国强兵,他想当一个千古明君,他想名垂千古!

    既然如此,我便成全他。”

    n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